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5日,「蜀女富豪誠征男主人」活動在成都啟動。參加征婚的女富豪說,她們的目的只有一個,至少跟優秀的應征者有相識機會。

6月25日,「蜀女富豪誠征男主人」活動在成都啟動。參加征婚的女富豪說,她們的目的只有一個,至少跟優秀的應征者有相識機會。

操作此次富豪征婚的婚介獵頭公司總經理蔣琳認為,富豪本來就是一個被貼上標簽的階層,一旦貼上這個「富豪」標簽,他們的一舉一動,必然會和「錢」、「炫富」這樣的詞句聯系起來。

10年來,中國富豪征婚引發廣泛爭議的背後,逐漸清晰的是社會價值觀的變遷。男女富豪高調征婚背後的邏輯其實很簡單——如果花錢能找個好伴侶,換來一輩子的幸福,花多少錢都值。但由此引發的喧囂,卻一次又一次撕裂這個「標簽化」社會對立的情緒。

早期征婚的男富豪以暴發戶居多,在蔣琳的印象中,「他們兜里揣著錢,趾高氣揚,張口就對我說,‘我就是要找極品!’」

要求應征者是處女也是一個必要條件。在面試「考官」中,相面師是一個重要角色。這意味著在他們把關下,塌鼻梁、顴骨過高或眼下有痣的女性就會被刷下來。而這次女富豪征婚中,同樣有人要求應征者要有「旺妻相」。

「富豪征婚,不管男女,他們都不喜歡被標簽化,但就‘面相’這一要求而言,恰恰是富豪給自己貼的標簽。」蔣琳說,作為生意人,富豪們非常看重財運。即使備受詬病,「看面相」這一關也是不可或缺。

「他們啥都怕,就不怕花錢!」蔣琳對這些感情饑渴的富豪了如指掌。一位富豪曾給蔣琳打了個比方,「買輛奔馳車,開10年報廢。如果花一兩百萬就能找到一個好老婆,這個錢花得肯定值。」

在這一點上,男女富豪的觀念是一致的——如果花錢能找個好伴侶,換來一輩子的幸福,花多少錢都值。蔣琳說,這就是富豪征婚的真實邏輯。物有所值是商人的固有思維,但在外界看來,這卻是整個社會婚戀資源都圍著「財富」這個主題進行配置的「力證」。

2011年4月,韓國一名年收入超過一億韓元(約合人民幣60萬元)的公務員看了中國電影《非誠勿擾》後受到啟發,公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征婚。

千萬、億萬富豪在公共媒體上自報身家征婚,在外國看來百思不得其解,卻在中國屢次上演。

截至7月4日,「蜀女富豪誠征男主人」活動應征者人數已達3000余人,且每天在網絡報名平台淘男網上的報名人數還在不斷增加。而參加征婚的女富豪僅由6月底的36名增加到37名,男女比例大約為81:1。

胡光偉說,就目前的社會分析,富豪階層仍處于既有精英階層,因為富豪們利用了處于社會頂端的那個「核心價值」,再通過征婚這種與各個階層價值觀緊密相連的「媒介」,給大眾制造了一個「標準答案」。

那麼,富豪征婚何時才不至于引起巨大關注,而只是被看作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呢?

胡光偉認為,當一個打破既有精英體系、樹立多元標準的現實世界,一個獨立、自由、生機勃發的精神世界在社會中建立起來時,人的活動和情感不再傾向于通往一個金字塔尖,富豪征婚才不會像現在一樣受社會關注。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