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人的催眠術,能控制活人聽從指揮,但不能控制死人,只能控制人幾個小時,而不能控制幾個月的時間。可是在貴州湖南交界處卻有一種趕屍術,由人在死屍上施一種法術,死屍就能聽人的指揮,讓走就走,讓停就停,可以連續控制幾個月。這種現象用我們的常理似乎沒辦法解釋,並且與平常我們所見到的因感觸或某種電氣作用而發生的屍變現象也大不相同。



西洋人的催眠術,能控制活人聽從指揮,但不能控制死人,只能控制人幾個小時,而不能控制幾個月的時間。可是在貴州湖南交界處卻有一種趕屍術,由人在死屍上施一種法術,死屍就能聽人的指揮,讓走就走,讓停就停,可以連續控制幾個月。這種現象用我們的常理似乎沒辦法解釋,並且與平常我們所見到的因感觸或某種電氣作用而發生的屍變現象也大不相同。

貴州有一些以販木為生的商人,每年春天江水上漲時,總是把木材連編成木筏,順水撐到湖南常德等地,然後將木筏拆開變賣掉,再從陸路還鄉。這其間如果有病死的夥伴,因為路途遙遠,屍體不容易運回家去,同行的人就往往施行趕屍術。然而這種法術必須有兩人同時施行,才能有效。方法是一人在前面手持長幡引導,另一人手裏捧著一碗水緊跟在屍體後面(碗中清水中一定要放一道咒符),水只要不潑掉,屍體就不會倒下。看上去屍體和活人形狀沒有什麼差別,只是不會說話。屍體走路和活人稍微有點不同,人走它也跟著走,人停也跟著停,純粹跟隨著二人的步伐行動。到傍晚投宿旅店時,旅店主人一看到他們,就知道是送屍的人,必定另外預備一間房子讓他們居住。(這種趕屍人常常不絕於道,因此那個地方的客店都專預備一個房子招待他們。)二個送屍入睡在床上,屍體就站在門側旁。湖南有句諺語,叫「三人住店,兩人吃飯」,就是指的這種情況。將到老家的前一天,屍體必定會給家人托夢,家人就趕快將棺材棺衣預備齊全。屍體到了家,就挺立在棺材旁,施術的本將碗裏的水往地上一潑,屍體就立刻倒下。這時家人必須趕忙給它穿衣盛斂,否則的話屍體就會立即變化,呈現出腐敗的形狀。(如果已死了一個月,屍體就呈現出一個月的腐爛狀況。依此類推。)

宣統已酉年(1990)秋,六安人楊寬夫客居在湘中,曾在長沙城外親眼看見過送屍。黔陽人黃澤生曾經率軍駐紮在川邊,一天,軍營外邊突然人聲喧嘩,他忙詢問是怎麼回事,士兵們告訴他外面有人押解著屍體經過,屍體能夠自己行走。於是他也出去觀看,只見路上有一人拿著一面布幡前面尋路,一個屍隨立著,隨著那個人非常機械地行走。他忙喊住那個送屍人,詢問原因,那人說:「這個同伴在旅途中死了,沒有辦法準備棺材,特意用法術驅使它自己行走,回家收歛。」問他是用什麼方法,他說:「我的職業就是如此,怎麼能把秘密輕易地告訴別人呢?」問他離家還有多少路程,他說:「大約四五天就可到家。」又問他晚上住宿時怎麼辦,他說:「讓它站在門側旁就行了。」澤生派人檢查了一下,果真是一具死屍。當時營地裏的士兵全都出來觀看,幾百人都看到了這種情景。澤生又向當地人詢問此事,都說:「這種事情我們這裏常有,不值得大驚小怪。」

上述小文是兩宗百多年前,前人記下來的趕屍奇事,但非常不合醫學邏輯,古時民智低落,每多奇聞,附會迷信之說,絕不可信,緣載只供讀者作消閑一讀如已!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