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山大佛的造型具有濃厚的中國色彩,是中原佛教藝術的擴展與發揚。其面部眉清目秀,溫文爾雅,將男性的莊嚴與女性的祥和融為一體,呈現出慈悲為懷、普度眾生的佛相。「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帶領群山來,挺立大江邊。」四川樂山,岷江岸邊大佛屹立。樂山古稱嘉州。「天下山水之勝曰蜀,蜀之勝曰嘉州,州之勝曰淩雲。」大佛就在樂山的淩雲山淩雲寺。
樂山大佛的造型具有濃厚的中國色彩,是中原佛教藝術的擴展與發揚。其面部眉清目秀,溫文爾雅,將男性的莊嚴與女性的祥和融為一體,呈現出慈悲為懷、普度眾生的佛相。「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帶領群山來,挺立大江邊。」四川樂山,岷江岸邊大佛屹立。樂山古稱嘉州。「天下山水之勝曰蜀,蜀之勝曰嘉州,州之勝曰淩雲。」大佛就在樂山的淩雲山淩雲寺。

這世界第一大佛可以涵天蓋地,氣象非凡。使人們未見大佛,便先聞其勢了。所謂「佛法西來」,當是指佛教從國外傳來。佛教原本起源於古印度,相傳東漢永平年間傳入我國,並逐步與我國傳統文化融合而發展傳播,已經匯入中華文化。大佛的存在,就是一個證明。

那年我遊樂山,隨著湧動的人流,走進陡峭的棧道。下棧道時,很多人爭先恐後地伸出手來,問旁人,道是與佛合影。原來大佛就在眼前了,而且佛頭高出地面許多。細看,所謂地面根本不是地,而是開山所平,探身下眺,滾滾江水,百丈懸崖。導遊舉著喇叭善解人意地「導」著:「摸摸大佛額頭,一輩子不發愁」,「摸摸大佛耳朵,一輩子都快樂」。怪不得人們都伸出手呢。入鄉隨俗,我也伸,使勁,也夠不著大佛,與大佛敢情有著不小的距離,原來不過是一種示意、一種虛擬,全憑照相師角度的選取,使影像疊加,竟同真摸一般。

沿著九曲棧道盤旋而下,好不容易蠕動到大佛腳下,抬頭,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慨歎:大佛,真大得名不虛傳!慨歎過後,慢慢觀覽。但見建於1200多年前的大佛,背負九頂山,腳踏三江水,總高71米高,肩寬28米,手指長8米,腳背寬8.5米。不敢想像,若真人這般高大,人們見了該如何的驚恐。這一時的想像,畢竟大佛再大,也是人類所造。其實,佛也好,神也罷,歸根夠柢是人類精神的產物,是人類自己的異化。不管如何異化,它已成為一個客觀存在,成為千人萬人爭相瞻仰、欣賞、禮拜的聖物。這一存在,在當今世上喜愛攀比排位下,不經意間竟居了世界第一,此曾被稱為「世界最大的」阿富汗巴米揚大佛還高出了16米,當是最初製造者所始料不及的。(編按:此大佛已於十年前被阿窩汗神學士所炸毀)

如此大佛,何人何時所造?宋代文豪范成大在《吳船錄》中記述到:「唐開元中,浮屠海通始鑿山為彌勒佛像」。法師終於在唐玄宗開元初年(西元713年)主持開工,從此一項耗時近一個世紀歷經幾代人的浩大造佛運動開始了。

造佛,先要確定造什麼佛。唐代,雖有唐武宗滅佛,總的來說是崇奉佛門,是造佛的時代。

時間已過了400多個春秋。而開山鑿佛時,「人夫競力,千錘齊奮。大石雷墜,伏螭潛駭。巨谷將盈,水怪易空。」如此場景,一直熱烈幾年,「而聖容儼然」,怎奈大佛「全身未畢,禪師去世」。工程一時擱淺。後又經劍南節度使章仇兼瓊、劍南西川節度使韋皋前後相繼,最後終於由韋皋完成,已是唐德宗貞元十九年(西元803年),歷經4位皇帝,所經3代之手了。

樂山大佛旁其實還有二天王侍立左右,石壁雕有無數小佛,宋人范成大遊歷時親眼所見:「淩雲九頂即大石佛處,初登山時,岩壁上悉為小佛,不知其數。」至今二天王依然忠實守護著大佛,小佛已無跡可尋,想必早已風化了。

世上大概很少有一項工程竟歷經百年者,大佛的建造過程就是一個奇跡。況且這樣的大佛,即使今天利用現代科技手段,也非一件易事,何況1000多年前,靠著一錘錘、一鏨鏨的開鑿,讓大佛屹立江邊,真正開鑿了一座山,說腳多大手多長肩多寬,那是大的恰當,長的規矩,寬的勻稱,一眼看去,任何部位絕沒有頭重腳輕比例失調之感。大佛並非出自一時一人之手,而是前後相繼,誰若隨心所欲,變其一點,定牽連全身,除非對整座雕像進行改造,那就非同小可了。大佛如此完美,更不要說按佛教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所教義,是相好具而形神出。尤其那雙手撫膝的坐姿,總讓人生髮一種「心注一境,正審思慮」之意,給過往行船以搏擊風浪的鼓舞與勇氣。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