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待產的準媽媽,還是準備懷孕的新婚女性,有著深厚「屬相」情結的中國人正以高漲的熱情掀起壬辰龍年的嬰兒潮,似乎已成不爭的事實。

無論是待產的準媽媽,還是準備懷孕的新婚女性,有著深厚「屬相」情結的中國人正以高漲的熱情掀起壬辰龍年的嬰兒潮,似乎已成不爭的事實。

到底會有多少「龍子龍女」在龍年春節後降生尚未可知,但不少地方的婦產醫院早已是「人滿為患」,這一浸滿父母對子女美好期盼的生育大潮在為千家萬戶帶去添丁歡樂的同時,也給社會帶來了周期性壓力的隱憂。

中國在公曆1月23日迎來農曆壬辰龍年新年,有專家預計,扎堆生育將使龍年出生的嬰兒較往年增長5%。

其實看似能帶來好運的生育規劃,卻孕育著真實可期的煩惱。上一個龍年恰逢2000年,資料顯示,千禧龍年的嬰兒潮直接導致了部分地區6年後的入學難。濟南某單位職工楊勤的女兒出生在2000年。她告訴記者,因為同齡孩子多,女兒入小學時非常緊張,學校招160個,報名的有500多人。

而眼下的龍年扎堆懷孕帶來的壓力已率先在醫院顯現出來。有20多年從醫經驗的山東省千佛山醫院產科主任郭偉說,歲末年初產科門診的接診數量陡增,比去年同期高出二成左右,預計春節後還會有所增長。

濟南市婦幼保健院產房護士長王成香說,醫院已提前做好了準備,啟用了新病房,增加了病床和醫務人員,從各個方面盡量滿足增長的生育需求。

近期報道表明,不僅是山東,在廣東,大量剛剛步入生育年齡的「80後」算著日子計劃生「龍寶寶」;北京有的婦產醫院已開始限制懷孕建檔的數量,且先到者先得;在西部的寧夏銀川市,從去年11月開始,市內各大醫院前來產檢的孕婦大增,比平日增加約兩成左右。

山東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王忠武認為,中國崇尚龍,講究天人合一,選擇龍年生育是文化理性選擇,但過分注重「良辰吉日」,文化理性必將與經濟和社會理性相排斥。經驗表明,生育高峰出現直接導致人均資源分配緊張,最初的表現就是嬰兒從出生時就面臨醫療資源分配問題。

王忠武提醒,為子女選擇龍作為屬相,雖寄託了「望子成龍」的美好期待,但成為嬰兒大潮中的一員也將為他們將來成材人為地造成障礙,競爭加劇、成本加大,「成龍」反而增加了難度。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