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將是遊戲形式之一,而且是充滿智慧的遊戲,也是很好的休閒方式。因為它簡單易行,可以調劑生活。人需要遊戲,也需要休閒。任何一項積極、健康、友好的遊戲都充滿智慧、充滿魅力,麻將尤其如此。首先,讓我們看看毛澤東是如何與麻將「相處」的。

麻將是遊戲形式之一,而且是充滿智慧的遊戲,也是很好的休閒方式。因為它簡單易行,可以調劑生活。人需要遊戲,也需要休閒。任何一項積極、健康、友好的遊戲都充滿智慧、充滿魅力,麻將尤其如此。首先,讓我們看看毛澤東是如何與麻將「相處」的。

是的,任何人都需要遊戲,需要休閒,即使是領袖人物也不例外。而且越是卓越的領導人,就越需要處理好張、弛和忙、閑的關係。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也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哲學傢經濟學家的於光遠說,毛澤東就是這方面的高手。他在日理萬機中,會忙中偷閒,聽京劇、游泳、打乒乓球,找人聊哲學問題、閱讀經史子集,可謂興趣廣泛。

然而,毛澤東也愛打麻將,瞭解的人可就不多了。

據《福建黨建月刊》發表的文章介紹,在毛澤東的遺物中就有兩副麻將牌。一副為牛骨質地,橙色,裝在有金屬搭扣的棕色牛皮箱中;另一副為塑膠質地,呈淡綠色,裝在帶拉鍊的棕色牛皮箱中。那麼,麻將在毛主席的生活中,演繹出了一些什麼故事呢?

在延安時期,毛澤東為革命事業日夜操勞,加上生活條件艱苦,保健醫生馬海德擔心毛澤東長期這樣,身體會吃不消,就想利用打麻將來鬆弛毛澤東的神經。可是毛澤東打麻將也像指揮戰鬥一樣全神貫注,馬海德就不斷地想辦法分散他的精力。後來馬海德發現毛澤東最不喜歡「十三不靠」。因為這是一種很怪的打法,特點是全靠自己起牌,只有和牌時可以用別人打出來的牌來和。為了湊這個不靠,打牌的人經常在手裏捏著別人需要的牌久久不放。毛澤東說這種打法既沒有學問,又有很大的破壞作用。可馬海德偏偏就總愛打「十三不靠」。有一次,他捏著毛澤東要和的牌不放,這一把被別人和了。毛澤東嗔怪道:「都是老馬打十三不靠鬧的,你就不能打別個牌嗎?」馬海德笑眯眯地說:「這也是你們教我的呀!不然我就不會打十三不靠。」毛澤東馬上接著說:「那不行,以後打牌取消十三不靠。」馬海德調皮地說:「取消十三不靠,我就不和你玩了。」兩個人像孩子似的爭個不,最後還是毛澤東讓步了,他無可奈何地說:「好,好,就打你的「十三不靠」吧!真是怪人打怪牌。」結束打牌後,澤東輕鬆地伸伸胳膊。馬海德說:「怎麼樣,主席,爭爭吵吵,比幹打八圈開心多了吧!」毛澤東恍然大悟,笑著說:「虧你老馬想得出來。」馬海德說:「這對鬆弛你的神經有好處,否則你打牌腦子也不休息,怎麼行啊?」毛澤東雙手抱拳打趣地說:「那就感謝博士了!」

毛澤東打麻將有一個最突出的特點,就是不單純為玩而玩。他在緊張的讀書、工作、寫作之餘打麻將,寓工作於娛樂之中。把打麻將看成帶休息的思維工作。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