東西文化差異,談異國戀曲東方視點篇

By 貝加爾

 在霓虹燈閃爍着的六本木街頭,一個初學日語的白人男子梳起了一頭金髮,單槍匹馬地闖進酒吧林立的夜生活裏頭。他毫不畏懼,看酒吧裡頭一位打扮性感,濃妝艷抹的日本女士,便刻意站在他們旁邊,聆聽觀察一會,然後用那幾句滑稽的日語,搭訕說一句:「妳好像我一個朋友。」

東西文化差異,談異國戀曲東方視點篇

By 貝加爾 

在霓虹燈閃爍着的六本木街頭,一個初學日語的白人男子梳起了一頭金髮,單槍匹馬地闖進酒吧林立的夜生活裏頭。他毫不畏懼,看酒吧裡頭一位打扮性感,濃妝艷抹的日本女士,便刻意站在他們旁邊,聆聽觀察一會,然後用那幾句滑稽的日語,搭訕說一句:「妳好像我一個朋友。」那日本女生微微詫異,回頭看一下那雙藍色的眼睛,心裡暗自得意,放低聲線道:「是嗎?有那般像嗎?」結果白人男子說:「讓我請你喝酒,再慢慢談吧。」那日本女生對那些英語對話似懂非懂,卻就已陶醉這異國浪漫裡頭。那天晚上,那白人男子帶了她上酒店翻雲覆雨。

 

 酒吧林立的夜生活,成為獵艷的好場所

如果是這故事的主角是亞洲男子,恐怕便沒有那麼容易得到女士的青睞了。不只是東京的六本木,香港的蘭桂坊,甚至整個東亞,西方男士也是深受歡迎。有西方男士約成三五知己跑來東方,也是希望可以獵艷一番,也因為是這樣,也構成了東方女士性開放的形象。自明治維新起,日本一直努力以西方國家為崇拜對象,野心脫亞入歐,而至今不少日本女生外國男子的幻想,總是認為他們很酷,很希望擁有一個鼻高高,雙目深邃的混血兒。而一直處於貧窮狀態的中國及一些東南亞國家的女子,就以嫁個外國人成為移民到發達國家的橋樑。 

事至今日,郵購新娘(指外國男子經中介人訂購中國女子到外國結婚)依然發生,結果中國女子便有一種較為功利的感覺在內,也令蘇絲黃等利用白人男主角的角色的刻板形象一直流傳。可能是這種種原因,令東方女士在對異國男子的時候顯得開放,也不太抱着本身對性相對保守的文化身份,這同時也令對於仍然是相當男權主導的東方社會來說,這些離經叛道的女生,就是濫交。 

結果在這東方男權意識仍未擺脫的社會,與東方主義的迷霧未盡消散的文化對撞,加上了文化及經濟的落差,便造就了東西異國戀曲的特殊面貌。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