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全球媒體都注意傾聽正在慶賀中共90歲華誕的中共領導人胡錦濤的聲音。這聲音出乎很多海外媒體意料,不少敏感的記者迅速發出報道,「中國沒有沾沾自喜」。正如西班牙中國問題專家馬埃斯特羅發現,胡錦濤講話「始終對自身面臨的困難和問題保持著高度清醒和警惕」。

胡錦濤甚至將之提到「危險」的高度,稱中共面臨「四大考驗」——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面對「四大危險」——精神懈怠的危險,能力不足的危險,脫離群眾的危險,消極腐敗的危險。對一向習慣於在祝壽中有歡呼傳統的中國來說,中共最高領導人選擇這樣的時機,以充分的篇幅坦承「危險」並條分縷析地闡述應對之策,是頗不尋常的。

7月1日,全球媒體都注意傾聽正在慶賀中共90歲華誕的中共領導人胡錦濤的聲音。這聲音出乎很多海外媒體意料,不少敏感的記者迅速發出報道,「中國沒有沾沾自喜」。正如西班牙中國問題專家馬埃斯特羅發現,胡錦濤講話「始終對自身面臨的困難和問題保持著高度清醒和警惕」。

胡錦濤甚至將之提到「危險」的高度,稱中共面臨「四大考驗」——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面對「四大危險」——精神懈怠的危險,能力不足的危險,脫離群眾的危險,消極腐敗的危險。對一向習慣於在祝壽中有歡呼傳統的中國來說,中共最高領導人選擇這樣的時機,以充分的篇幅坦承「危險」並條分縷析地闡述應對之策,是頗不尋常的。

那麼,中共如何能在新時代涉險過關?胡錦濤也提供了一把屢試不爽的「鑰匙」,也就是他的講話中不斷閃現的一個極其引人注目的高頻詞——「人民」,它幾乎出現在每一個重要段落的字裡行間。他說:「來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務人民,是我們黨永遠立於不敗之地的根本。」

是的,中共90年曾經遭遇重重危機,一直在披荊斬棘,靠的是什麼?我們可以從中共的歷史經驗中去追尋答案。

上世紀20年代初,在最早的中國共產黨宣言中曾有這樣的句子:「引導革命的無產階級去向資本家爭鬥,並從資本家手中獲得政權」,「並要將這政權放在工人和農民的手裡」。

1945年,毛澤東說:「我們共產黨人區別於其他任何政黨的又一個顯著的標誌,就是和最廣大的人民群眾取得最密切的聯繫。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

今天,胡錦濤說:「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繫、利為民所謀。」

這條脈絡十分清晰。謀求全人類解放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最終指向,而在中國,帶領中國人民創造幸福生活,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則是中共一以貫之的使命。

而人民的支援,更是共產黨人最根本的支撐力量,讓中共在完成使命的道路上無數次絕處逢生。

1935年,紅軍長征翻雪山、過草地,堪稱艱苦卓絕。這支衣衫藍縷的軍隊,連拿了百姓一根針、弄斷了紡羊毛的一根細竹棍都要付錢,讓曾經畏各路軍隊如虎的當地農民,甘願冒死相從。

2008年汶川地震。當年中央紅軍長征路線成了搶險救災的「生命線」。當年支援過紅軍的鄉民後代,也把救援和幫助重建的部隊當成親人,藏民戈爾喜說:「我要告訴子子孫孫,曾經有遠方來的親人像紅軍一樣為我們犧牲。只要我們在一起,就沒有什麼坎邁不過去。」

中國共產黨人在90年征程中經受了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考驗,進入新時期,還須迎接富貴不能淫的嚴峻考驗。堅守使命90年,其動機和支撐,正是被戈爾喜一語道破的中共「秘密武器」——也就是中共最高領導人胡錦濤和中國最基層的藏族農民不約而同悟出的同一個結論:只要和人民在一起。

如果這樣的聲音,能被中共所有黨員傾聽並付諸實施,相信什麼樣的「危險」都將化危為機:「密切聯繫群眾是我們黨的最大政治優勢,脫離群眾是我們黨執政後的最大危險。我們必須始終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