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居陋室,且周圍環境不佳。每到夏天,深受蚊子騷擾之苦。某夜,悶熱難當,蚊子十分猖獗,輪番進攻,前仆後繼。吾萬般無奈,只得呼妻點燈,一同剿「匪」。雖使出渾身解數,卻收效甚微。望著耀武揚威的蚊子,吾忿然道:「可惡,真乃十足的『貪官』!」妻見吾作咬牙切齒狀,一臉驚愕:「蚊子與貪官風馬牛不相及,豈能把狗與耗子相提並論?」君不見二者驚人相似,不信,聽吾細細道來。

吾居陋室,且周圍環境不佳。每到夏天,深受蚊子騷擾之苦。某夜,悶熱難當,蚊子十分猖獗,輪番進攻,前仆後繼。吾萬般無奈,只得呼妻點燈,一同剿「匪」。雖使出渾身解數,卻收效甚微。望著耀武揚威的蚊子,吾忿然道:「可惡,真乃十足的『貪官』!」妻見吾作咬牙切齒狀,一臉驚愕:「蚊子與貪官風馬牛不相及,豈能把狗與耗子相提並論?」君不見二者驚人相似,不信,聽吾細細道來。

蚊子生性怕光,因此,總是在夜深人靜之時大肆行兇;貪官歷來喜暗,所以往往是在神不知鬼不覺之機瘋狂作案。

蚊子的嘴臉上顯露的是「兇狠」:它不管老幼,不挑肥瘦,只要有鮮血,張口便吮,因此它常常腹囊如鼓。貪官的骨子裡隱藏的是「貪婪」:他不問公私,不擇多寡,只要是錢財,伸手就撈,故而他往往賊膽包天。

蚊子善於欺騙。吸血之前,它總要先吐出毒液,以麻醉人的肌體。它喜嗡嗡作態:「一點不痛,就吸一口!」貪官巧於偽裝。下手之初,他常常故作假像,以放鬆人的警惕。他愛振振有詞:「我最痛恨腐敗,我如明月清風!」

蚊子與「骯髒」相伴。只要哪裡有陰暗潮濕,它就可以在哪裡生兒育女,落戶安家。貪官與「腐敗」孿生。只要哪裡有權錢交易,他就能夠在哪裡納妾藏嬌,安營紮寨。

蚊子是「病菌」的「攜帶者」。凡是被它叮咬的肌膚,不但會皮紅肉腫,還會感染瘧疾、登革熱……甚至危及卿卿性命。貪官是「毒瘤」的「生長源」。凡是他涉足的地方,不但會毒化「空氣」,還會引起「潰爛」、「敗血症」……直至有損泱泱社稷。

蚊子的奮鬥目標是為食而死。因此它視死如歸,有喝就喝,不怕巴掌高舉。貪官的人生哲學是因利而忙,所以他鋌而走險,能貪則貪,哪管利劍明懸。

蚊子能傾刻「溫飽」,貪官可一夜「暴富」。

蚊子人見人打,貪官人見人恨。

……

但是,蚊子再倡狂,也躲不過冬天,冬天一到,它就得壽終正寢。貪官再狡猾,也逃不脫法網,法網一張,他只好束手就擒。

企盼冬天早點來到,但願法網時時張開。

聽吾一番「坐而論道」、「高談闊論」,妻興然、釋然、豁然、坦然。而蚊患仍未根除,夫妻相依無眠,以待天明,不知不覺,雞鳴狗吠,東方既白。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