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一個時代,總是要有自己的東西,泱泱華夏神州,我們的思想大師帶領我們民族走了幾千多年的文明歷程,達致輝煌。書畫藝術淵源流長,薀藉雋永,韻味無窮。這種以恢宏的老莊哲學思想為底薀,在筆飛墨舞的黑白世界裡充滿了詩一般境界的藝術,就是中國文化藝術的主旋律和靈魂,難怪有人說中國書畫藝術是國粹中的國粹,是文化核心的核心,是國魂中的國魂。在世界美術史上,也是卓然別幟,佔有很突出的地位,這種獨特的風貌和宏富的遺跡,成為人類文化寶庫中的一顆明珠,放射出璀璨奪目的光彩。

圖:左起,散襄軍(政法委書記)、鄧作列(會長)、王其華(藝術學院院長)在天津梁斌紅色經典博物館中參觀后,合畫《三友津秋圖》。

 

一個國家,一個時代,總是要有自己的東西,泱泱華夏神州,我們的思想大師帶領我們民族走了幾千多年的文明歷程,達致輝煌。書畫藝術淵源流長,薀藉雋永,韻 味無窮。這種以恢宏的老莊哲學思想為底薀,在筆飛墨舞的黑白世界裡充滿了詩一般境界的藝術,就是中國文化藝術的主旋律和靈魂,難怪有人說中國書畫藝術是國 粹中的國粹,是文化核心的核心,是國魂中的國魂。在世界美術史上,也是卓然別幟,佔有很突出的地位,這種獨特的風貌和宏富的遺跡,成為人類文化寶庫中的一 顆明珠,放射出璀璨奪目的光彩。

形神兼備,氣韻生動,是中國畫的靈魂所在。形是中國文化認知的著眼點,也是自然萬物的最一般表現。勢是中國文化的整體結構分析方法。事是中國文化的果實,是認知的落腳點。藝術活動只要把中國民族哲學思想,置於全文化和全自然中,才能真正理解此中真意,從而才能看出這種思想的真面目和在作品中體現這種思想的精神所在。畫是心蹟,若讀,自當以心,見一次作品便是與畫家的一次神交。賞讀梁老先生的書畫作品,你會有種莫名的感動在心底湧出,它彷佛在輕輕呼喚著你善良的靈性,並挾帶著你步入一個延續不斷的生命禮贊中去,作品真誠樸質,大樸不雕,古茂樸拙,無處不體現出老莊哲學思想的精髓,心與物冥,物我融容的感情流露,反映出畫家真誠、豁達、從容、自信的創作心態。依乎天理,童趣天然,返璞歸真的藝術旨趣,是一種溝通人與自然的和諧對應,關照心靈和精神的藝術,作品無處不滲透著他對大自然之美,人文精神之美,哲學思想之美的理解,鐘愛和深邃的感受,這是畫家言誌,抒情,表意的一種綜合過程,是畫家人品,人格,真靈性的再現,以及兌現了畫家對社會應有責任的心願。我們往往被作品中迎面而來強烈的自然風華所懾服,又時常為那些牽動典雅柔情的微妙細節所感動。這種有著大地般的品質,庄稼漢般的純樸的藝術境界,使我們看到一個淳樸生命的偉大光芒,也是畫家書畫藝術風格的風神所在。

人是藝術的主體,心是藝術的靈魂,藝術作品是心靈的結晶,藝術源於自然,則通心靈,本於創作,說的正是此道理。中國文字的書寫上升為一種藝術,這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探索、總結的智慧結晶,是對世界文化藝術的一大貢獻。完整地說,書法是借助於漢字的書寫以表達作者個性美的一種藝術,是書學以書法為對象進行理論研究的一門學科。中國書法藝術的美是由節奏和旋律構成,它是兼有空間藝術和時間藝術特徵的特殊藝術。它的表現形式是用線條塑造節律形象,舞蹈的基本步法或音樂的每個音階,就是書法藝術中的每個基本筆划,基本步法或音階不同的連結方式,就是書法的結構,主宰這些連接方式是藝術家心靈。書法的內容不是文字的本身,而是書法家心靈的寫照。書法是生命的圖像,「書為心畫」、「書之妙道神采為上」,神采即精神世界,心是書法家的性情,它包括性格,氣質,意志,品德,情感等等。不同的精神,世界就會形成不同的書法流派或風格。中國書法學習講究師承關係,歷代傑出的書法家層出不窮,優秀書法作品比比皆是,為後人學習書法留下了宏富資料,也在精神上陶冶了我們偉大的民族。賞讀梁老先生的書法作品,我們不難發現,在個人審美定勢的諧調下,內心影像的顯露與經典實績之間的對應,正是其美感趣味具有堅實背景的證詞,也代表著其一種綜合的才能,豐富的文學修養,多種碑帖精研,成就了其極具個人符號式的書風景像。如作品《風華正茂》、《文學千古事;風雨十年人》、《滿天星斗日;一華落地來》、《與有肝膽人共事;從無字句處讀書》等,都有著名碑《石門頌》、《石門銘》、《張遷碑》飛逸奇渾,分行疏宕,古厚含蓄,典雅樸茂的特點。又如作品《烈士忠魂;萬古千秋》、《源泉》、《嚮導》、《戰鬥年華》等,有著名碑《泰山金剛經》不激不厲,肅括宏深,豐厚茂密,高古脫塵的佛家禪宗思想,《辟席敢聞文學獄;著書非為稻糧謀》、《戰地黃花分外香》、《唐王之渙詩》、《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等作品,筆致古樸,淳古老健,沉古遒厚,有著與《嵩高靈廟碑》一樣的神韻超絕。書法的審美大體有二種,一雄健古樸,二華麗秀雅。綜觀梁老先生的書法作品,有一種野鶴閑鷗,飄飄欲仙的野逸氣,典雅中饒著古意的文氣,奔放中沉雄樸茂的渾氣,禪宗思想高古超塵的清氣,氣氣相通,凝重而有法道,交融在其作品的天地裡,充分體現出中國書法力與氣之美,學養與品德之美的最高藝術旨趣,畫家的妙悟性空、才情勤奮,創造了令人感動的作品,其才思的寬闊,創新的聰慧,不僅讓世界美麗,同時也令人信服地證明了中國書法藝術無以倫比的生命力與美麗。

