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博弈 偉大責任

不同文明間的對話,是當前世界文明一元化和多元化兩種主張趨向博弈的產物,是當代世界發展趨勢的產物。
各種文明都要走向世界,自古已然。那時不同文明的對話,只是局部的、線性的、自發的,主要的形式是貿易、傳教和戰爭。工業革命以後,各種文明走向世界的力度加大了。例如18、19世紀歐洲自視為世界中心,所謂的「殖民運動」夾裹著基督福音向世界各地強行播撒和滲透。延至20世紀,美國接替了歐洲「世界中心」的角色,繼續推進世界文明的一元化。200多年來,弱勢國家和地區只能不自願地、被迫地承受著自己傳統被扼殺、鄙棄、遺忘的殘酷現實。
不同文明間的對話,是當前世界文明一元化和多元化兩種主張趨向博弈的產物,是當代世界發展趨勢的產物。

各種文明都要走向世界,自古已然。那時不同文明的對話,只是局部的、線性的、自發的,主要的形式是貿易、傳教和戰爭。工業革命以後,各種文明走向世界的力度加大了。例如18、19世紀歐洲自視為世界中心,所謂的「殖民運動」夾裹著基督福音向世界各地強行播撒和滲透。延至20世紀,美國接替了歐洲「世界中心」的角色,繼續推進世界文明的一元化。200多年來,弱勢國家和地區只能不自願地、被迫地承受著自己傳統被扼殺、鄙棄、遺忘的殘酷現實。

當然,文明一元化實施強大壓力的同時,也自然孕育並激發出堅持傳統、抵制文明移植的巨大力量。從上個世紀末起,一元化的趨向在一定程度上開始被文明多元化的呼聲減速了。迄今,人類文明一元化和多元化的博弈還在激烈地進行,但是已經不再是東西之爭、強弱之爭,而是壟斷資本和人類良知之爭、政客和學界之爭、正確和謬誤之爭。

人類的文明從其發生之時起,就是多元的;多元之間的接觸、碰撞、妥協和相互吸收是個極其漫長、複雜的過程,是各種文明進步的巨大動力——多元是文明自身的天性。人民是文明的創造者,是文明多元化最有力的推動者,是歷史的主人。只要真正渴望人類和諧的人們堅持不懈地奮鬥下去,世界一定會有不同文明和諧共存共榮的一天。

不同文明之間的對話是人類和平幸福的必要條件,但並非充足條件。在今天,不同文明間的對話是人類良知、人性之善的體現,而妄自尊大、以我為准、君臨天下、排除異類,從其本質上看則是人性之惡的體現;喚醒人類古老的願望和睿智、解剖當下、盡力運用人類幸福和平的必要條件以強有力地遏制乃至消除邪惡,為人類幸福與和平準備充足條件,則是進行不同文明之間對話的職責。

工業化極大地擴大了人類的視野,極大地提高了人們的物質生活的便利和質量。但是它也造成了人與自然的對立,人與人、人群與人群的對立,人身與人心的對立,現在與未來的對立,現象與本質的對立。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些對立濃縮在這樣兩個很少有人思考、卻極為現實的問題中:什麼是幸福?人類將走向什麼樣的終點?

現實中的種種對立,在生活中就體現為科技發展的加速度、追求財富的欲望之不可遏止與人的心靈需要一定的沉靜和信仰、人類不僅需要物質更需要自我認識的精神之間的尖銳矛盾。這一矛盾所引起的認知個體和群體精神的迷茫、仇恨的莫名、社會的斷裂、危機的頻發,已經向人類顯示了可怕的未來。因此,不同文明間的對話,不應該只是被文明一元化所折磨的弱勢國家、民族、地區和社群的需要,其實也是發達國家、霸權者、富豪和強勢群體的內在需求,雖然他(它)們未必真正認識到了這一點。獲得不同文明對話之益的,將是整個人類。這正是中華文明中天下為一體的理念所早已反復論證並為歷史所證明了的真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