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屍疊屍」、「調錯屍」後,富山公眾殮房再爆出「劏錯屍」事故,一名女性遺體被誤作另一名男死者而被解剖,原先設置作為核實遺體身份資料的「三層關卡」形同虛設有等於無,即使曾有職員質疑,也未被理會。更甚的是,無辜「被劏」的婆婆,其家人為保全屍,早已向法庭申領「豁免解剖令」,但卻因被張冠李戴,而遭逢「死無全屍」的厄逆。有退休法醫官形容事件匪夷所思,估計全屬人為錯誤。
繼「屍疊屍」、「調錯屍」後,富山公眾殮房再爆出「劏錯屍」事故,一名女性遺體被誤作另一名男死者而被解剖,原先設置作為核實遺體身份資料的「三層關卡」形同虛設有等於無,即使曾有職員質疑,也未被理會。更甚的是,無辜「被劏」的婆婆,其家人為保全屍,早已向法庭申領「豁免解剖令」,但卻因被張冠李戴,而遭逢「死無全屍」的厄逆。有退休法醫官形容事件匪夷所思,估計全屬人為錯誤。

衛生署助理署長鄺國威說,一名77歲老婦人,在本月17日因心臟病發,在送往廣華醫院時已證實不治。期間,家人要求不要解剖該名老婦人的屍體,死因裁判官亦在當日批准有關申請,並在同日送往沙田富山殮房。

翌日,一名殮房主任在處理該名女死者遺體的資料時,誤將其與另一名需接受解剖的男死者遺體的資料調亂,並打印出一系列錯誤標籤的手帶,同時又將有關資料印在「毒理化驗表」內。

至20日,當值的殮房助理根據附在檔案簿上的標籤,從冷藏庫取出。期間,另一名助理發現解剖清單上並無該名女死者名字,並將事件轉告殮房一名醫生。

可惜,該名醫生只核對了女死者印有標籤手帶及電腦檔案,發現「吻合」,便將遺體送往解剖室。

到達解剖室後,一名擁有12年解剖經驗的高級醫生,亦只核對女死者「毒理化驗表」及標籤手帶的錯誤資料,然後便進行解剖。但在事後處理女死者的化驗樣本時,才赫然發現與原先需要解剖的男死者遺體的資料不符,因該名男死者已有「初期腐化迹象」,但該名女死者則沒有,始將事件匯報上級。

鄺國威在記者會上多次向死者家屬致歉,並會在14日內提交調查報告。他指,現行的解剖程序,訂明殮房主任、殮房助理及法醫均須核對死因裁判官簽發的解剖令及死者的資料,相信有職員沒有按照指引程序切實執行,最終釀成事故。而該名高級男性醫生已調職至毋須解剖的職位,而署方亦將在轄下3個公眾殮房,設立當值醫生及公眾殮房 ISO認證程序。

退休法醫官蒙海強形容,剖錯遺體事件「匪夷所思」,從未聽聞,估計純粹是人為錯誤,原因是殮房主任未有根據既定的工作指引,核實資料,根本就不會發生「劏錯屍」的情況。

曾任職13年法醫,現任香港大學病理學系副教授馬宣立指,公眾殮房工作量大,每天最少解剖十多具遺體,法醫未必會親自核實所有資料,而可能會依賴助理代為核實。

曾經調查殮房調錯屍體的前公眾殮房事故調查小組召集人尹志強表示,今次事件是人為錯誤,反映出錯的人未有用心工作,「就算再多幾個人、多幾條指引,如果唔攞個心出來,唔小心做嘢,都係無用,永遠都會發生」。建議當局要設法提升殮房員工的士氣及工作態度。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