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述澤是中國著名畫家婁師白的二兒子,1955年6月22日出生,小名毛毛,生肖屬羊。因為母親亦是知識份子,並且從事幼教工作,所以他從小便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儘管如此,述澤的人生之路並不是像人們想像的那般順利。他和所有的同齡人一樣,經歷了那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1971年婁述澤初中畢業後,由於他不屬於那種所謂「根正苗紅」的學生,因此被剝奪了升高中繼續讀書的權利,他被分配到北京日用雜品公司當了一名售貨員。值得慶倖的是,沒過多久他又被調到北京景德鎮藝術瓷器服務部工作,學習往瓷盤子上畫像。這麼一來,與他從小就喜愛的繪畫總算是有了一點兒聯繫。
婁述澤是中國著名畫家婁師白的二兒子,1955年6月22日出生,小名毛毛,生肖屬羊。因為母親亦是知識份子,並且從事幼教工作,所以他從小便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儘管如此,述澤的人生之路並不是像人們想像的那般順利。他和所有的同齡人一樣,經歷了那場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1971年婁述澤初中畢業後,由於他不屬於那種所謂「根正苗紅」的學生,因此被剝奪了升高中繼續讀書的權利,他被分配到北京日用雜品公司當了一名售貨員。值得慶倖的是,沒過多久他又被調到北京景德鎮藝術瓷器服務部工作,學習往瓷盤子上畫像。這麼一來,與他從小就喜愛的繪畫總算是有了一點兒聯繫。

父親婁師白很是關心兒子的前程,他認為人一定要有一技之長才能在社會上站穩腳跟,也算是對社會有所貢獻,因此他要求述澤一邊學習往瓷盤子上畫像,一邊逐步朝著繪畫方面發展。婁師白是位老畫家,在繪畫方面有著頗多的經驗,他讓述澤從學習素描開始,然後再去深研中國的傳統筆墨以及傳統文化,走中西結合,以中為主,以西為輔的繪畫之路。母親王立坤亦不甘落後,她從北京圖書館借來了許多有關素描方面的書讓述澤來學習。真可謂是蒼天不負苦心人,述澤在父母的支持下,加上他多年的勤奮努力,1979年,既粉碎「四人幫」恢復高考後的第三年,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北京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陶瓷系,沒有辜負家人的期望。

1976年10月,粉碎了「四人幫」之後,中華大地百廢待興,國家的命運和前途在哪里呢?答案只有一個:改革開放。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在北京勝利召開,此次會議拉開了我國對外開放的序幕,至此,出國留學工作也隨之全面展開,一批又一批中華學子通過各種渠道前往先進國家學習,婁述澤便是這些學子中的一位。 1981年12月26日,經過一番努力之後,婁述澤終於踏上了赴美求學之路。他來到美國三藩市,入讀加利福尼亞工藝美術學院。由於數十年來的閉關鎖國,大多數中國人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當婁述澤的雙腳真的落在了大洋彼岸的這塊土地時,眼前的情景使他一下子驚呆了,他怎麼也不敢相信,這個在他印象中的「帝國主義」竟然是如此的文明與進步。 三藩市又名三藩市,位於加州海岸一個狹長的半島的尖端。東臨三藩市灣,西濱太平洋,北隔金門峽與對岸的半島相望。往東有海灣大橋與奧克蘭相接,往北有金門大橋與北面的大陸相連。特別是那些精妙絕倫的維多利亞式建築和浪漫懷舊的電纜車,給婁述澤留下了極深的印象,讓他永生難忘。 婁述澤初來美國時他唯一的財產是兩隻皮箱和臨行前母親給他的30美元。30美元對美國人來說算不了什麼,可是對一個在「文革」中慘遭浩劫的普通中國家庭來說已經是很不容易了。述澤深知這是母親的一片愛心,因此,他在學習上拿出了拼命三郎的精神,早出晚歸,專業課與英文補習同時進行。憑藉著自己的智慧和在北京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學習時打下的基礎,他只用了兩年的時間,便修完了全部課程。1983年婁述澤在加利福尼亞工藝美術學院畢業,獲美術學士學位。

婁述澤在加利福尼亞工藝美術學院畢業後,很快又轉赴德克薩斯州立大學讀書。在此期間,他曾以優異的成績拿到獎學金,並作為指導教授的助教,教大一年級學生的基礎課。1988年述澤在該校畢業,獲美術碩士學位。當年他的那篇畢業論文《傳統東方繪畫在西方藝術影響下的再發展》從美學的視角分析和比較了東西方文化在審美與創作意識上的不同之處,在校園內以及在整個德州的藝術界反響很大,也深得其指導教授、美國著名畫家羅伯特‧何斗的讚賞,從那一刻起,更多的人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到這位年輕的東方學子身上。

