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死後哀榮」,喪葬大禮,是兩千年來封建社會形成的習俗。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一代京劇大師楊小樓、北洋直系軍閥吳佩孚和廣濟寺住持現明和尚的出殯儀式,殊為隆重,迥異於「尋常百姓家」。
所謂「死後哀榮」,喪葬大禮,是兩千年來封建社會形成的習俗。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一代京劇大師楊小樓、北洋直系軍閥吳佩孚和廣濟寺住持現明和尚的出殯儀式,殊為隆重,迥異於「尋常百姓家」。

1938年,著名京劇武生楊小樓在京病逝。出殯之日,看熱鬧的人一早佇立街頭,有錢人家則租臨街樓上茶社或飯莊憑窗座位,居高臨下,邊飲邊看。據說西單的「賓來香」、「王強豆乳社」頭一天就座無虛席了。大殯為全套執事,金瓜鉞斧,「回避」、「肅靜」的虎頭牌,以及香爐、雪柳、引魂幡皆系簇新之物。六十四杠高抬著用金線繡滿「百壽圖」花樣棺罩的靈柩,鼓樂喧天,滿街縞素,風光極矣!靈柩後,緊隨著孝子孝孫以及全體梨園子弟,有的親手執紼,有的捧香,浩浩蕩蕩,好不威儀!更值得一提的是,當日拋紙錢的是鼎鼎大名的「一撮毛」。他的絕招兒是能將四五十張一疊的紙錢直線般地拋五六米高,中間絕無旁逸斜出,達頂端後,又如傘蓋般向四面八方飄落而下,真是精彩紛呈,技藝絕倫。

越二年冬,北洋軍閥首領、直系頭子吳佩孚病故於北京東四雜錦花園住宅。

吳氏出殯,除與楊小樓大致相仿外,另有三大特色:訃告、行狀編印得既大且多,遍發諸親貴友、要員聞人,一也。送殯者按品級、親疏一律發孝服。上等發白綢子大褂,中等為白布大褂,末等發孝帽一頂、孝帶一條。僅此一項,即耗資達千元以上,此二也。送殯者每人給一枚以治喪委員會名義監制的藍邊、中間有一個凸起的銅版印成的吳佩孚半身戎裝像的特製紀念章,藍邊上還有「吳佩孚將軍治喪委員會」字樣,三也。

上述二人儀式繁縟雖如此,到底不如僧。廣濟寺原住持現明大師,生前鮮為人知,圓寂後因其出殯場面空前,反倒名滿京都。

現明死於1942年。道場設在寺內千手千眼觀音殿。殿內高懸幢幡寶蓋,廣列花罐魚腸,繡工精美,色彩斑斕;令人目眩。加之香煙繚繞,鐘磬悠揚,撲朔迷離,令人如人仙境。尤其所焚之香,有芸香、檀香、降香、龍涎香,還有長二尺、直徑為四分左右的深棕色大藏香。每天晨鐘暮鼓,早晚兩課,午間、子夜亦要誦經。一百零八眾佛門弟子身披錦斕袈裟,高誦佛經,和諧一致,音韻悠揚。

現明的出殯規模之大,遠超過楊、吳。其殯列自西四廣濟寺始,繞道缸瓦市、甘石橋至西單折回,然後經白塔寺出阜成門直至八里莊白堆子毗盧火葬塔火化。送喪隊伍二日華里長,有的手執法器,有的高奏梵樂,有的默誦佛經,熱鬧非凡。

白堆子有一座高約五米的石座磚身毗盧塔,內堆木柴並澆上了油。靈柩放妥,一聲「舉火」,頓時烈焰熊熊,黑煙滾滾升空而去,環觀高僧火化,莫不咄咄稱奇。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