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陽是我國傳統歲時節日之一,亦稱「登高節」、「重九節」、「茱萸節」、「菊花節」等,時在夏曆九月初九。按《易經》的陰陽理論,九是陽數,兩九相重,故曰「重九」或「重陽」。
古人關於重陽節的起源有多種講法,最普及者則為「桓景避難」之說,典出南朝吳均《續齊諧記》。東漢時,汝南有個叫桓景的人,拜仙人費長房為師,從其遊學修道。有一天,費長房對他說,「今年九月初九,你家裏將有大災降臨。」桓景嚇得面色如土,忙跪求老師指點脫災解難之道。費長房教他,可用小布口袋盛放茱萸,繫在手臂上,然後登山,飲菊花酒,便可逢凶化吉…
重陽是我國傳統歲時節日之一,亦稱「登高節」、「重九節」、「茱萸節」、「菊花節」等,時在夏曆九月初九。按《易經》的陰陽理論,九是陽數,兩九相重,故曰「重九」或「重陽」。

古人關於重陽節的起源有多種講法,最普及者則為「桓景避難」之說,典出南朝吳均《續齊諧記》。東漢時,汝南有個叫桓景的人,拜仙人費長房為師,從其遊學修道。有一天,費長房對他說,「今年九月初九,你家裏將有大災降臨。」桓景嚇得面色如土,忙跪求老師指點脫災解難之道。費長房教他,可用小布口袋盛放茱萸,繫在手臂上,然後登山,飲菊花酒,便可逢凶化吉。桓景趕緊告別老師,直奔故鄉,總算在九月初九之前回到家里,旋命家人趕製布囊,內盛茱萸。屆時率全家出門,一人繫一袋茱萸於臂上,然後登上高山,飲菊花酒。向晚下山回到家裏,看見家養的牛、羊、雞、狗都已暴死,遂咤舌慶幸。此後,人們每逢九月初九,都學桓景舉家出遊,登高野餐,佩戴茱萸,飲菊花酒,以求免禍,相沿成習。

後人給登山的來歷塗上了一層神話色彩。又據《續齊諧記》中說:東漢時汝南地區有一個叫桓景的人、隨神仙費長房遊學,長房對桓景說,九月九日你們全家當有大災,全家必須臂繫絳囊,內裝茱萸,上山飲菊花酒,以避災福。桓景照此行事,率全家人登山避災。「夕還,見雞犬一時暴死。長房曰:『此可代之』」。從此以後,人們為了避邪,每逢九月九日,都要出門登山野遊,如此相沿成習。

到了唐代,從漢晉起即已流行的重陽節俗益發蓬勃,王維的《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云:「獨在异鄉為异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迄今傳誦。值得注意的是「佳節」兩字,約見在當時人的觀念中,重九並非邪行災生的「惡日」,人們已把它當作遊樂節日來歡度了。約摸從北宋起,重陽節又添了一項節令食品一一重陽糕,糕上插小彩旗,或夾餡印雙羊,取「重陽」之義。恐怕亦有以食糕代登高(糕)、以插旗代插茱萸的意思吧。

登高插萸之外,重陽節的另一項重要風俗為賞菊,文人墨客尤喜為之。唐人白居易《重陽席上賦白菊》云:「滿園花菊郁金黃,中有孤叢色白霜。還似今朝歌舞席,白頭翁入少年場。」宋人韓琦《重九會光化二園》云:「誰言秋色不如春,及到重陽景自新。隨分笙歌行樂處,菊花萸子更宜人。」所詠盡是重陽飲酒賞菊的樂事。

據《續晉陽秋》等書所述,這里也有個典故,略謂晉代大詩人陶淵明是個「菊迷」,某年重九日正在灌園澆花,忽有一個白衣人攜酒來園中,邀其對飲賞菊,盡歡而散。領略同飲共賞情趣後的陶令,此後每逢重九,都要特意請朋友來園中聚飲,同時以菊為題,拈韻賦詩,歷代相沿,遂為風俗。是以歷來表現重陽活動的風俗畫中,亦多有以賞菊飲酒作題材的。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