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五年,我又重訪了美國西雅圖城。周末,我邀請了華盛頓州中華美術家協會歷任會長鄧作列先生、林忠平和王憶琴女士,在Bellevue鎮的小山寓所相聚。久別重逢的喜悅,讓我們忘乎所以地暢談至深夜。晚餐後,我的小孫女給三位客人演奏小提琴助興,為答謝小孫女,大家提議為她畫一張合作的小品,鄧先生首先執筆畫三條神仙魚。畫魚是鄧先生的拿手行家,他運筆沉著,造型準確生動,水墨濃淡相得益彰,形態栩栩如生,右邊兩條魚一前一後,相隨游嬉,左邊一條向前游時忽然轉身回首,與右邊兩條魚互相呼應,此乃一剎那的游弋動態,非常生動。

時隔五年,我又重訪了美國西雅圖城。周末,我邀請了華盛頓州中華美術家協會歷任會長鄧作列先生、林忠平和王憶琴女士,在Bellevue鎮的小山寓所相聚。久別重逢的喜悅,讓我們忘乎所以地暢談至深夜。晚餐後,我的小孫女給三位客人演奏小提琴助興,為答謝小孫女,大家提議為她畫一張合作的小品,鄧先生首先執筆畫三條神仙魚。畫魚是鄧先生的拿手行家,他運筆沉著,造型準確生動,水墨濃淡相得益彰,形態栩栩如生,右邊兩條魚一前一後,相隨游嬉,左邊一條向前游時忽然轉身回首,與右邊兩條魚互相呼應,此乃一剎那的游弋動態,非常生動。畫完我們補筆,畫點礁石水藻之類補景,讓水波產生蕩漾之感。最後大家議以《神仙境》為題讓我落款。這樣就體現了借魚寄情的人文思維了。魚是我國傳統國畫永恆的主題之一,最早在公元前4500至2500年間的「仰韶文化」半坡彩陶圖案中就已經採用。後來公元前200多年,道學家莊子和惠子同游濠梁觀魚,一段「魚之樂」的有趣答辯,成了千古傳頌的佳話,莊子的人文美學思維和閑情逸致,成了傳統文化藝術的經典,他的理念一直影響著中華文化的美學思想。鄧先生善重彩畫鯉魚,他畫的鯉魚往往一群群地很多,都是巨幅大作,奔放大氣,畫中領頭的幾條紅鯉魚都肥大健美,顏色鮮艷,畫眼烱烱有神,游姿生動,活靈活現,其他隨後的眾多鯉魚,前後追逐,浩浩蕩蕩,氣勢非凡。鯉魚是中國畫傳統的吉祥題材之一,詩經中記載,周文王喜鑿池養鯉。孔子的兒子出生時魯昭公賜鯉魚為賀禮,所以孔子的兒子取名「鯉」,字伯魚。唐代李姓為帝,「李」「鯉」同音,鯉即成為皇族的象徵,因而有「鯉魚跳龍門」之說,而在民間魚與「余」諧音,又有吉祥寓意「年年有餘」的民諺利語,因此魚的題材深受廣大民眾所喜愛。鄧先生畫鯉魚不僅為了市場需求,其學術性價值也不容忽視,在用色、用墨、用水等繪畫語言上的探索和畫面的空間處理都別有新意,與眾不同,而形成了自己的風格。他畫的魚群很多時隱時現地隱約於水藻之中,筆下的池水也不是傳統的留白,而是輕柔波動的墨色表現,清澈渺茫,畫得深厚華滋,充實飽滿,充分表現了魚群的活躍氣勢和詩情洋溢的意趣。

鄧先生在美國生活了二十多年,親歷美國社會華僑對中華文化的提升和貢獻。他的畫廊「樂雅齋」就座落在西雅圖華埠中華門牌樓的邊上,這裡聚居了許多華僑,有華僑和各種社團及商店,和美國各地的唐人街一樣,日常生活在自己的圈子裡,購物、娛樂、語言溝通等方面都形成了自己的中華文化圈。尤其是近二、三十年中國經濟起飛,國力強盛,民族復興,在抵禦全球金融危機中發揮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中文也成為美國主流社會的語言,華僑恢復了民族的自豪感,不願順從美國的主流文化。在藝術界,去追隨西方現代主義或後現代主義的人也是非常少數,像鄧作列先生就是一位始終保持現實主義態度的中國水墨畫家,他堅持以形寫神,形神兼備,著力於氣韻生動的旨趣構思創作,注重精神性的表達,在吸收西方藝術營養中使中國水墨畫,富有時代感。他的作品始終散發著中國畫的氣息,成為美國西部一顆中華文化閃亮的星,因而為美國移民社會多元化格局作出了貢獻。

2009年初,全美最大郡之一的金郡,郡長朗森士簽署了一份公告,宣稱在金郡一個多元民族文化的聚合點,為了讓大家高度地認識到不同藝術和文化的存在,豐富該地文化藝術生活,特表彰鄧作列先生在文化藝術方面作出的貢獻,並宣佈每年2月28日為「鄧作列日」,僑胞們深受鼓舞,並引以為自豪。

鄧先生是一位畫路很廣的畫家,他的山水、花鳥、人物都是里手行家,秉承了中國畫嶺南派的風格技藝,又借鑒了西方繪畫的理念和手法,把中國畫拓展出了一塊新的花圃園地,近幾年他畫荷也很多,很有看點,在表現方法和意境上都跳出國內一些畫家純水墨的藩籬,用岩彩畫的方法,大膽設色,層層疊加,製出斑駁的肌理效果,表現出歲月印記的皺痕,把造境寫意融納在一種遠離世俗的肅穆空間的環境之中,蘊含了亘古超脫塵世的滄桑感,顯得高潔、優雅、靜穆、和諧的精神陶治。他在不同題材的創作中都努力發掘水、墨、色等媒材的潛力,從習慣的筆墨方式中解放出來,減少傳統的用筆和皺法,運用墨拓、水拓、色拓、粉拓、揉拓、噴灑等工藝,創造物象和空間的新奇效果,以極厚重的形式營造圖式,創造份量、深度和空靈,在自然渺茫的肌理中提取精神意韻,在反覆實踐的偶然中獲得必然,在良苦用心中得到喜悅,讓畫面境界豐富多變,意境生氣蓬勃,延伸思緒和感知,體現物我兩忘,天人合一的境界。

鄧作列先生的藝術成就,首先來源於他對祖國的熱愛,對中華民族的熱愛,2009年他應邀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六十華誕慶典觀禮,並創作了一張巨幅《錦鯉圖》贈送給廣東省僑聯,畫中題詩云:「旭日生輝國運隆,春風和氣萬民豐。歡天喜地盈萬里,笑逐顏開錦繡中。」又在今年辛亥革命百年之慶畫展的一幅錦繡中華鯉魚圖中題詩云:「天下思歸業大同,神州遍地沐春風。齊奔星道千秋頌,綿繡中華鯉躍東。」表達了自己對祖國太平盛世、經濟發展、民族復興的喜悅心情和慶賀之意。其次是他對中華傳統文化精神的深刻體悟,能將傳統國畫嶺南派素養和根底與西方藝術相融合。第三是他具有不斷創新,反覆實踐的進取之心,並不斷思考傳統理念和現代審美觀念參照和通融,在繼承傳統中國藝術精神的狀態下,融中西之法,不斷創新,拓展了獨具風範的現代意味的中國水墨畫。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