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風塵圈裡打滾的黃姓女子,三年前剛聽到兒子第一次叫她「媽媽」,感受到初為人母的喜悅,沒想到翌日兒子就離奇猝死,但她卻選擇以紙箱包裹骨肉,把這段往事深埋在五股山區。三年後,學校聲聲催促兒子該要入學了,黃女經過一番天人交戰,26日向警方說明,陪著警方慢慢地將稚子骨骸挖出。

黃女跪在兒子面前哭喊自己的過錯,但再多的悔恨,也挽不回兒子的性命。黃女堅稱自己沒有虐待行為,全案交由板橋地檢署相驗,而因把稚齡孩童獨自留在家中已明顯違法,將持續追查男童死因是出於黃女蓄意或過失致死。

 

在風塵圈裡打滾的黃姓女子,三年前剛聽到兒子第一次叫她「媽媽」,感受到初為人母的喜悅,沒想到翌日兒子就離奇猝死,但她卻選擇以紙箱包裹骨肉,把這段往事深埋在五股山區。三年後,學校聲聲催促兒子該要入學了,黃女經過一番天人交戰,26日向警方說明,陪著警方慢慢地將稚子骨骸挖出。

黃女跪在兒子面前哭喊自己的過錯,但再多的悔恨,也挽不回兒子的性命。黃女堅稱自己沒有虐待行為,全案交由板橋地檢署相驗,而因把稚齡孩童獨自留在家中已明顯違法,將持續追查男童死因是出於黃女蓄意或過失致死。

卅八歲的黃女感情世界很複雜,之前生過兩個孩子,現在肚子還有一個,死掉的是老二,為2003年在卡拉OK上班期間,和一名男子發生一夜情後,意外懷孕而生下。由於她工作無暇分身,一度雇請保母照顧,卻因付不出薪水、又不敢領小孩回家,遭控遺棄,經法院判決緩刑,孩子則轉由桃園社會局照顧。

黃女供稱,06年底她將男童接回撫養,母子總算團聚。07年一月間男童有氣喘並染上疥瘡,有一天上午,她將男童獨自留在家中,出門去找工作,下午回家時發現他躺在床上,已沒有呼吸心跳。

黃女流淚表示,他原本想要報警,但想到曾因棄養遭判緩刑,擔心會因此入監,情急之下用棉被裹住男童小小身軀,放在紙箱內密封,再通知朋友協助搬運,搭計程車到五股外寮路的偏遠山區,將紙箱深埋土裡。

為避免事情曝光,黃女埋屍時故意支開友人,還做了一場簡易法會,祈求孩子原諒。但黃女回家後始終心神不寧,晚上常常作惡夢,擋不住良心煎熬,苦求同居人讓她在家裡供奉孩子的牌位,但嬰靈仍如影隨形,黃女實在受不了,最後找上當地議員鄭世維。

鄭世維說,黃女在他服務處附近徘徊三次,直到第三次才鼓起勇氣走進來。她當時滿身酒味,服務處人員以為她是說醉話,後來他自己跟黃女談,發現事情大條,找來蘆洲偵查隊副隊長,埋屍案才曝光。

黃女供稱,棄屍後接連下了幾場大雨,她擔心土壤被雨水沖刷,屍骨裸露,還曾三番兩次前去查看,確認掩埋的土堆完整,看不出異狀後才離去。

事隔三年,小男孩到了上小學的年齡,黃女收到入學通知,知道紙終究包不住火,且三年來無時無刻不受良心譴責,27日才透過縣議員鄭世維向警方報案。

蘆洲分局表示,黃女三年多前攜幼子搬到北縣三重市,但戶籍一直放在桃園縣,當年是由桃園縣社會局負責照顧,因此並不了解這三年來桃園縣社會局是否有持續追蹤。

黃女供稱,她和兒子相依為命,從沒帶兒子去「認爸爸」,平時也鮮少和親戚、鄰居往來;兒子不幸亡故後,曾有親人詢問「怎麼最近沒看到孩子?」都被她以「又被社會局帶回去照顧。」為由蒙混過去。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