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生老病死,誰能免也?是以,何懼之有?但死有輕於鴻毛;亦有重於泰山,故人之生死,冀能得時宜而已!
七月廿六日(星期一)中午,風和日麗,內子與我通常往華埠某一會所玩耍「麻將」,冀能歡樂以消磨吾等殘年時光,常由我開車行走自由大道至華埠,可是,今天則與常異,當剛出自由大道進入華埠之時,我心胸頓感壓悶欲吐之狀,乃告知內子,她即吩咐將車子開往廣東同鄉總會停車場。當我停下車步出門後,欲入同鄉會休息片時。但時趕不及矣。遂於街道上嘔吐。完後,內子欲我再入同鄉會休息。這時我感覺較為舒服。因為過去我曾發生此事,回家休息便無事也,我乃堅持回家,可是今次有異尋常。不幸於途中將到家之時再吐,吐完後立即回家。安抵家後,情況不同,內子仍急召兒女回家,將我送入醫院急救室。
七月廿六日(星期一)中午,風和日麗,內子與我通常往華埠某一會所玩耍「麻將」,冀能歡樂以消磨吾等殘年時光,常由我開車行走自由大道至華埠,可是,今天則與常異,當剛出自由大道進入華埠之時,我心胸頓感壓悶欲吐之狀,乃告知內子,她即吩咐將車子開往廣東同鄉總會停車場。當我停下車步出門後,欲入同鄉會休息片時。但時趕不及矣。遂於街道上嘔吐。完後,內子欲我再入同鄉會休息。這時我感覺較為舒服。因為過去我曾發生此事,回家休息便無事也,我乃堅持回家,可是今次有異尋常。不幸於途中將到家之時再吐,吐完後立即回家。安抵家後,情況不同,內子仍急召兒女回家,將我送入醫院急救室。

後經醫生診治,證實此次嘔吐非凡,乃心臟病發矣!必須留醫觀察診療。得知心臟病發後,乃即電告有關組團回國人士,不能成行,請各人原諒也。

廿八日(星期三)心臟醫生團經超音波聽視我之心臟及肺部,皆說尚是壯強。每一醫生咸推薦現在施行心臟手術正是時宜云。

但因心臟開刀手術乃非普通手術,我便告訴醫生,必須與家人商討,方能決定。待至星期四(廿九日)家人共聚於病房商討。兒女群與內子皆贊成遵醫施行手術,我方面則為求避免家人日後提心吊膽,不知何時何地心臟病發。乃毅然告訴醫生,決定以我現生存之命投下賭注與日後死亡魔王互相爭鬥也。於是手術醫生團便設定次日--即是星期五(七月三十日)晨早九時施行手術。

星期五晨早七時半,護士人員乃轉移我至手術麻醉室。及後麻醉師及護士到來,問明是我--即是其要麻醉之人也。大概五分鐘後,我已不知去向矣!

其實我已進入另一世界矣!我記得當我抵達另一世界時,乃趟臥於一病床。其時有一病人同房,據說名叫Tiger.因其藥石無靈,將於十秒鐘後,便移進火坑云。忽有一人露出非常匆忙之態,急急進入病房(或許這人是魔鬼)有意或無意或故弄「烏龍」,不加查詢問明,乃認定我是Tiger.遂將我移上車,載往火坑處。其時,我得知後,乃不斷以英語高聲呼叫,「我不是Tiger,我不是Tiger.我是某某袁,某月某日某年(這就是我出生之日子)。我不想這時候死亡」等語數次。那魔鬼不加理會繼續直往他之路程至火坑處,等時間之到臨。幸天眼昭昭,神光普照,適值有一女性總監路過,聞聽我呼叫之聲,乃趨前即令那魔鬼於兩秒鐘前停止。當時如無此女性總監之令,實不堪設想,我則往黃泉路矣!那女總監即向我查詢,問明原委。於是我乃將事實相告,曾簽下同意書,允許醫生不管利用甚麼方法,盡其可能拯救我之性命也。女總監乃翻查檔案,事實如此。其後我真不知情形如何?

不久,我之兒子進來,告訴我說:「爹!我在此陪伴你,請不要怕而靜養也!」瞬息之間,可能我兒子工作過勞,他立即入睡矣!

