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語有說:「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和「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這兩句民間諺語,十足呈現古代官衙生活。
大堂是官大人刑獄斷案的地方,使用大堂的州縣官因為須升堂聽訟,所以我們尤為熟悉。所謂「衙門六扇開」,是指州縣衙門的大門、二門、儀門共有六扇門,過了這六扇門就是大堂,也叫正堂。大堂是衙門的中心,也是官大人作威作福的地方。
古語有說:「衙門八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和「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這兩句民間諺語,十足呈現古代官衙生活。

大堂是官大人刑獄斷案的地方,使用大堂的州縣官因為須升堂聽訟,所以我們尤為熟悉。所謂「衙門六扇開」,是指州縣衙門的大門、二門、儀門共有六扇門,過了這六扇門就是大堂,也叫正堂。大堂是衙門的中心,也是官大人作威作福的地方。

斷案時,州縣官坐在大堂北面正中,旁邊有刑名師爺執筆,堂下站立三班衙役。打手手持刑具,一個個凶神惡煞,大門外還掛有半紅半黑的水火棍,越發顯得威嚴。

我國古代民諺雲:「八字衙門朝南開,有理無錢莫進來。」說的就是一進衙門,就別想不花錢。且不說賄賂,就是宮大人刑獄過程的花費,告狀人就必須全攤上。僅請官出差所花錢的名目就有:「要官出差,請差費是第一,書辦起稿費第二,差人要發路錢安家費是第三,差人動身吃神福是第四,差人吃茶吃飯吃煙是第五,客遇錢飯錢是第六。」(《〈活地獄〉評語》)打官目者,必須記清這些要目,否則,官司怎樣輸了都蒙在鼓裏。

但是打官司時,僅僅只花以上的錢顯非明智舉,還須打點從上到下的官吏。

古人道:不怕官,只怕管。在人矮簷下,怎敢不低頭。武松不聽,但世風如此,武二郎即便鐵骨錚錚,又怎能扭轉乾坤?不打點知府知縣大老爺自然行不通。但不打點刑名師爺行嗎?不行,只要師爺措詞嚴重一點就夠你受的了。不打點衙役行嗎?也不行,只要衙役一狠心,棍下豈有完身?所以,必須到處都要打點,況且「官家不打送禮人」,何樂而不為?

因此,有的殺人犯因賄賂而逍遙法外,有的告狀者因「吝嗇」而傾家蕩產。在大堂上,告狀者交費名目繁多,訴訟費、審訊費、出差費……半夜升堂還要加辛苦費。如果不能迅速打贏官司,必使自己陷入不斷開支的境地,這種負擔有幾人能承受得起?所以,打官司首先就不能「吝嗇」,要四處打點,既可以縮短刑獄時間,又可以使官大人向著自己,識時務者一定會這樣做。對於那無錢的百姓來說,顯然連官司也不敢打了,寧可冤死也不告狀。故民諺云:「衙門口冤枉一篙子深。」

而那些斷案的大老爺們則大發橫財。所謂「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意思是即使清正廉明的知府,三年下來,僅按刑獄規矩所得的收人就有十萬兩銀子,至於貪官污吏就更不用說了。百姓對那些貪財斂錢的知府知縣恨之入骨,說他們有三隻手,「前生不善,今生知縣」,罵他們為「滅門的知府」、「破家的知縣」。

歷代皇帝對刑獄斷案官吏的貪污腐化問題都感到頭痛,但束手無策。因為從漢朝開始的法律都建立在儒家思想的基礎上,儒家講求寬政以愛民,故斷案標准的伸縮性很大。同一樁案件若案情稍不明朗就可能有多種斷法,即所謂的「官斷十條路」。這就為官吏循私舞弊提供了機會。如果罪犯與他們搞好了關係,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該判死罪減為活罪,該判十年減為五年,監察官來調查也抓不住把柄。由於有了可退之路,所以許多官吏都墮落成貪官污吏,清官越來越少。

清官指那些不貪污受賄,執法如山的官吏,但這種官不等於是好官。好官愛民如子,為民請命,「嚴在門內,寬在門外」,而清官有時過於苛刻,雖然不受賄,卻未盡到為民斷案的責任。

古代的好官屈指可數,包拯、海瑞、狄仁傑為其典型。三人都是大清官,又是斷案能手。包拯被人稱為「包青天」,他剛正不阿,執法如山,為民請命,不循私情。對貪官污吏,他極為痛恨,一生為民處決了不少。

唐代的狄仁傑在古代也是個響哨哨的人物,特別在刑獄斷案上的名聲最為顯著,他斷案的例子著成書後,成為明清斷案官吏的案頭必備書。他斷案極為精明,善於從錯綜複雜的案件中找出頭緒來,巧妙地得到各種証據,給以罪犯致命的一擊。在他做大理丞期間,辦理了不少疑案,只要他一出馬斷案,所有罪犯都膽顫心驚所以他被現代史學家譽為「東方的福爾摩斯」。

與此相反,古代的一些官吏斷案時缺乏頭腦。或偏聽一詞,或鑽牛角尖,或自作聰明,結果釀成大錯。《竇娥冤》中,州官老爺執著於竇娥煮湯端給蔡婆婆的這一案情,而忽視了這一案情其他可能性,在缺少查訪的情況下,大筆一揮就判了竇娥死刑。

「清官少,好官稀」,「好人不長壽,好官不到頭」。他們斷案時,眼裏只盯看着兩樣東西:錢和官。他們信守「火到豬頭爛,錢到公事辦」的官訣,大發橫財。他們還恪守「官官相護」的原則,凡遇當官的與百姓打官司,必向着前者。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