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嫦娥二號」衛星這幾天正在太空中飛翔,預計10月6號進入月球軌道。據中國官方宣佈,這是繼三年前成功發射「嫦娥一號」衛星完成了「繞」的任務之後的第二期探月工程,其主要任務是「落」。在月球表面軟著陸的技術解決之後,第三期工程將實現地球和月球之間的來回。
中國在空間技術方面取得的成就,舉世公認,早期的懷疑、驚詫、吹毛求疵、冷嘲熱諷等都已經沒有了市場,即使聽到中國專家預言說中國在未來3到5年內將具備全太陽系內深空探測能力,也只能默默當作一個現實認真看待了。
中國的「嫦娥二號」衛星這幾天正在太空中飛翔,預計10月6號進入月球軌道。據中國官方宣佈,這是繼三年前成功發射「嫦娥一號」衛星完成了「繞」的任務之後的第二期探月工程,其主要任務是「落」。在月球表面軟著陸的技術解決之後,第三期工程將實現地球和月球之間的來回。

中國在空間技術方面取得的成就,舉世公認,早期的懷疑、驚詫、吹毛求疵、冷嘲熱諷等都已經沒有了市場,即使聽到中國專家預言說中國在未來3到5年內將具備全太陽系內深空探測能力,也只能默默當作一個現實認真看待了。

確實沒有什麼可說的,繼一系列巨大的成就之後,世人對於中國人的能力,已堅信不疑。

幾天前,在本地英文電臺裏聽到主持人與一位元印度聽眾對話,兩人就即將在印度舉辦的英聯邦運動會一問一答,不知怎麼說到了中國,我記得主持人當時說了這樣一段話:Chinese are capable of achieving things,但印度人就不太行(大意)。看來,當西方媒體人士不帶偏見地評論事實時,他們確實這樣認為。

在西方語境中,Capable of achieving things這個評價已相當有份量。全世界成百上千的非西方民族,能夠得到如此評價者,除了日本人,幾乎再無其他。西方人自己正是因為非常capable of achieving things才有了今天傲視全球的財富、地位和自由,而很多非西方國家也正是由於缺乏這種能力,才身處全球社會底層,乃至於成為「失敗國家」。

有人說,只有中國人自己不明白「中國威脅論」從何而來,此話不假。

當然,多少年來批評中國已成自由主義者們的頑固習慣,凡是中國的事,無須思索,張口就罵,無論你achieve了什麼,因為你專制不民主,就永遠都不對。還記得幾年前,一位頗有名氣的香港文人就在電台裡挖苦中國搞太空工程是「無錢開飯,有錢叫雞」。

嘴巴長在這些人的鼻子下,又有「言論自由」的大旗做招搖,隨他們去就是了。寬容地看,身上有仇,心中有恨,不發洩憋得難受,就留一方天地,專供自由發洩,也算是民主社會的體現。但也僅限於此了,若除此之外還企望讓大多數人也與之分享仇恨之內火,分享謾罵之陰樂,以為幾句話、幾行字就讓中國衛星從天上掉下來,讓中國政府明天一早倒台,以此證明秉持自由主義理念的自己如何英明,懷抱民族主義情感的大眾如何傻X,那就只能被當作妄想症對待了。

讀過一些日本崛起時期的歷史故事。一則是說,明治維新之前,有位日本熱血漢子因痛感日本貧弱落後而遭西方凌辱,每日到皇宮前大哭不止,直到終於哭死。此事最終觸動了天皇,於是痛下決心開始改革。從此,在日本一直有「明治維新是被哭出來的」這一戲說。

再一則是,日俄戰爭期間,日軍在中國旅順口203高地血戰俄軍,最終取得勝利。日本國內因為這一歷史性的勝利而引發了慶祝狂潮,以至於日本婦女紛紛改變髮式,一種名為「203高地」的頭型盛行一時。

當今中國的崛起,靠經濟,靠科技,快速而穩定,已不會有此類狂熱故事。但有一點還是相同,在上下一致、同心協力振興國家和民族的千年一回機遇期,熱血和豪情有用,理智和冷靜有用,惟獨那種鸚鵡學舌、自憐自戀、堂吉訶德類的自由主義自說自話,實在是價值不大。可以作為言論自由的一個裝飾,多元和寬容的一個象徵,最多如此。

至於最為墮落的那一類,每逢西方國家取得成就時就跟著高呼這是自由民主的勝利,而一遇到中國取得成就時就跟著指責這是專制制度的曇花一現,或者乾脆自欺欺人地用自由民主唯一政治標準抵消一切其他成就,這屬於連起碼的邏輯都不合,非要說這也算「觀點」,只能騙傻子玩了。

事實是,已經失去了原有歷史動力的「腐朽的」自由主義,實際上也正在失去對多元世界的把握能力,除了在幻想與暴君鬥爭時還偶爾煥發一下逝去的青春,大多數時候都只是在無知和故意之間無謂地遊移。

謹以此文預祝「嫦娥二號」探月成功。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