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子義青禪師

禪畫空山圖(線描)舒州投子義青禪師,青社李氏之子。七歲時即穎悟異常,前往相寺出家,測試經義得到濟度。他研習百法論,不久嘆道:「三品(即三支,指佛理-譯者)路途遙遠,  自我困窘有何益處?」於是到洛陽聽《華嚴經》,洞曉經義宛若貫串珍珠。他曾讀各大叢林的菩薩偈,讀到某處心裏即自悟本性,猛然省悟道:「佛法須離開文字,怎何以宣講呢?」於是,他放棄了遊學各宗講席。當時圓鑒禪師住在會聖岩,一天晚上,夢見畜養了一隻青色鷹,這是吉祥的徵兆。到早上義青禪師來了,圓鑒禪師以禮延請他,讓他看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因緣(指得以形成事物,引起認識和造就業報等現象所依賴的原因和條件。-譯者)。

禪畫空山圖(線描)舒州投子義青禪師,青社李氏之子。七歲時即穎悟異常,前往相寺出家,測試經義得到濟度。他研習百法論,不久嘆道:「三品(即三支,指佛理-譯者)路途遙遠,  自我困窘有何益處?」於是到洛陽聽《華嚴經》,洞曉經義宛若貫串珍珠。他曾讀各大叢林的菩薩偈,讀到某處心裏即自悟本性,猛然省悟道:「佛法須離開文字,怎何以宣講呢?」於是,他放棄了遊學各宗講席。當時圓鑒禪師住在會聖岩,一天晚上,夢見畜養了一隻青色鷹,這是吉祥的徵兆。到早上義青禪師來了,圓鑒禪師以禮延請他,讓他看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因緣(指得以形成事物,引起認識和造就業報等現象所依賴的原因和條件。-譯者)。

過了三年,有一天,圓鑒禪師問他道:「你記得話頭(即公案,公案原指官府判決是非的案例,禪宗借用它指前輩的言行範例,以供參考,學者從中領會禪的意旨。廣義地說,禪宗祖師「上堂」所發表的看法,是公案;師徒間,弟子間的「機鋒」、現存的全部禪師語錄,也都是公案。-譯者)嗎?嘗試舉來看看。」義青禪師打算回答,圓鑒捂住他的嘴。義青禪師了然開悟,於是行禮拜謝。圓鑒道:「你妙悟玄機了嗎?」義青禪師答道:「假若悟透了也必須吐掉。」當時資侍者在旁邊,說道:「青華嚴今日如病得汗。」義青禪師回頭看著他道:「理當堵住你的狗嘴,若再嘮叨,我就要嘔吐了。」從此又經過三年,圓鑒這時才拿出洞山宗旨給他看,完全與義青所悟妙合。圓鑒以大陽禪師的衣缽相托,囑咐道:「代我承續他的宗風,不要長久滯留在此,應該好好保護受持。」於是書偈送行,叫他去依託圓通秀禪師。  義青禪師到了那裏,不參究問疑,只是貪睡而已。執事僧稟報秀禪師道:「禪堂裏有個僧人天天睡覺,應當施行寺院法規。」秀禪師問:「是誰?」執事僧道:「義青上座。」秀禪師道:「不可,待我問過再說。」秀禪師就拖著手杖進了禪堂,見義青正在睡覺,於是敲擊禪床呵斥道:「我這裏沒有閑飯給上座吃了睡大覺。」義青道:「和尚叫我幹什麼?」秀禪師道:「為何不去參神?」義青道:「美食不適合飽人吃。」秀禪師道:「怎奈不認同上座的大有人在。」義青道:「等到認同,又能做什麼?」秀禪師問:「上座曾見過什麼人?」義青答道:「浮山法遠。」秀禪師道:「怪不得如此頑劣無賴。」於是握手相對而笑,一同去方丈禪室。從此,義青禪師道名甚盛。義青禪師示寂(就是涅槃。-譯者)前,書寫一偈道:

兩處住持,無可助道。珍重諸人,不須尋討。

仍下筆就去世了。義青禪師的遺體火化時,有很多靈異現象,獲得的五色舍利,同靈骨一起,在寺北三峰庵造塔安放。

禪畫空山圖(線描)
諸法空寂是禪的一種境界。只要達到這樣的境界才能超悅於世界。從這幅線描空山圖中,可讀出畫者感嘆世界的無常,讀出畫者內心的幽冷和孤獨,讀出他的「身世兩忘,萬念皆寂」的禪味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