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叔」李兆基長子李家傑一索得三子,成為矚目大新聞,而僱用代母產子所衍生的道德及法律問題,亦引起社會熱烈爭議;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3日明確表示,香港的《生育科技條例》列明,代母服務不應牽涉商業成份,若果在香港接觸代母或有經理人代理,即屬違法,隨時罰錢兼坐監。
「四叔」李兆基長子李家傑一索得三子,成為矚目大新聞,而僱用代母產子所衍生的道德及法律問題,亦引起社會熱烈爭議;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3日明確表示,香港的《生育科技條例》列明,代母服務不應牽涉商業成份,若果在香港接觸代母或有經理人代理,即屬違法,隨時罰錢兼坐監。

僱用代母產子除了可能惹官非,更重要是代母有權分「老公」一半身家!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即使雙方事前簽訂合約,但法律上代母為嬰孩的母親是不可改變的事實,這個關係且無地域限制,代母可享有母親的一切權利,包括入禀法院爭家產。

「香港法例訂明代母服務不應牽涉商業成份,若果在香港接觸代母或有經理人代理,即屬違法;至於整個過程在海外,則要視乎不同個案的情況而作出決定。」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周一嶽3日出席活動時,就僱用代母問題開腔。根據香港法例,違反《人類生殖科技條例》,最高可被判監2年和罰款10萬元。

僱用代母除了可能惹官非,男方更分分鐘被代母分身家。據執業大律師陸偉雄指出,香港法例雖尊重合約精神,但要視乎合約是否公平,以及立約本身與法例是否存在衝突,例如男方為保障自己利益,合約內容可能寫有關於「代母與其產下的子女斷絕關係」之類的文字,但其實僱主這樣做,對自己並無保障。

陸偉雄解釋:「合約內容點寫都得,但不代表其有法律約束力,香港和歐美國家一樣,法律也講求公平和合理,舉例說,你跟一個人去打劫,雙方事前立約,講明一旦被捕,不可以向警方供出對方,但由於打劫屬違法行為,故不受合約精神所保障;換言之,若僱用代母合約註明代母與胎兒要斷絕關係,亦會被視為違反常理和違反倫理的條款,不會被接受。」

即使代母並非提供卵子的一方,陸偉雄稱依然可以索償,最直接證據是胎兒是在代母子宮內孕育成長,並由母體自然生產出來,而「非卵」的代母同樣具有母親的身份,但因雙方DNA不會有脗合,這個情況必須由醫生或助產護士作證,才可能被接納。若男方向甲女買卵子,再僱乙女做代母,他有可能面對兩位「母親」索償。

陸又稱,不論是賣卵和提供子宮培育,她們在法律上均被視為胎兒的母親,雖與男方在法律上沒有合法夫婦關係,但她們的子女亦是男方的子女,她們有權分享子女的撫養權和男方的資產,不論僱用代母的行為是在香港或香港以外地方進行,只要男方在香港有資產,已可在港興訟爭產。

雖然男方可立遺囑,列明不會將遺產分給賣卵者和代母,但遺囑是要當事人過身後才生效,只要他一日健在,女方也可進行訴訟,最終雖由法庭判決,但由於民事索償可以一拖幾年,男方若是有頭有面之輩,為免夜長夢多,通常會庭外和解了事,不論賠償金額多少,依然造成金錢損失。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周一嶽出席香港國際生物醫學工程會議開幕禮後,對有港人懷疑以金錢聘用代母產子有否犯法不作評論,但表示若任何交易或活動是在香港進行,例如在香港已接觸,或在香港有人擔當經理人的工作,有可能是犯法。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