何斗教授與述澤雖屬師生關係,但是二位元的交往頗深,他們經常在一起探討東西方文化,不僅加深了述澤對西方文化的瞭解,也使何斗教授對研究東方文化的興趣更濃厚了。何斗教授喜愛述澤的作品,他認為述澤的作品是在中國傳統繪畫的基礎上又融入了西方繪畫的理念,是東西方文化藝術撞擊時所產生的一簇璀璨的火花,這簇火花,不但給人們帶來一種全新的感官認識,而且也達到了震撼人心的藝術效果。畢業時,何斗教授與述澤相互交換作品留念。直至今日,何斗教授的那幅作品依然懸掛在述澤在維多利亞的家中。婁述澤說,每當觀賞這幅畫時,他都會聯想起與何斗教授在一起度過的那段最愉快、最美好、最難忘的時光。後來,何斗教授多次到遼寧中國魯迅美術學院講學,他與同學們經常說,他是通過述澤才瞭解了中國的美術。

1990年,婁述澤以優秀外國藝術家的身份,得到了美國國際交流總署的資助,赴紐約參加美國藝術家年會。這次活動使他大開眼界,收穫頗豐,對他以後的藝術創作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隨後,為了迎接挑戰,他來到楓葉之國──加拿大安家立業。加拿大的維多利亞是他在美國讀書時就曾想往的地方,所以他把家安在了那裏。述澤認為維多利亞有如世外桃源,那裏樸實的民風和美麗的自然風光都令他格外喜歡。1994年,他在維多利亞創立了A&A畫廊,子承父業,他很快便成為一位頗有名望的職業畫家。他的畫廊由於專營中國和加拿大藝術家們的原創作品,所以在北美有一定的影響。自1998年始,婁述澤便組織和安排中國畫家到加拿大舉辦畫展或講學,並且多次帶領加拿大藝術家訪問團訪華,與北京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北京師白藝術研究會、北京榮寶齋等單位、團體進行文化交流活動,為宣傳祖國的書畫藝術,為促進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2003年,婁述澤的第一本畫集《婁述澤山水畫選集》出版,其父婁師白的老朋友著名畫家白雪石為其題寫書名。當白雪石看過述澤即將出版的作品照片後大加讚賞,他認為述澤的畫兒有傳統,有筆墨,有生活,有新意,是當代中國山水畫發展的方向。中國駐加拿大大使梅平聞訊,親筆題寫了「翰墨通古今,丹青貫中西。」的對聯表示祝賀。父親婁師白更是喜上眉梢,他為述澤取得的成就感到欣慰和驕傲。他揮毫寫下了「師法自然,推陳出新。」八個篆字送與述澤。字雖不多,其意卻很深遠,這無疑是對述澤的鼓勵與肯定。維多利亞美術館館長巴里.提爾也為畫集的出版撰寫了前言。他在前言中說:「婁述澤先生是我認識多年的好朋友。近年來,他的作品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在山水畫中運用嫺熟的中國畫筆墨,駕馭著繽紛絢爛的色彩,在畫面上營造出豐富的節奏、韻律和空間。他融合了傳統中國水墨與現代繪畫的表現理念,創造出了嶄新的個人風格。」巴里¨提爾不僅僅是維多利亞美術館的館長,他在加拿大美術界也有一定的影響,他能夠親自為述澤的畫集撰寫前言,無疑是證明了述澤作品的藝術價值。

定居加拿大是婁述澤藝術生涯中的一個重要轉捩點。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他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山水畫的創新上面。淵博的知識和豐富的閱歷,不僅練就了他在異國他鄉的生存本領,同時也為他鍾愛的繪畫事業平添了濃重的色彩。大家都知道,中國山水畫在經歷了1400多年的演變之後,已經趨於成熟,要想再發展談何容易!經過反復研究,婁述澤終於發現,中國山水畫由古至今在「雲」和「水」的描繪上沒有太多的變化,這就給當下的山水畫家們提供了一個可供開拓的空間。他成功地把握住了這個機會,不斷探索,不斷深入生活,終於擺脫了古人只靠「留白」和「勾線」來表現「雲」與「水」的方法,賦予中國山水畫一個全新的生命。《盛夏》(圖)這幅畫便是他的代表作品之一。此畫將東西方藝術融為一體,既有西方油畫的渾厚逼真,又體現出民族繪畫的深邃與意境。婁述澤用深淺不同的橘紅色和紫色來裝扮天空,並以映在水中的樹木和天空來表現水的存在,這樣的處理方法可謂是美妙至極。也許是畫面的需要,也許是印在婁述澤腦海中的真實場景,他在紅色的天空中點畫了一群白鳥,也正是因為有了這群白鳥,才使得這幅本來顯得有些寂靜的作品充滿了勃勃生機。

