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盛唐時來華取經受訓的日本高僧或僧徒,將中國茶道帶回本國,自成茶道,自是茶風大行,各家茶道自成一派,名道輩出。在日本,有梵釋寺的永忠大僧在嵯峨天皇(809-823在位)駕臨進江國韓崎時的時候,煎茶迎奉的文獻記載。當時的吃茶法保持了從中國唐代傳來的「淹茶法」的原樣,即將團茶搗碎煮著喝。

圖:奈良茶道宗師高僧物業紹鷗畫像(現在日本東京藝術博物館)

 

在盛唐時來華取經受訓的日本高僧或僧徒,將中國茶道帶回本國,自成茶道,自是茶風大行,各家茶道自成一派,名道輩出。在日本,有梵釋寺的永忠大僧在嵯峨天 皇(809-823在位)駕臨進江國韓崎時的時候,煎茶迎奉的文獻記載。當時的吃茶法保持了從中國唐代傳來的「淹茶法」的原樣,即將團茶搗碎煮著喝。

但此後,榮西禪師傳授的宋代「抹茶法」,取代了這種吃茶法。如榮西在《吃茶養生記》中寫到那樣,用茶舀將茶葉碾成粉,用茶勺將茶粉放入茶碗,注入沸水,再進行攪拌。

這雖然極其簡單,但有關茶的點茶方法、奉茶方法以及接茶方法,越往後發展就越細緻,以至茶道的成立。

相對於茶道的發展,也出現不良的一面,即「鬥茶」的出現。「鬥茶」也源於中國宋代。它的內容首先是將四種抹茶分十次品飲,以判定茶的本非和水的品質來定分數,進行賭賽。茶的本非是指判定茶是本茶還是非茶,就是判斷是宇治的茶還是毋尾的茶。這些地方的茶叫本茶,這些地方之外產的茶叫非茶。

進行這種賭賽的同時,在別的屋子裏設有酒宴,擺滿佳肴以為行樂。行樂的方式有好有坏,後來發展成了各種各樣的形式。

好的一面,在茶道中採取了禪茶的茶禮,端正威儀,靜靜地沉下心來喝茶。茶禮之後,將茶道具擺出,讓人欣賞。這種茶禮要將茶室改造成吃茶亭,開始是在二樓改建茶室,後來也在其他地方建造,在庭院修建,直至發展到露天場地為止。

奈良茶道宗師高僧物業紹鷗畫像(現在日本東京藝術博物館)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