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京,有的,所養金魚,以紅白二種金魚共貯一缸,用紅白二旗引導,先以紅旗搖動、紅金魚就跟著向東游去,再以白旗搖動,白金魚就跟著向西游去,緊搖緊跟,慢搖慢跟,旗收起來,魚也都潛伏不動。在南京,有的,所養金魚,以紅白二種金魚共貯一缸,用紅白二旗引導,先以紅旗搖動、紅金魚就跟著向東游去,再以白旗搖動,白金魚就跟著向西游去,緊搖緊跟,慢搖慢跟,旗收起來,魚也都潛伏不動。再把二旗並豎,那麼紅白二種金魚錯綜游旋,好像走陣一樣。過了一會,把二旗分為兩處,則紅金魚跟著紅旗仍為紅隊,白金魚跟著白旗仍舊白隊。

又有一個熊子靜,不大識字,但善幻術。時天大熱與主人宴飲,時堂中蒼蠅數千頭,其聲「嗡嗡宏宏」緣頭撲面,如撒沙拋豆。主人命童子持扇左右驅趕。熊袖中出兩筷,對蠅隨飛隨夾,無一失,都納入袖裡,談笑與主人宴飲。飲畢,啟袖放去,如流星萬點,紛然四散,堂中絕無一蠅,堪稱夾蠅絕技。

有一個玩戲法的人,更在長安市上玩鼠戲。背負一袋,裡面畜有小鼠十多頭。常在稠人眾中,拿出小木架來放在肩上,宛如戰樓模樣。於是拍鼓板,唱古雜劇。歌唱聲音剛一發作,就有一隻老鼠從袋裡出來,帶假面具,穿小服裝,從玩戲法人的背上爬登戲樓,人立而舞。演男女悲歡離合的故事,都合於劇中關目。這在猴戲中常見,訓練老鼠來演出,則很不容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