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是河蟹田蟹最肥美的季節,把酒持螫賞月吃蟹,是中秋佳節中一種很好的享受,蟹和月餅,都是過節妙品。蟹本是南方水產,可是在東京的食堂裡卻也風行一時。市民往往將生蟹拆開,調以鹽梅、椒橙,然後洗手再吃,故這種蟹叫「洗手蟹」。甚至停泊在汴河邊的船家的婦女也能夠做這種洗手蟹吃,它的絕妙使人賦詩道:

紫髯霜蟹殼如紙,薄萄作肉琥珀髓。
主人揎腕斫兩螫,點醋揉橙荐新醴。
痴祥受生無此味,一箸菜根飽欲死。
喚渠試與轑釡底,換取舌頭別參起。


美味洗手蟹,對市民階層的飲食品味提高是有潛移默化作用的,它促使美食家和市民不斷鑽研新的飲食方法,從而使宋代城市飲食市場上新、奇、特諸類食物品種不斷湧現。市民吃的水平已從一般的味道美轉向意境美的境地了。如橙釀蟹,也就是市民經常所說的蟹釀橙:

它是將黃熟帶枝的大橙子,截頂,去瓤,只留下少許汁液,再將蟹黃、蟹油、蟹肉放在橙子裡,仍用截去的帶枝的橙頂蓋住原截處,放入小甑內,用酒、醋、水蒸熟後,用醋和鹽拌著吃。這種橙釀蟹,不僅香,而且鮮,更主要的是它使人領略到了新酒、菊花、香橙、螃蟹色味交融的藝術氛圍……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