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初用刺配是沿後晉之制作為對死刑的寬恕之法來使用的,多由皇帝親自決定。宋太祖時制定的《宋建隆重詳定刑統》未規定刺配之法。太祖開寶八年(九七五)發布了「嶺南民犯竊盜,贓滿五貫到十貫者,決杖、黥面、配役」的詔令,使刺配成了定制。這種刑罰的刑具便是針、杖、道里。後來,這類詔令越積越多,到神宗熙寧三年(一零七零)就有刺配之法二百多條,宋孝宗淳熙(一一七四至一一八九)時增至五百七十條。這樣刺配便成了使用非常頻繁的一種刑罰,而且早已失去了寬恕死刑的意義。這樣,刺配便成了流刑的一種特殊形武,所以刺配的主刑仍是流放到荒遠地方,刑具當是道裏,而黥刑的針和決杖的杖則是附加刑具了。

 

最喜施行黥刑的帝皇宋太祖趙康胤

 

宋初用刺配是沿後晉之制作為對死刑的寬恕之法來使用的,多由皇帝親自決定。宋太祖時制定的《宋建隆重詳定刑統》未規定刺配之法。太祖開寶八年(九七五)發布了「嶺南民犯竊盜,贓滿五貫到十貫者,決杖、黥面、配役」的詔令,使刺配成了定制。這種刑罰的刑具便是針、杖、道里。後來,這類詔令越積越多,到神宗熙寧三年(一零七零)就有刺配之法二百多條,宋孝宗淳熙(一一七四至一一八九)時增至五百七十條。這樣刺配便成了使用非常頻繁的一種刑罰,而且早已失去了寬恕死刑的意義。這樣,刺配便成了流刑的一種特殊形武,所以刺配的主刑仍是流放到荒遠地方,刑具當是道裏,而黥刑的針和決杖的杖則是附加刑具了。

北宋刺配中的決杖,就是用杖擊打犯人的脊背。如林沖被杖脊二十,武松被杖脊四十。配役起初多是送往西北邊區服軍役,因稱「配軍」、「配隸」、「刺配」等。後來,由於犯人常逃亡塞外,勾結外族入侵,遂改登洲(今蓬萊)沙門島、通州(今南通)海島和廣南(今兩廣部分地區)地方。有時也發配內地他州。如宋江為濟州人,刺配江州牢城,林沖從開封府刺配滄州牢城。

刺即古代黥刑的復活。魏晉時期屢議恢復肉刑,但肉刑一直沒有真正恢復,宋代無恢複肉刑之議,卻承五代之制實際地恢復了古代肉刑中的黥刑。北宋時,黥面之刑一律改為針刺,刺墨的位置有刺面、刺額角和刺耳後的區別。刺墨的紋絡也有不同,有的刺字,有的刺其他圖形。如對強盜罪不處死刑的,於額上刺「強盜」二字,這與南朝宋刺「劫」字同出一轍。對一般犯盜罪的,於耳後刺環形。對應當受流刑、徒刑者刺成方狀,應當受杖刑的刺成圓狀,刺墨的深度也有幾種不同情況,一般依發配地區的遠近而定。配本城的刺四分;配牢城的刺五分;配沙門島和遠惡州軍的刺七分。開始,刺配不分尊卑貴賤,凡犯必刺。宋神宗熙寧二年  (一零六九),比部郎中、知房州張仲宣坐枉法贓應絞,按貸死之法,應杖脊配海島。知審刑院蘇頌援古「刑不上大夫」之意為其說情。以為張仲宜為五品官,有罪應處死亦得乘車就刑。如果加黥使為徒隸,恐因此而有損高官權貴的尊嚴。神宗准其奏,遂免張仲宣杖、黥,只流放賀州。從此,凡命官犯罪不加杖決、刺面,因而他們也就免受針、杖這種刑具之苦。此外,田主毆殺佃戶應配役者,一般也是配而不刺。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