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菅直人內閣官房參事松本健一為中國《東方早報》撰文指出,大地震後日本將迎來歷史上的第三次開國。所謂「第三次開國」,就是指日本要從持續了150年的脫亞入歐路線轉向重視亞洲路線,就是朝著亞洲的方向「開國」。因為美國或許將不再是世界「唯一超級大國」,世界正朝著多極化發展。日本經濟貿易依靠美國的時代業已結束。現在日本與中國的貿易量已超過與美國的貿易。對日本來說,「重視亞洲」才是對保衛國民有意義的日本外交和安全保障。

讀到這番話,不禁使筆者聯想起當年孫中山先生提出的「大亞洲主義」。在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際,縱覽當今世界風雲,重溫革命先行者孫中山留下的歷史箴言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指導意義。

1924年11月28日,孫中山在面對神戶商業會議所等團體的演說中說:「歐洲近百年是什麼文化呢?是科學的文化,是注重功利的文化……這種專用武力壓迫人的文化,用我們中國的古話說就是『行霸道』,所以歐洲的文化是霸道的文化。但是我們東洋向來輕視霸道的文化。還有一種文化,好過霸道的文化,這種文化的本質,是仁義道德……這種要人懷德的文化,我們中國的古話就說是『行王道』。所以亞洲的文化,就是王道的文化。自歐洲的物質文明發達,霸道大行之後,世界各國的道德,便天天退步。」

最近,菅直人內閣官房參事松本健一為中國《東方早報》撰文指出,大地震後日本將迎來歷史上的第三次開國。所謂「第三次開國」,就是指日本要從持續了150年的脫亞入歐路線轉向重視亞洲路線,就是朝著亞洲的方向「開國」。因為美國或許將不再是世界「唯一超級大國」,世界正朝著多極化發展。日本經濟貿易依靠美國的時代業已結束。現在日本與中國的貿易量已超過與美國的貿易。對日本來說,「重視亞洲」才是對保衛國民有意義的日本外交和安全保障。

讀到這番話,不禁使筆者聯想起當年孫中山先生提出的「大亞洲主義」。在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際,縱覽當今世界風雲,重溫革命先行者孫中山留下的歷史箴言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指導意義。

1924年11月28日,孫中山在面對神戶商業會議所等團體的演說中說:「歐洲近百年是什麼文化呢?是科學的文化,是注重功利的文化……這種專用武力壓迫人的文化,用我們中國的古話說就是『行霸道』,所以歐洲的文化是霸道的文化。但是我們東洋向來輕視霸道的文化。還有一種文化,好過霸道的文化,這種文化的本質,是仁義道德……這種要人懷德的文化,我們中國的古話就說是『行王道』。所以亞洲的文化,就是王道的文化。自歐洲的物質文明發達,霸道大行之後,世界各國的道德,便天天退步。」

孫中山談到「大亞洲主義」時,充滿對埃及、印度、尼泊爾、阿富汗等亞洲國家爭取獨立的同情,對歐美列強推行霸道的鄙視。他說:「東方的文化是王道,西方的文化是霸道;講王道是主張仁義道德,講霸道是主張功利強權。講仁義道德,是由正義公理來感化人;講功利強權,是用洋槍大炮來壓迫人。」

孫中山指出:「要造成我們的大亞洲主義,就應該用我們固有的文化作基礎。要講道德、說仁義,仁義道德就是我們大亞洲主義的好基礎。」他十分清楚,「對於歐洲人,只用仁義去感化他們,要請在亞洲的歐洲人,都是和平的退回我們的權利,那就像與虎謀皮,一定是做不到的。」因此,孫中山強調:「要學歐洲的科學,振興工業,改良武器。不過我們振興工業,改良武器,來學歐洲,並不是學歐洲來消滅別的國家,壓迫別的民族的,我們是學來自衛的。」關於要行王道必先有霸業實力的思想,始見於中國2600多年前的《管子》。然而,或許正是由於當今世界的某些決策者仍然信奉霸道,而對王道卻一無所知,所以才對中國增強國防力量抱有偏見,從而導致其對華政策總是含有近乎敵意的過於警惕。

面對日本,孫中山曾發出肺腑之言:「我們講大亞洲主義,以王道為基礎」,「你們日本民族既得到了歐美的霸道的文化,又有亞洲王道文化的本質,從今以後對於世界文化的前途,究竟是做西方霸道的鷹犬,或是做東方王道的干城,就在你們日本國民去詳審慎擇。」這些話放到今天的日本難道不是同樣適用嗎?

遺憾的是,孫中山發表完這篇著名的演講後3個多月便病逝了。如今86年過去了,看看當今世界,美國在伊拉克的進退兩難、英法等國在利比亞的所作所為,日本在亞洲的戰略彷徨,更令人對孫中山當年的深邃思想與遠見卓識肅然起敬。真理之光將永放光芒!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