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講究六根清淨,尼姑庵自然應該是潔淨的處所,尼姑更應該摒絕男女私情。但事實上要想阻擋人類的天性,非得好好兒拿出點本領來不可。尼姑,尤其是正當青春年少的尼姑,她們被禁錮在寂寞的寺院裏,對著青燈古佛耗磨歲月,這怎麼能說是正常人過的生活呢。佛教講究六根清淨,尼姑庵自然應該是潔淨的處所,尼姑更應該摒絕男女私情。但事實上要想阻擋人類的天性,非得好好兒拿出點本領來不可。尼姑,尤其是正當青春年少的尼姑,她們被禁錮在寂寞的寺院裏,對著青燈古佛耗磨歲月,這怎麼能說是正常人過的生活呢。

尼姑也是人,她們也會有愛情的幻想甚至追求,只不過她們大都把這種幻想深深地埋藏起來,把這種追求抑制在內心深處。

《拍案驚奇》卷三十四「聞人生野戰翠浮庵,靜觀尼晝錦黃沙弄」中的靜觀尼姑,也屬於尋求真正愛情這一類,她二十歲時已長得貌美如花,只是體弱多病,被一個花嘴騙舌的老尼古哄誘得她媽媽把她送到翠浮庵當尼姑。誰想老尼姑要她出家,目的是借她的標緻做牽頭,勾引男人來滿足性慾。靜觀不甘心一生都在空門中度過,就物色意中人,並相當主動地許身給聞人生,最終結為夫婦。

陳妙常、陳雲棲、靜觀,她們都是在宗教束縛下追求美滿幸福的性愛生活的女尼形象,都值得人們的同情和肯定。

但是,我們從小說中見到的尼姑,正派的畢竟只佔少數,而其中也有些與「淫」字結緣、甚至是無恥透頂的。清人許奉恩所著的《里乘》有篇「歐公子」,說粵東慈云庵香火極盛,但這清靜法場,其實是色界情天,比勾欄妓院有過之而無不及。少年美男子如果無意之中獨身誤入,一定是身登佛國,生還無望的。

長白浩歌子所著《螢窗異草》中的「白衣庵」、「固安尼」,也都是暴露尼姑們無恥荒淫的性愛生活的。這些尼姑師行徒效,哄誘得一男子入庵後,往往通宵達旦地荒淫,而且身為庵主的老尼姑比年輕尼姑還要淫蕩。深陷其中的男子怎能不被她們搾得有如枯樹一株呢!「固安尼」還寫道:距離庵堂半哩遠有一做法祥寺,寺僧中那些精壯者都和庵中的女尼往來綢繆,幾無虛夕。尼姑和尚成了一條道上的「伴侶」,佛門之中哪裏還有乾淨之地呢!

佛門敗類只是少數而已,歷代很多高僧、大德、清歸戒律,為禪門典範者無數!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