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拉登在巴基斯坦境內被擊斃以來,美國和西方輿論一邊倒,或指責巴反恐不力,或指責巴有包庇和縱容之嫌,把國際反恐功勞大包大攬的同時,不惜抹殺巴基斯坦10年的反恐貢獻和犧牲。事實上,巴基斯坦作為反恐前沿國家和美國的重要反恐盟友,如果沒有它這些年的配合和犧牲,斷不能有今天之反恐成就。

從戰略上看,巴基斯坦為國際反恐付出了國家安全利益受損的巨大代價。「9‧11」事件後,巴基斯坦放棄了經營多年的塔利班政權,轉而全力配合美國反恐,使美國能在短時間內蕩平阿富汗,把「基地」組織打得四散奔逃。10年來,巴基斯坦先後從東部印巴邊境抽調10餘萬大軍封堵和圍剿恐怖分子,不惜暫時犧牲優先防範印度的傳統戰略部署,可謂誠心反恐,而並非美國和西方輿論所描繪的兩面三刀。反觀美國,卻坐視和縱容印度擴充軍力,讓巴方有苦難言。

自拉登在巴基斯坦境內被擊斃以來,美國和西方輿論一邊倒,或指責巴反恐不力,或指責巴有包庇和縱容之嫌,把國際反恐功勞大包大攬的同時,不惜抹殺巴基斯坦10年的反恐貢獻和犧牲。事實上,巴基斯坦作為反恐前沿國家和美國的重要反恐盟友,如果沒有它這些年的配合和犧牲,斷不能有今天之反恐成就。

從戰略上看,巴基斯坦為國際反恐付出了國家安全利益受損的巨大代價。「9‧11」事件後,巴基斯坦放棄了經營多年的塔利班政權,轉而全力配合美國反恐,使美國能在短時間內蕩平阿富汗,把「基地」組織打得四散奔逃。10年來,巴基斯坦先後從東部印巴邊境抽調10餘萬大軍封堵和圍剿恐怖分子,不惜暫時犧牲優先防範印度的傳統戰略部署,可謂誠心反恐,而並非美國和西方輿論所描繪的兩面三刀。反觀美國,卻坐視和縱容印度擴充軍力,讓巴方有苦難言。

10年反恐,巴基斯坦還付出了嚴重的國內安全代價。一方面,巴基斯坦打破歷史傳統將軍隊開進一直處於半自治狀態的部落地區,對傳統部落體制的衝擊和由此引發的衝突,在巴基斯坦國內造成長時間的流血動蕩,過去的安寧和諧不復存在。10年來,由反恐問題引發的部落武裝失控、恐怖爆炸多發和教派血腥衝突,使巴國內陷入恐怖與極端勢力肆虐的泥潭,成為了美國反恐戰爭的最大輸家;另一方面,奧巴馬上臺後,還將巴西部由反恐前線變為反恐戰場,更造成了嚴重的後果,巴軍隊先後進剿7大部落中的6個,僅剩下北瓦濟裏斯坦問題尚待解決,幫助美國清除大量恐怖分子。試想,有誰願意將本國國土變為反恐焦土,如此犧牲美國豈能視而不見。

巴基斯坦在反恐問題上,並非像美國輿論指責的那樣「出工不出力」。10年來,巴基斯坦在大大小小的反恐戰役中投入10多萬兵力,共逮捕和擊斃了400多名「基地」分子和上千名極端分子,並把一些重要頭目交給美方,其中不乏「9‧11」事件嫌犯哈立德那樣的重量級人物。巴基斯坦還為美國提供了大量情報線索,拉登被發現最初也得益於巴方提供的情報,而美方卻不把研判結果通知巴方,根本沒把巴方當作平等的反恐盟友看待,而是一切考慮都從美國利益出發。

據巴方統計,巴基斯坦10年反恐的直接和間接經濟損失高達1000億美元,遠遠超過美國在此期間不到200億美元的各項援助。10年反恐,巴基斯坦還付出了高昂的社會政治代價:社會發展失序、安全局勢惡化、部落民眾流離失所。反觀美國2004年以來在巴部落區的無人機轟炸,雖然炸死了1000多名恐怖分子,但卻造成大量無辜平民傷亡,由此激發的反美情緒使巴政府左右為難。巴基斯坦作為反恐前沿國家的貢獻不容抹殺。

如今,美國輿論不檢討在此次行動中的單邊主義和侵犯巴方領土主權的行為,反而欲將巴基斯坦醜化為反恐戰爭進展不順的替罪羊。在坐收擊斃拉登這樣的反恐成果時卻將反恐盟友拋之腦後,並在事後對其口誅筆伐,陷巴基斯坦政府於尷尬境地,甚至將恐怖禍水引向巴方。美國和西方輿論理應公正評價巴基斯坦的反恐貢獻,多從反恐前沿國家角度想問題,多做有利於地區安全和穩定的事情。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