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丁堡這個地名在倫敦的背包客中一直被提起。忍不住强烈的冒險欲望,我和在倫敦青年旅社認識的朋友一道搭乘過夜巴士,經過了10個小時的顛簸車程,終於到達了愛丁堡。本想為了節省住宿費用而選擇夜班巴士,誰知道一路上顛簸不斷,更有小孩的哭鬧聲作為伴奏,睡得斷斷續續的。到了愛丁堡,我和朋友已經一臉倦容。而愛丁堡也以陰雨綿綿來迎接我們。看著眼前這個下起雨來比西雅圖更陰暗的城市,我的心中燃起一股無名的怒火。

愛丁堡這個地名在倫敦的背包客中一直被提起。忍不住强烈的冒險欲望,我和在倫敦青年旅社認識的朋友一道搭乘過夜巴士,經過了10個小時的顛簸車程,終於到達了愛丁堡。本想為了節省住宿費用而選擇夜班巴士,誰知道一路上顛簸不斷,更有小孩的哭鬧聲作為伴奏,睡得斷斷續續的。到了愛丁堡,我和朋友已經一臉倦容。而愛丁堡也以陰雨綿綿來迎接我們。看著眼前這個下起雨來比西雅圖更陰暗的城市,我的心中燃起一股無名的怒火。

巴士站工作人員講著帶有濃重蘇格蘭口音的英語。費了一番功夫溝通,才弄清楚怎麽從車站去我們預定的青年旅社。我和朋友一路互訴失望之情,一路往青年旅社投奔。我們所住的青年旅社叫Edinburgh Nights Hostel, 是由兩個兄弟一起打理。他們很熱情。雖然我們比check in的時間早到, 可是他們還是讓我們在公共休息室休息。這家旅社的早餐很豐盛,更讚的是,有無限量的Nutella供應!喝著熱咖啡,吃著塗著Nutella的土司,我的心情也開始放晴。

我和朋友一覺睡到下午,愛丁堡的天空還是灰暗的。我們去參加了當地很有聲望的Free Walking Tour。這種Walking Tour在歐洲的各大城市都有,深受背包客的歡迎。大多數導遊是當地的大學生。整個Walking Tour要花3個小時左右完成,十幾個遊客組成一組由一名導遊帶領著穿梭在愛丁堡古老的街道中,聆聽著那些殘垣斷壁的往事。我對愛丁堡最多的瞭解僅限於它是哈裏波特的誕生地,直到導遊談到,我才知道愛丁堡還是一個發生過很多恐怖事件的城市,許多古蹟都曾鬧鬼。所以,愛丁堡還流行撞鬼之旅,在傍晚時分帶領遊客去體驗那毛骨悚然的冒險。

如果想要親近大自然,蘇格蘭高地之旅是不錯的選擇。通常有1日遊,3日遊,5日遊可做選擇。我雖然對大自然懷著崇高的景仰之心,可是無法忍受重覆看同樣的風景,也無「流觴曲水」,「暢敘幽情」的雅致,所以1日對我來說已足矣。我便參加了旅社自組的蘇格蘭高地一日遊,比旅行社的價位便宜很多。同行的有一個中國人,一個日本人,一個美國人,3個墨西哥女生,和旅社老闆(很有個性的一個人,嘴巴很賤,可是心地很好)。大家一路上說說笑笑,感覺不只是領略了蘇格蘭的風景和文化,更是被帶入了一個小小的國際文化展。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