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潔瓊 ——國家和民主黨派德高望重的老一輩領導人

著名的社會學家、法學家、教育家,傑出的社會活動家,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始人之一和卓越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第七屆、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中國民主促進會第七屆、八屆、九屆中央委員會主席和第十屆、十一屆名譽主席雷潔瓊同志,因病於2011年1月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6歲。

著名的社會學家、法學家、教育家,傑出的社會活動家,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始人之一和卓越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第七屆、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中國民主促進會第七屆、八屆、九屆中央委員會主席和第十屆、十一屆名譽主席雷潔瓊同志,因病於2011年1月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6歲。

 

雷潔瓊同志1905年9月出生在廣東台山的一個華僑之家,從小就受到新思想新文化的熏陶。1924年赴美國留學,在加州大學選修化工、斯坦福大學選修遠東問題,後到南加州大學攻讀社會學,並獲得碩士學位。1946年後任燕京大學社會係教授。1949年出席了政協第一屆全國委員會全體會議,後任中國新政治學會副秘書長、政務院文教委員會委員。1953年後任北京政法學院副教務長、國務院專家局副局長。1973年後任北京大學國際政治係教授、社會學係教授。1977年後,歷任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長,全國婦聯副主席,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會長、名譽會長,北京大學社會學係教授、博士生導師等職務。

雷潔瓊同志是第一、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第七、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政協第一屆全國委員會全體會議代表,政協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委,政協第六屆全國委員會副主席。

雷潔瓊同志是偉大的愛國主義者。1919年,年僅14歲的她就積極參加五四運動,登台演講痛陳北洋政府賣國罪行,怒斥帝國主義強盜行徑。1935年一二‧九運動爆發,她與學生一起冒著凜冽寒風並肩遊行,是燕京大學唯一參加遊行的女教師。1936年冬,她作為慰問團團長,率燕京大學師生赴前方慰問參加綏遠抗戰的將士。1946年6月,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組織上海各界人士赴南京和平請願團,她是請願團中最年輕的代表。在南京下關車站,請願團遭到國民黨特務暴徒的毒打,她身負重傷。血淋淋的現實,使她在光明與黑暗的決戰時刻,更加深刻認識到國民黨政府的反動本質,從此堅定了跟中國共產黨走的決心。新中國成立後,她以強烈的愛國熱忱投身國家建設,在參政議政和科研教學的不同崗位,為社會主義事業貢獻了全部精力和智慧。1998年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後,雖然年逾九旬,她依然心係國家、心係人民,念念不忘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

雷潔瓊同志是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在江西參加抗日救亡運動期間,她就和中國共產黨有了密切的交往。「下關事件」後,毛澤東、朱德發電報表示慰問,周恩來、鄧穎超等親自前往慰問。她積極響應中共中央提出的「五一口號」,1949年奔赴西柏坡與中國共產黨共商國是,受到毛澤東等領導人的親切接見,從此開始了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與中國共產黨肝膽相照、親密合作的一生。同年9月,她出席了政協第一屆全國委員會全體會議,並參加了開國大典。新中國成立後,無論崗位如何變化、處境怎樣坎坷,她對中國共產黨和新中國的熱愛都矢志不移。「反右」期間丈夫被錯劃為右派,「文化大革命」期間又經受各種風浪,她都始終沒有動搖忠貞信念。她堅決擁護中國共產黨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路線和方針政策,認真學習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學發展觀,擁護中共中央提出的一係列治國理政新思想新舉措。在長期的革命、建設、改革事業中,她與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中共中央領導人建立了深厚友誼,是中國共產黨值得信賴的摯友和諍友。她曾深情地回憶說,幾十年的經歷充分表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這是千真萬確的真理。

