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全球黑市腎臟交易猖獗,平均1小時就有1件。在伊朗,這個全球唯一可合法買賣腎臟的國家,則是窮人爭著賣腎換錢,情況普遍到醫院周邊地區已儼然成為「賣腎競標站」。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全球黑市腎臟交易猖獗,平均1小時就有1件。在伊朗,這個全球唯一可合法買賣腎臟的國家,則是窮人爭著賣腎換錢,情況普遍到醫院周邊地區已儼然成為「賣腎競標站」。

伊朗寡婦馬茲雅為了幫女兒準備嫁妝,打算賣腎籌錢,她在賣腎廣告單上寫著自己的血型、聯絡電話等資料,到德黑蘭各大醫院附近沿街張貼。像她一樣貼廣告賣腎的人很多,賣腎市場競爭激烈,有的廣告單上寫著「急賣腎」,意味價錢好談。

德黑蘭是伊朗最大腎臟買賣中心,位於市中心的「腎臟病患關懷慈善協會」(CASKP)周邊區域,賣腎廣告多到儼然是賣腎競標站。來自北部努爾市的28歲賣腎男阿里說,他6個月大的兒子摔落地上癱瘓,他得籌2000萬里亞爾讓孩子動手術,希望他一顆腎臟能賣到1200萬里亞爾。

伊朗禁止提供腎臟給非伊朗公民,腎臟交易系統在政府監督下由「腎臟病患關懷慈善協會」以及「特殊疾病慈善基金會」(CFFSD)負責配對,並確保交易公平,移植完成後,提供者可獲得政府和接受方補償費。官方價格是約700萬里亞爾,其中100萬由政府支付。

這套系統自1988年實施,1999年起伊朗便不再有患者須排隊等候腎臟移植。不過,儘管有政府控管的交易系統,但耗時的官方作業程序,讓非官方的直接交易市場有存在空間,賣腎者年齡大部分在20到30歲,又不成比例地以窮人居大多數。

在非法賣腎時有所聞的中國,一名網路部落客佯裝賣腎,揭發腎臟黑市內幕。據騰訊網報導,這名網友暗訪的杭州非法賣腎基地,現有30多名賣腎者等待配對賣腎,伙食和生活環境非常糟糕。一顆健康年輕男子腎臟市場價格3萬5000人民幣,接受者須支付20到50萬元,仲介從中抽佣後,還會以3000元介紹費鼓勵賣腎者介紹朋友賣腎,擴大非法賣腎網絡。

而南非則有人迷信染患愛滋病的男子若與處女性交,就可不藥而癒,有些無辜幼女因此慘遭綁架,被迫嫁給愛滋上身的較年長男人。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在南非鄉村地區的東開普省(Eastern Cape)所作調查發現,當地庫薩族(Xhosa)即有小到12歲的小女孩被迫早早步入禮堂。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發現,南非有些人以這種稱為「搶妻」的傳統為由,進行擄人勾當,而在許多這類案件中,這種綁架行為其實獲得女孩的父母同意,他們為的是錢。

在由世界愛滋運動製作的紀錄片「童真不保」(’Ukuthwala – Stolen Innocence)中,有個來自露希基希基村(Lusikisiki)的女孩敘述她的親身經歷。她說:「隔壁的太太叫住我,問我是否想嫁人。我回答不想後,她就說,如果我拒絕,他們會強行帶我走,還會打我。」

她表示:「第2天晚上,那位太太來我家,帶我到河邊,那裡已經有7個人等著。他們要我和那些人一起走,到那個男人的家。我難以相信會遭遇這種事,自己就要嫁人了。」

女孩又說:「屋裡有個老男人,他告訴我:『我付出牲口交換你,不管你願不願意,你已經是我的妻子。』」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