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明清兩代的大文學家李漁,不但文學著述豐富,並兼有戲曲家及養生大師封號。在他的「閒情偶記」中,詳述了戲曲、歌舞、園林、飲食、休閒,以至花鳥虫魚的賞玩,無不涉及。
本期奇事珍文緣赤他有關「食」的獨特見解。

跨越明清兩代的大文學家李漁,不但文學著述豐富,並兼有戲曲家及養生大師封號。在他的「閒情偶記」中,詳述了戲曲、歌舞、園林、飲食、休閒,以至花鳥虫魚的賞玩,無不涉及。
本期奇事珍文緣赤他有關「食」的獨特見解。原文如下:


怕食者少食
凡食一物而凝滯胸膛,不能克化者,即是病根,急宜消導。世間只有瞑眩之藥,豈有瞑眩之食乎?喜食之物,必無是患,強半皆所惡也。故一陛惡之物即當少食,不食更宜。

太饑勿飽
欲調飲食,先勻饑飽。大約饑至七分而得食,斯為酌中之度,先時則早,過時則遲。然七分之饑,亦當予以七分之飽,如田疇之水務與禾苗相稱,所需幾何,則灌注幾何,太多反能傷稼,此平時養生之火候也。有迫於繁冗,饑過七分而不得食,遂至九分十分者,是謂太饑。其為食也,寧失之少,勿犯於多。多則饑飽相搏而脾氣受傷,數月之調和,不敵一朝之紊亂矣。

太飽勿饑
饑飽之度,不得過於七分,是已。然又豈無饕餮太甚,其腹果然之時?是則失之太飽。其調饑之法,亦複如前,甯豐勿嗇。若謂逾時不久,積食難消,以養鷹之法處之,故使饑腸欲絕,則似大熟之後,忽遇奇荒。貧民之饑可耐也,富民之饑不可耐也,疾病之生多由於此。從來善養生者,必不以身為戲。

怒時哀時勿食

喜怒哀樂之始發,均非進食之時。然在喜樂猶可,在哀怒則必不可。怒時食物易下而難消,哀時食物難消亦難下,俱宜暫過一時,候其勢之稍殺。飲食無論遲早,總以人腸消化之時為度。早食而不消,不若遲食而即消。不消即為患,消則可免一餐之憂矣。

倦時悶時勿食

倦時勿食,防瞌睡也。瞌睡則食停於中,而不得下。煩悶時勿食,避噁心也。惡心則非特不下,而嘔逆隨之。食一物,務得一物之用。得其用則受益,不得其用,豈止不受益而已哉?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