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位開心旅菲香港同胞枉死,全球驚悼,香港數萬同胞燭光遊行。國內外同胞目睹一幕幕緊張悲慘鏡頭,其悲其憤感同身受。相反,菲警政高層處理非常狹持人質事件,其粗糙笨拙,以及小丑般可笑的強攻,膽敢說電視直播鏡頭前觀眾驚惶憤怒,日歐電視更拍到觀眾在電視機前三字經衝口而出,國際血案發生地點,恰為菲律賓國父黎薩紀念公園,巨大國父遺像前子孫幹此羞辱國家之事,實在是一大諷刺。一向欠佳的菲律賓國際形象,再向下沉,亦稱白色工業的旅遊事業直插,除非公務、國際旅遊人士心頭怕怕,豈能在三數年內改觀。
8位開心旅菲香港同胞枉死,全球驚悼,香港數萬同胞燭光遊行。國內外同胞目睹一幕幕緊張悲慘鏡頭,其悲其憤感同身受。相反,菲警政高層處理非常狹持人質事件,其粗糙笨拙,以及小丑般可笑的強攻,膽敢說電視直播鏡頭前觀眾驚惶憤怒,日歐電視更拍到觀眾在電視機前三字經衝口而出,國際血案發生地點,恰為菲律賓國父黎薩紀念公園,巨大國父遺像前子孫幹此羞辱國家之事,實在是一大諷刺。一向欠佳的菲律賓國際形象,再向下沉,亦稱白色工業的旅遊事業直插,除非公務、國際旅遊人士心頭怕怕,豈能在三數年內改觀。

引證國際近十年來狹持人質事件,這次照理應是菲警立功良機,殺人者警魔門多薩手持M-16用於戰場的連發步槍,最初只是虛張聲勢,與車中人談笑友善,釋放老幼團友,跟本不曾立意殺人,菲警一再不當處理,數十特警靠近車旁,轟爆輪前喊話招降的同時更以大錘擊碎前後擋風玻璃、拖拉右前門強攻,轉交密函及在警魔胞弟斡旋失敗之後將之拘捕,在一再驚擾及觸怒的反作用下,旅遊團領隊謝廷駿第一個慘被犧牲,以後至當晚8時40分共有8位死者多位傷者的死死傷傷情事,本欄讀者諒己知曉,毋庸贅述。

瘋狂屠殺,使中國政府和香港特區極度關注轉成外交事件,後續還會有連串的交涉,責任調查甚或賠償。菲警公開出醜,問題多多。先是特警硬將一次大可收場喜劇變為慘劇,警政指揮對危機處理本末倒置了!執行者強攻更不可取,全球歷來除一些因復仇洩恨,心理魔性變態,於瞬間殺人外,凡是狹持案件,十居八九兇徒在談判專家與親人家屬調解與懇求之下棄械投降,正如我國兵學家孫武子「攻心為上」原則。兇徒一經激怒或驚擾,理智全失,殺人自殺又豈能避免?菲特警在旅巴外或揮錘、或窺伺,既無英勇本色,直與小丑無異,談判失敗前後,警魔最少十次以上暴首露身,假如是其他中日歐美先進狙擊手,一槍解決易如反掌,錯失良機枉死8命,乎復何言。眾目睽睽慘案發生,上自總統艾奎諾三世(Benigno Simeon Aquino III),下至總警司馬格提貝、馬尼刺市長林雲洛(Alfredo Lim)、多名現場指揮警長、警魔胞弟格雷戈里奧、旅巴司機等互諉責任。艾奎諾三世指現場傳媒在屠殺案中亦有責任。又亂引莫斯科劇院三百多人屠殺案不當事件,總統先生又諉過特警為前朝留下。總警司與市長則互指對方下令拿辦魔弟,已被釋放的魔弟則力辯無刺激乃兄語言,乃兄因被騙而亂性。司機哭訴非同夥。眾人你推我卸,了無基本的擔當氣度。一些下級笨警「救」出人質後紛紛拍其「英姿」,沾沾以為英雄。事後警方無視數百市民登車「參觀」,現場破壞大半以上等等,若謂8位死者均為警魔所殺,說服力顯然不足,究竟有誰喪生警槍之下待查,一個國際調查組級港府專門人員在菲警同意下,細微檢驗,雖然菲警全推責任,似乎死無對證,但據筆者所知,子彈型類、中槍位置及發射時是近距離或由車外較遠處射入,以至倖存者與笨警等證詞,交叉研判事件當可還原。

菲律賓的馬尼刺市向有綁票之都劣名,擄人、勒索、撕票、搶案槍案,幾乎無日無之,最搞笑的是屠殺案後不足三日(8月26)菲南又有巴士劫殺案,菲律賓各地山水亦可一遊,奈各地自擁武裝力量的土皇帝,菲共以至太上搶匪黨團,早為國際列入黑名單,與伊朗、泰國、印尼、尼泊爾、巴基斯坦、俄羅斯同列黃色及黑色警告國家。黃色者為非必要時勿往遊,黑色級別則為當地威脅明顯存在,分分鐘發生禍事,非必要時萬勿一遊。

中國政府除一怒拒絕菲副總統入國面報之外,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各領導托曾蔭權慰問逝者家眷,並指示與菲政府徹查屠殺事件,作法對菲強硬,目前仍不屑一談。對特區特首依一國兩制賦予相當代表地位非常得體。

相反地艾奎諾三世電視鏡頭前國內外公開談話時,咧齒微笑,面露歡容引來不少批評,至於警魔在其家鄉八打雁(二次世戰結束前夕美軍由此反攻入菲)喪儀中,竟然穿起制服,柩頂起初亦覆蓋國旗,復經撤掉,引起市長與喪家互諉烏龍責任。警方初步調查報告,亦疑點處處,國際調查團及特區代表,要查個真相,實在不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