及後,乃見兩位女士蹲跪於我病床之左。一位女士不斷按壓控制病床高低之電掣,使病床作連續性一高一低。我亦屢次對她說,請不要按動。但她總不聽我說,依然為之。我遂對她再說:「此是病床,非妳日常所喜愛玩弄之玩具也。當你再為之時,若被你之上級看見,很可能你會被解雇,我心內疚也。倘若你不懂英語者,我可代你叫護士找一人為你翻譯解釋也。」至此我忽覺另一位女士伸入雙手,置放在我之左腳上,不斷從我腳底處向上按摩。我初不以為意,但她繼續移動,我便推開她之手,她仍然為之直至大腿近下陰處。那時我真開始驚慌矣!乃即瞑目禱告我內子及我祖先,請求護佑;更祈禱天帝,唸經求佛庇護,使不要玩弄我也。此時,我之兒子醒來,我乃吩咐他請求那兩位女士離開我,但我兒子則說:「爹!只有你和我在此,別無他人,這可能是你之幻覺也。」他肯定而說。但我堅說:「不是幻覺,乃是事實。你看!她之雙手仍在我之大腿上。」我邊說邊拿起我之被蓋,叫我兒子注視。可是他仍說:「爹!除我在此,真是沒有另一人啊!請不要多心,靜靜休養吧!」我聽完至此,便全然不知以後情況矣!直至聽見醫生對我說﹕「此次手術不但你之家人擔心,我們手術醫生團當時亦為之驚惶,故無不付出最大之小心,可幸手術乃非常成功,」並囑我好好休養,那時我方知返回此塵世矣!據內子說,那是星期一(八月二日)大概上午十時之事也,

如今思之,何有如此事之湊合,那位女士不在右腳而偏在左腳按摩?豈非她早已知道我於手術中,醫生從我之右腳取出一條血管作彌補心臟血管者乎?直至發稿之日,我右腳尚覺酸痛,行動仍不方便,據醫生說,普通最少須時兩月,方能痊癒云,信乎冥冥中有一主宰--稱為天神或佛爺助我命不該死,特派兩位女天使為我服務,使我於手術後之血液暢通,不會凝結血塊者哉?因為任何手術後醫生最怕其病人者,乃其血液不能循環而凝結血塊也。故醫生吩咐護士於每天早晚,皆要在我之肚皮注射防止血液結塊劑直至我出院之日。敬謝所有醫護人員對我之親切如家人般給予謹慎照顧,

自手術後留住醫院及養療院期間,深蒙僑社各界戚友關心,紛紛致電或寄咭候安;或攜帶鮮花水果及禮物親臨兩院;或駕臨寒舍,屈就聚於垃圾堆中探訪慰問與鼓勵。更獲國內僑務委員會吳英毅委員長基同胞及僑胞愛與關懷,專函至候;並祝早日康復。廖東周處長及尤正才主任以其關愛,敬重僑民之心,亦親臨養療院探問;並代表吳委員長,將專函授余。各人給我如此高度精神鼓勵,使我徹悟古人所說「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以樸」之哲理與真蹄而修行,實銘感五內,永誌不忘也。

唯惜手術之前,曾加緊組團歸國與國人共同慶祝國慶及赴港旅遊。如今不能成行,實愧對僑委會,台灣與香港旅行社,航空公司及其代理人,二十位團員為我所做一切之努力,感謝各人之熱心與情誼支持,咸囑保重健康第一而加以體恤與原諒。現在只寄望來日方長,我們總有相見之時也!

回溯幼承我先人生活之化育而傳其訓,處世以忍,慎獨為善。故自進入社會工作求生始,基此精神服務社群,乃忠於國家,公司或組織,孝於民族及所職,從無私心。唯素懷弘揚我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之心志,遂常為正義公理發聲,因而受一小撮專為私利或達成其某一目的,以公濟私者嫉妒而讒謗或排斥。殊不知風霜逼迫愈嚴,松柏現其本性之愈堅貞也,故吾絕不與之爭論,反使我更強堅守本位,乃領悟古人所說「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之哲理。唯望世為私者自覺,『多行不義必自斃也,』素基良知,過去所為之者,皆以「上不忤於天,下不詐於人」之態度,可幸有天知,地知,神和佛知。故今天地神與佛憫我而助我逃過火坑之難,引領我從西山路歸;並導我,護我踏上正常康復之途也!可知人之禍福與善惡必有報,未報者時速而已,非虛言也!實謝天地神與佛恩。

記得年前我曾於報章發表「勸世三字經」一文,倘諸君讀之,當體驗文中句句事實,字字真誠。為福乎?為禍乎?為善乎?為惡乎?僅繫於諸君一念之差而已。共勉之!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