雷潔瓊同志是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始人之一和卓越領導人。抗日戰爭勝利後,為了反對國民黨獨裁統治、推進中國民主政治發展,在中國共產黨的影響和幫助下,1945年12月30日,她與馬敘倫、王紹鏊等人在上海發起成立了中國民主促進會。她長期擔任民進中央的主要領導職務,是第六屆民進中央副主席,第七、八、九屆民進中央主席,1997年以後擔任民進中央名譽主席。她帶領廣大民進會員,繼承和發揚與中國共產黨親密合作的優良傳統,圍繞中心、服務大局,積極履行參政議政、民主監督職能,切實加強自身建設,開創了民進工作新局面。她歷來主張中國民主促進會要為我國教育事業的改革和發展出力,發揮在教育領域的優勢,開展智力支邊、咨詢服務等活動。在她的倡議下,民進中央設立了尊師重教基金會,並提出了《關於切實貫徹<義務教育法>、加強基礎教育的幾點建議》等有價值的意見和建議,受到中共中央的高度重視並被吸收採納。晚年從民進中央領導崗位退下來後,她仍然關心中國民主促進會的新老交替和政治交接,關心廣大民進會員特別是青年會員的成長,多次囑咐年輕一代要發揚優良傳統,以黨為師、立會為公、參政為民、服務為本。她為推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不斷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作出了傑出貢獻。

雷潔瓊同志是著名的社會活動家。她在擔任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領導職務期間,積極參加國家政治生活,參與國家大政方針和重要事務的協商。她認真履行憲法和法律賦予的職責,積極參與一係列重要法律的起草、審議和修改完善工作,組織並直接參加多部重要法律實施情況的執法檢查,高度重視並積極推動代表議案和建議辦理工作,為推進新時期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她十分注重調查研究,始終堅持融學術活動於社會服務之中,圍繞祖國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建言獻策、參政議政。她先後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和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1986年,已81歲高齡的她親自到香港聽取各界對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的意見,短短20天時間參加各種座談會達110次之多,為在港澳順利實現「一國兩制」、促進祖國和平統一作出了重要貢獻。她廣交海內外朋友,多次率領或參加代表團出國訪問,足跡遍及五大洲,在國際講壇上一次次發表演講,傳播和展示我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成就,介紹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介紹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建設情況,為促進我國與友好國家的合作交流、發展中國人民與世界各國人民的友誼發揮了積極作用。

雷潔瓊同志是國內外享有盛譽的社會學家、法學家、教育家。在長達70余年的學術生涯中,她撰寫了大量有關婚姻、婦女、兒童等問題的社會學論文,為中國社會學的成長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她繼承發揚社會調查的優良傳統,指導課題組對北京、上海、天津、南京、成都五大城市的家庭生活進行了新中國成立後首次大規模的問卷調查,揭示了社會變遷過程中家庭作為社會細胞所發生的深刻變化,分析了家庭結構小型化趨勢對經濟社會各方面可能產生的影響。她十分關注婦女問題和教育事業,早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就發表了《中國家庭問題研究討論》、《農村婦女地位研究》等重要論文。新中國成立後,她又多次發表論文專著,在許多場合積極呼吁保護婦女權利。她一生鐘情於教育,自1931年留學歸來執教燕京大學後,始終在教育園地孜孜不倦地耕耘著。她經常說,「振興中華、教育為本」,認為「尊重知識、尊重人才」是發展教育的根本支撐點,多次呼吁提高教師待遇、保障教育經費、關注失學青少年。耄耋之年,仍先後參與了義務教育法、教師法、教育法等法律的制定,並深入全國各地進行執法檢查和調查研究,為新中國教育事業發展和法制完善忘我地奔波操勞。

雷潔瓊同志的一生是光輝的一生,是追求真理的一生。在向往光明和追求進步的探索中,她選擇了同中國共產黨風雨同舟、榮辱與共的道路,畢生致力於國家的發展與進步,致力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殫精竭慮、不懈奮鬥。她顧全大局,堅持原則,胸懷坦蕩,平易近人,具有崇高的道德風范和人格魅力,贏得了廣大人民的尊敬和愛戴。她高尚的品格、無私奉獻的精神永遠值得我們學習。

雷潔瓊同志永垂不朽!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