《冬日雪原》(圖)是婁述澤的又一幅精品力作。這幅畫構圖嚴謹,用筆灑脫,用墨亦有濃淡幹濕之變化,為欣賞者再現了冬雪後原野的壯麗景色,同時也抒發了婁述澤對冬日原野的眷戀之情。細觀此畫,由遠到近,由紅到黑,由黑到白,由白見綠,簡直是精美絕倫。畫的天空亦是紅色的,與其下面的墨色恰好形成對比,這就使夾在中間的白雪更加耀眼奪目了。看上去有些隨意塗抹的幾筆綠色,也讓人頓然產生一種冬天即將過去,春天就要來臨之感。一位加拿大的美術批評家說:「此畫甚美。美在搭配,美在組合,美在有一種超越自然的境界。」

縱觀婁述澤的山水畫作品,大多描繪的是加拿大人熟知的落磯山脈,以及太平洋西海岸的自然風光。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作品贏得了越來越多的人們的喜愛,也贏得了西方藝術主流社會的肯定。婁述澤曾先後在加拿大列治文美術館、金寶河美術館、克瑪斯美術館等省市級美術館及他的故鄉中國北京舉辦畫展。加拿大多家電視臺、報刊和北京的一些媒體,均對其畫展做過特別的報導和專訪。除此之外,婁述澤還曾兼任加拿大哥倫比亞大學、西門莎菲大學、維多利亞大學、馬邱森國際藝術學院、溫哥華島大學和阿爾伯達省的紅鹿城學院的客座教授。他在這些大學、學院內開設了中國畫課程,成為一位名符其實的中國文化藝術的傳播使者。通過努力,婁述澤獲得了在西方美術界應有的地位,其作品也被大學、美術館及各大公司廣泛收藏。他的名字被收入《北美華人藝術家名人錄》等多部辭書。2008年天津中國書畫報出版的《北美華人百家書畫集》中也刊登其多幅作品。婁述澤現為加拿大美術家協會會員,並被授予世界海外華人美術家證書。

婁述澤雖然定居加拿大多年,但是在他身上卻很明顯地還保留著中國人的傳統美德。每年夏季,他與夫人黃捷慧總要接父母到加拿大住上一段時間,以示做兒子的孝心。述澤習慣順從父母,妻子黃捷慧也稱得上是位賢慧之媳,她盡心孝敬公婆,使得二老非常滿意。黃捷慧的文化底蘊也很深厚,她喜愛作詩,並經常向公公婁師白請教,一家人和和睦睦,歡歡喜喜,相處得十分融洽。

2008年8月24日是婁述澤母親王立坤的九十壽誕,述澤帶妻攜女專程來北京為母親舉辦了慶祝活動。壽宴上,他用「熱心、善良、寬容、忍讓」這八個字高度評價了自己的母親,使得在場的每個人都很感動,因為他的心是真誠的。在述澤的精心策劃下,母親的生日氣氛熱鬧,老人也感到萬分高興。

2009年婁述澤再次回國探望父母,臨走前他提出為二老在中國銀行辦理一個加幣帳戶,存上一筆錢,供他們在京使用。父母堅辭不受,說自己經濟狀況還好,不用兒女擔心。述澤勸慰父母說:「我在海外,不能經常回來照顧你們,留下一些錢給你們用是我的心意。你們用了我也就心安了。」最後,述澤還是以父親婁師白的名字在銀行裏開了一個帳戶,存上了一筆錢。通過此事,婁師白夫婦再一次體會到了兒子的一片孝心。

2010年婁述澤再次回國探望父母,在這期間他應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之邀,為當代藝術創作研究生課程進修班講課。他結合自己30年來在海外求學,藝術創作,美術教學和舉辦展覽的經驗,總結概括地講解了中國繪畫在海外的發展,中西方文化的不同以及由此造成的對藝術理解的差異。對於中國畫如何在海外發展和中國畫如何在今天的世界一體化和資訊化條件下繼承傳統,創新發展提出了自己的獨特的見解。他採用多媒體形式播放了自己的創新作品,融彙西方繪畫材料,審美觀念與中國畫傳統於一爐的新形式。婁述澤的講課觀點新穎,切入實際,受到學校和同學的高度評價。2010年7月29日,婁述澤接受了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頒發的聘書,將在近幾年內經常回國講學。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