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和兌使偽幣,是古代奸詐棍徒的傳統伎倆。但敢用偽幣坑蒙官府、借納賦完稅混入國庫的則罕有所聞,而要想矇騙見多識廣的行商坐賈亦非易事。這樣,偽幣的主要受害者實際上就是廣大農民。他們很少涉入商品經濟,見聞極其有限,慾待憑肉眼或手感辨識花樣百出的假銅錢、假銀两、假楮券(紙幣),相當困難,所以上當受騙者不知其數,往往是終年辛勞,就此化爲烏有。

製造和兌使偽幣,是古代奸詐棍徒的傳統伎倆。但敢用偽幣坑蒙官府、借納賦完稅混入國庫的則罕有所聞,而要想矇騙見多識廣的行商坐賈亦非易事。這樣,偽幣的 主要受害者實際上就是廣大農民。他們很少涉入商品經濟,見聞極其有限,慾待憑肉眼或手感辨識花樣百出的假銅錢、假銀两、假楮券(紙幣),相當困難,所以上 當受騙者不知其數,往往是終年辛勞,就此化爲烏有。

流氓鑄偽的史實,至少可以從西漢追溯起,當時一些著名的黑社會勢力,都有盜鑄官制銅錢的劣跡,手法是熔銷銅器和成色優良的官幣,再摻入鉛錫等,澆鑄成官制銅錢形狀,混入流通。這一階段的偽幣侵害對象,應該說主要是封建國家發行貨幣的專利權。

唐末五代起,製造偽銅錢的現象盛行不衰,有豪門世家所為,有奸商猾匠所為,而流氓團夥依舊是其間最活躍的勢力之一。如後晉、後唐時期,江淮一帶有許多由痞棍經營的地下爐冶,鑄成摻雜錫鉛等物的劣幣後,夾帶到中原地區換易良幣。

比偽銅錢獲利更大更速的是假劣銀両。五代時,有過奸徒用「鉄胎銀」詐騙當鋪的事例:把白銀溶解后,包在鐵錠外面,冒充銀錠去當鋪典押現錢。訖明代時,銀兩造假技術愈見智巧,有「吊銅」、「鉄碎鏪」、「三鋏餅」、「車殼」、「糝銅餅」、「倒插鉛」等種種品色。

從唐宋時起,中國貨幣又多了紙幣這一品種。據《宋朝事實》稱,宋代的紙幣,「用同一色紙印造,印紋用屋木人物,鋪戶押字,各自隱密題號,朱墨間錯,以爲私記」,看似比銅錢銀錠之造假困難些,但利之所趨,困難也可化作容易。有宋一代,假造紙幣的弊害從未根除過。岳珂在《桯史》裏,就講過一個偽券製造者,家住九江城東,以馬屠店作地下紙幣製造工廠的掩護。很多客商行號受其禍害,印偽劵者得以富甲一方,購置天宅,結果事敗被斬首示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