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九槍擊案滿八週年,當年曾參與鑑識工作的李昌鈺博士,20日特地在美國洛杉磯召開記者會說明案情,包括以槍追人的過程及彈道比對、傷口鑑識等,釐清外界對三一九槍擊案的許多質疑,不過他說此案雖算是小案子,卻因政治因素造成許多無謂的壓力。

三一九槍擊案滿八週年,當年曾參與鑑識工作的李昌鈺博士,20日特地在美國洛杉磯召開記者會說明案情,包括以槍追人的過程及彈道比對、傷口鑑識等,釐清外界對三一九槍擊案的許多質疑,不過他說此案雖算是小案子,卻因政治因素造成許多無謂的壓力。

李昌鈺指出,在他曾經承辦過的案件中,真正要照案件大小來說,三一九槍擊案分量算是很輕,但為何鑑識及偵辦此案有很大壓力呢?主要是有很多無謂且不必要的壓力,甚至三一九槍擊案已過了八年,所有事證都翻查過好幾遍,卻因為有政治立場,怎麼樣都搞不清楚。

李昌鈺說自己是鑑識人員,只能就現有物證鑑識及判斷,射中前總統陳水扁與前副總統呂秀蓮的兩顆子彈,來自於同一把槍,透過槍來追人,最後找到製作槍枝的是唐守義,再從唐守義追到最後使用這把槍的陳義雄。

不過對陳義雄落水死亡,李昌鈺表達其中仍有疑點,他認為不知是誰讓陳義雄馬上就火化,因此無法查出陳義雄是生前還是死後落水。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