文學是對人生的表達,好的繪畫作品也表達著畫家人生,畫家在走筆灑墨中抒發的是自然與心靈合一的沉醉之樂,在筆歌墨舞之間,流淌著畫家的情思。作為畫家歷來都是講求多方面的修養,梁老先生是中國現代傑出的人民作家,是老一輩中國革命家,其大量文學作品轟動中國文壇,先後被譯成英、俄、日、法、朝、越、西班牙等多國文字,並被改編成電影、話劇、評劇、京劇和電視劇。其中《紅旗譜》系列長篇小說被譽為當代中國文學新的里程碑,他的書畫作品和他的文學作品一樣,充滿了對革命勝利的激情和對廣大勞動人民過著美好生活的希望,作品既有典雅柔情的書卷氣,又有燕趙慷慨豪俠之風的陽剛之美,同時又闡明寂靜達觀、肅穆空靈道家與禪宗的哲學思想。流連梁老先生之畫作,觀者可切身感受其人生歷練與積累的學問、情感以及詩、書等「畫外功夫」修養之諸般表露與印跡。《梅影》、《夢荷》、《醉人》、《荷出淤泥》、《觀滄海》、《赤壁之遊》、《艷陽天氣》、《學梅翟山》、《千年難忘白漾淀》等作品,傳達出一種古樸、典雅、渾穆的東方自然觀中的空靈與禪境,這種寧靜祥和,天然生機畫境,實道於老莊「知白守黑」、「大音稀聲」、「大象無形」的辨證觀和「清心寡欲」、「高古脫塵」、「意在言外」的禪義佛理;從而使其作品達到一種遺貌取神,物我兩忘,情景化一的至善境界。《水鏡莊白馬洞》、《烈士殉國處》、《襄陽城頭遠眺》、《峴山近行》、《太行秋色》、《狼牙山》、《醉墨寫太行》、《太行奇峰》等山水畫作,又有另一番的景象,這種以現實主義思想,蒼厚雄健,大樸古茂的筆法,來描繪畫家革命工作過的地、事、人,從而體現出中華民族百折不撓,勇往直前,自強不息的精神,以抒發振興民族大業的情懷。心藏宇宙,意涵八方,任性靈作畫,於性靈中發揮筆墨,於學文中培養意境,這正是梁老先生作畫有時代性的重要特徵,此外在用筆、構圖、立意上大幅度地調整了中國山水畫傳統程式,融入了其自身的個性與人文主義精神,這種以情觀景,融景生情,寓情於景,借景抒情的畫法,把現實時空化為心靈時空,在虛實存無中追求時空和生命的永恆。從而詮釋了自身對自然之美,人文思想之美的情景交融,也因為有這種大胸懷,故三寸之柔毫能寫萬千之情懷,四方畫紙才能在他的筆底彰顯出寬闊的意境。畫作自然馨香洋溢,始終彌漫著一股應有的份量,這正好說明了藝術真正的延續,必然是拓展的結果,相信凡是欣賞過他作品的人,必可產生意想不到的美感享受,並體識到繪畫上多種表現方式的可愛,可貴和可敬。

中華大地,物華天寶,人傑地靈,上下五千年,英雄輩出,聖賢競秀,他們對藝術文化孜孜不倦的求索精神和執著,為我們留下了豐富的精神遺產,梁老先生也是其中的一個縮影,其通過文學、繪畫、書法來展示自然之美,人文精神之美,哲學思想之美,這種由形入神,由景致境,由情到靈,由物知天,由天而悟的心靈感悟和生命超越的從藝過程以及不慕浮榮、平靜謙和、雍容大度的人生態度,尤為令人敬佩,在今天這種思想,對重新激活人們對塵封以久傳統思想的記憶,對提升民族愛國意識,關注人文思想,共創和諧社會,建設文化大國,將起著積極的推動作用,意義深遠。

文如其人,書如其人,畫如其人,其辛勤的勞動,結出了金華秋實的碩果,並以此煥發出其燁燁光輝的藝術人生。

圖: 左起,王其華教授、散襄軍書記、霍春陽教授、鄧作列會長、孫萍茹總裁趙瑜鄧作列畫展上。




美國華盛頓州中華美術家協會前會長
華州美中經濟文化發展促進會會長
鄧作列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