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來,菲律賓圍繞黃岩島制造的一係列鬧劇,表面上看似中菲之間發生的摩擦,但誰都知道背後有美國的影子。更讓人吃驚的是,菲律賓總統在美國的亞太盟國最高領導人中,首次在公開講話中挑明美國的存在使得中國不會動武。菲外長近日又稱,美將保護菲在南海免遭任何形式的攻擊。在吃驚的同時,人們不能忽視的重要情況是,美國其實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困惑,其來源不全是因為自身在這裡有重大利益,而且是為所謂的同盟「公信力」(credibility)所困。

一個月來,菲律賓圍繞黃岩島制造的一係列鬧劇,表面上看似中菲之間發生的摩擦,但誰都知道背後有美國的影子。更讓人吃驚的是,菲律賓總統在美國的亞太盟國 最高領導人中,首次在公開講話中挑明美國的存在使得中國不會動武。菲外長近日又稱,美將保護菲在南海免遭任何形式的攻擊。在吃驚的同時,人們不能忽視的重 要情況是,美國其實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困惑,其來源不全是因為自身在這裡有重大利益,而且是為所謂的同盟「公信力」(credibility)所困。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近70年時間裡,美國在全球建立了廣泛的軍事同盟網絡。這些盟國為美國的前方軍事存在提供基地,為美軍提供戰時後勤補給,為美國的軍事行動提供支援,成為美國的全球支配戰略的重要支柱。如何維持這個同盟網絡,便成為歷屆美國總統和戰略家們不變的課題。在他們看來,該網絡面臨的最大威脅是,如果美國不能在發生軍事衝突時及時保護盟國,就會引起盟國對美國的同盟公信力的懷疑。

這個邏輯看上去很有道理,但問題在於,這種「同盟至上」的心理,很可能被心存一己私利的莽撞盟友所利用,從而讓美國被迫捲入不必要的衝突甚至戰爭。在亞太地區,美國在冷戰中已經有過多次慘重教訓。
上世紀50年代初,美國捲入朝鮮戰爭的原因之一,正如國務卿杜勒斯所說的那樣,是為了「保護美國的公信力」。15年以後,約翰遜總統延續了同樣的邏輯,他說:「如果我們對於越南的命運放任不管,(盟國對)我們的承諾的價值將會懷疑。」可以清晰地看到,美國對於同盟困境的邏輯是:為了不讓盟國拋棄盟約,就要顯示公信力;而為了顯示公信力,就有可能捲入昂貴的戰爭。目前的黃岩島局勢,菲律賓難道不正是在挑戰美國的心理底線嗎?

問題的關鍵,不在於美國如何在同盟困境中不斷地權衡得失,而在於美國必須放棄冷戰時期的思維方式,更多地將道義的因素加入到所謂的公信力的考量中。只想著延續同盟,而不管盟友的要求是否合理合情合法的超現實主義做法,在後冷戰時期的今天是落後於時代的。

美國需要考慮的公信力,應當是超越雙邊安全框架本身的更高層次的公信力,這種公信力本身應當是符合國際法、國際慣例和國際規範的,應當是有利於問題的和平解決的,應當是有利於緊張局勢緩和的,這樣的公信力才是有生命力和可持續的。

狹隘的公信力思維只會限制美國的戰略思維,導致作出錯誤的判斷,甚至引發不可預測的嚴重後果,這對於美國來說無疑將會是雙輸的結局。只有遏制盟友的過激言行、無理要求,把制止盟友胡來當作同盟公信力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國所收獲的戰略利益才會是長遠的。

美國已經表態,不會在南海問題上「選邊站」。這是一個值得肯定的積極信號。更重要的是,美國應不為所謂的同盟「公信力」所困,不要向盟友釋放錯誤信息。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