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初年新文學,新詩大興,當年新文學大將徐志摩所作長短句新詩,清麗脫俗,為一般青年與學界所喜,可惜天不假年,徐氏於52年前墜機殞命,他的愛妻,亦為新文壇著名詩人陸小曼有不少悼唁夫君的文章在全國大少報刊登載,讀了令人腸斷。下面是當年上海申報畫刊記者簡短的報導。

民國初年新文學,新詩大興,當年新文學大將徐志摩所作長短句新詩,清麗脫俗,為一般青年與學界所喜,可惜天不假年,徐氏於52年前墜機殞命,他的愛妻,亦為新文壇著名詩人陸小曼有不少悼唁夫君的文章在全國大少報刊登載,讀了令人腸斷。下面是當年上海申報畫刊記者簡短的報導。

北平大學教授徐志摩氏,於十一月廿日由京乘飛機北上,在濟南遇霧,觸山慘死。徐氏著有《猛虎集》、《志摩的詩》等書行於世,為提倡新文學之健者。識與不識,聞者皆表示悼惜。

大詩人英年喪生,不少人喻為一九三一年,真個成了我們中華民族的歷劫年季了。當我們聽到詩人徐志摩在濟南墜機傷身時,我們眼前浮現起一隊魔母妖精們在昆崙山腳一片草原上舞蹈,恣意地張牙弄爪舞蹈。

我們真是又悲憤又沉痛,回想到詩人的一生,他竟如紅褪的蓮瓣給秋風吹落溷泥裡,完了他匆匆草草的一生。

當年的「申報畫刊」記者憂傷報導稱:最近兩個月內,我們聽到木屐兒在東北鞭打我們赤體同胞的劈拍聲,我們聽到十萬倭騎追趕在馬占山軍後的呼喊聲,我們雖然為中華民族捏上一把汗,可是,又有誰夢想到我們的詩人,他在這國難中,會如紅褪的蓮瓣給秋風吹落溷泥裡,完了他匆匆草草的一生!

當詩人生時,我們只知道他是個詩人,是晚近一個別具風格的詩人。他為小草寫了不少的碎句,他為流水留下不少的妙音。他行蹤所至,他又唱給我們不少的新篇,他常常在冷翡翠的夜裡,以寫詩換他的睡眠。這樣,我們雖然覺察他為我們愛聽詩的人服務得太辛苦了,可是,又有誰夢到他這次在航空途中,會如紅褪的蓮瓣給秋風吹落溷泥裡,完了他匆匆草草的一生!

一切,一切,在我們的意料外,發生下重重壘壘的災難,一九三一年,真個被我們征實為中華民族的歷劫的年季了!

一個詩人,在社會上,有時無聊得如贅疣,有時又被人捧為時代的預言者。我們想,這並不是一個美好的標準,來做我們詩人的評價。我們的詩人,他為我們寫了不少的詩,他為我們的詩壇奠定下一個新的局面。這些,都是我們於他死後而念念不能忘的。

我們的新詩人死了,東方詩壇上的星又殞了一顆,小草為之低首,流水為之嗚咽,愛聽詩者為之飲泣,冷翡翠之夜為之淒清,只有一隊魔母妖精在昆侖山腳一片草原上舞蹈,意地張牙弄爪着舞蹈!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