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時間,人民幣匯率問題再次成為國際矚目的焦點。繼美國國會眾議院9月29日投票通過特別關稅法案後,在上周舉行的亞歐領導人會議期間,歐元集團的「三駕馬車」也就人民幣問題施壓。這顯然是不明智的。
歐盟對人民幣施壓,是犯了和美國一樣的錯誤。歐盟與美國經濟復蘇困難決定了歐元和美元走弱,目前歐元和美元對人民幣匯率並不是經濟正常狀態下的結果,歐盟和美國不能以自己的經濟困難為借口,來要求中國去承擔他們創造國內就業的成本。
最近一段時間,人民幣匯率問題再次成為國際矚目的焦點。繼美國國會眾議院9月29日投票通過特別關稅法案後,在上周舉行的亞歐領導人會議期間,歐元集團的「三駕馬車」也就人民幣問題施壓。這顯然是不明智的。

歐盟對人民幣施壓,是犯了和美國一樣的錯誤。歐盟與美國經濟復蘇困難決定了歐元和美元走弱,目前歐元和美元對人民幣匯率並不是經濟正常狀態下的結果,歐盟和美國不能以自己的經濟困難為借口,來要求中國去承擔他們創造國內就業的成本。

首先,造成國際貿易失衡的主要原因不在於人民幣匯率,而在於國際投資和貿易的結構,這是全球化產業分工的必然結果。從數據來看,貿易順差主要集中在加工製造的跨國公司內部,就像當年日元升值一樣,只會使日本經濟停止增長,而起不到其他任何作用。

其次,人民幣升值,不僅解決不了問題,還會使事情變得更糟糕。如果人民幣在短時間大幅度升值,中國出口企業將大量倒閉,將有幾千萬工人失業,影響社會穩定,損害中國金融部門穩定,因而有害中國經濟。2009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佔50%;2009年歐盟的出口整體下降,但對中國出口增長4%,今年上半年歐盟對中國出口更是增長了42%。如果中國經濟和社會出現問題,將會給世界帶來災難,歐盟也難以幸免。

第三,最近歐元匯率波動大是「弱美元」政策造成的,目前,世界最大的問題不是人民幣應該升值,而是美元應該停止貶值。美國奧巴馬政府提出的出口倍增計劃,不是靠提高生產效率和科技創新增加出口,不是靠開放市場、減少出口限制增加出口,而是指望美元貶值,降低傳統製造業產品的價格,與其他工業化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競爭。由於工業結構的相近性,歐洲國家受到美元貶值的損害更嚴重,包括歐盟、中國都是「弱美元」政策的受害者。在反對「弱美元」政策方面,中歐利益一致,應該聯手反制美國蓄意挑起的轉嫁危機的貨幣戰爭,共同抵制美元霸權,攜手努力構建公平、公正、包容有序的國際貨幣金融新秩序。

第四,歐盟是中國的戰略伙伴,在應對金融危機困難時刻,中國沒有袖手旁觀,幫助了希臘、冰島、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國度過危機,中國多批次赴歐的採購團有力拉動了歐洲製造業的復蘇,中國的堅定支持,幫助歐洲經濟走出困境。歐盟是中國最大的貿易伙伴,中國是歐盟重要的出口市場,歐洲若加入壓人民幣升值的行動,無疑將會損害中歐間的貿易關係,從大局考慮,中歐應該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我們希望並相信歐盟國家領導人、企業家和政界商界的有識之士,能以「冷靜、智慧和勇氣」客觀公正地面對現實,充分認識到中國在調整經濟結構、增加進口、實現經濟平衡增長和人民幣匯率改革等方面取得的舉世矚目的成績,充分認識到中歐有著廣泛的共同利益,是好伙伴、好朋友。無論從歐盟自身利益還是事實出發,歐盟都應正確對待人民幣匯率問題,不要加入美國壓人民幣升值的國際大合唱,這符合歐盟的利益,符合中國的利益,更對世界經濟有利。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