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自古代,即有用戰俘、奴隸、仇人,用作為死者殉葬的風俗。它具體又分為「人牲」、「人殉」兩種。人牲,又稱人祭,是將活人像牛、馬、羊一樣作「活祭品」殺掉,供祭祖先和神靈。「人殉」則是活人為死去的特權人物從死殉葬。

早自古代,即有用戰俘、奴隸、仇人,用作為死者殉葬的風俗。它具體又分為「人牲」、「人殉」兩種。人牲,又稱人祭,是將活人像牛、馬、羊一樣作「活祭品」殺掉,供祭祖先和神靈。「人殉」則是活人為死去的特權人物從死殉葬。

到了清代,「人殉」現象不僅存在,且變相的人殉,即「殉父」、「殉母」、「殉節」(即殉夫守節)等現象,亦比比皆是,加之統治者的提倡,樹「貞節牌坊」,更助長了此風的蔓延和孳生。

據有関的歷史文獻記載,清前期仍保留有生人殉葬制度,且加以鼓勵實施。其具體事例有:

其一,努爾哈赤死後,隨即有三人殉葬:一是努爾哈赤最為寵愛、且較他小三十一歲的大妃阿巴亥;二是兩位「庶妃」。至於努爾哈赤的元后葉赫納喇氏死時,更有四個奴婢被迫從殉而殉葬死去的「主子」。

其二,皇太極死時,則有章京敦達里二人為其殉葬。

其三,順治皇帝死時,在臨去世時,即有貞妃董鄂氏、侍衛傅達理二人從殉。

其四,多爾袞死時,侍女吳爾庫尼也為其「主子」而生殉。

此一「人殉」的制度和習俗,直至康熙初年時才被禁止。

(二)民間的「殉父」「殉母」「殉節」

在清代,變相的殉葬之風,亦十分盛行:

其一,汪魚亭殉父。據《清稗類鈔》載:「乾隆朝,杭人汪憲,字魚亭,嘗官刑部員外郎,在京數年,以親老歸,不復出。居父憂,食菹服礪,其不變制,遂以毀卒。」

其二,王品璋殉母。據《清稗類鈔》一書稱,「王品璋,海寧人,家貧,負賈於吳門。道光壬辰,聞母病,徒步歸,侍湯藥惟謹。越七日,母 , 喪具,晝夜長號,旬日骨立,旁觀者憂之,而品璋不覺也。常蒲伏侍柜側,癸巳春正月八日夜將半,呼家人言曰:『吾將從母往矣。』問何往,曰:『歸位』。逾時卒,距母喪未百日也」。

其三:孫蘭貞殉母。《清稗類鈔》記述,湖北「襄陽孫蘭貞者,孝女也。性溫柔,年十五,父早喪,寡母撫養成人,家無遺產,嘗從母紡績,母病痰喘,不能吐,蘭貞乃口含母唇餓而吸之。晨夕侍奉,割腸進湯,然終不見傚。既往,蘭葬之,禮成,痛苦,絕食七日而亦死。死時方嚴寒,女單衣,蓋已質棉衣等物已葬母也。鄉人賢之,為葬於母旁」。

殉父、殉母事跡還有:「王瘦山殉母」、「殷潤之殉母」、「傅氏女殉母」、「中州丐殉母」、「王繼穀殉母」、「張四殉母」等條。至於「貞烈類」中,所記貞女節婦從殉的事例,更甚多,均不記述。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