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八年從紐約搬到到西雅圖,感觸變化最大的是綿綿細雨與和善的西雅圖人。在這座城市一待已經兩年,聽到人們時常對雨有著不同的評價和感受。自己也躍躍欲試,寫景抒情,來表達對這座城市一種淡淡卻又長長的感情。

二零零八年從紐約搬到到西雅圖,感觸變化最大的是綿綿細雨與和善的西雅圖人。在這座城市一待已經兩年,聽到人們時常對雨有著不同的評價和感受。自己也躍躍欲試,寫景抒情,來表達對這座城市一種淡淡卻又長長的感情。

西雅圖.春雨

 

千里西城綠,物造化新。雨潤苗意,母念子心。

注:

1. 西城: 西雅圖的簡稱。

2. 造化:指大自然或宇宙。

西雅圖.夏雨

驕陽映平湖,風和青松。寥微露訪,款麗人來。

注:

1. 平湖: 特指西雅圖的lake union。

2. 和: 附和、呼應。

3. 寥寥:稀少。

4. 款款:緩慢地。   

西雅圖.秋雨

楓山掛紅暈,雨敲清窗。人獨酌處,彩渲微芒。

注:

斯人: 這個人,詩中泛指每個人心中記掛的人 。

西雅圖.冬雨

重雲鎖雨山,霜浸櫻園。憶春茗好,故舊曾諳。

注:

1. 雨山: Mountain Rainier。

2. 櫻園:華盛頓大學中心方院 (UW Quad)。

3. 諳:熟悉。這句詩改自白居易的名詩《江南好》。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