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2日晚上8時,家住山西夏縣橋下街村的樊老太從夜市買完東西回到家,發現自己8歲的孫子小瑞還沒有回來,就領繼母身份的兒媳婦朱紅淩到門口找孩子。後來,樊志仁突然想起孩子是否被生母悄悄領走,14日早上,樊志仁又打聽到前妻在三門峽打工的地方,騎摩托車帶著朱紅淩從夏縣一路找到三門峽,小瑞的生母也不知情,還抱怨樊志仁沒有看好孩子。

7月12日晚上8時,家住山西夏縣橋下街村的樊老太從夜市買完東西回到家,發現自己8歲的孫子小瑞還沒有回來,就領繼母身份的兒媳婦朱紅淩到門口找孩子。 後來,樊志仁突然想起孩子是否被生母悄悄領走,14日早上,樊志仁又打聽到前妻在三門峽打工的地方,騎摩托車帶著朱紅淩從夏縣一路找到三門峽,小瑞的生母 也不知情,還抱怨樊志仁沒有看好孩子。

兩天的尋找沒有任何結果,全家人已經身心俱疲,樊老太坐在院子裡直抹眼淚,怕是壞人拐走了孩子,親戚們急的團團轉,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大家一籌莫展相互勸慰的時候,家裡的種種怪相引起了樊老太的懷疑。這大熱天裡,兒媳婦朱紅淩把兒子樊志仁的毛衣毛褲全都拿出來洗了,前院的晾衣繩上搭得滿滿的。樊老太感到奇怪的是,兒媳婦住的房間門窗緊閉,窗紗上、門縫上趴滿了綠頭大蒼蠅,走到跟前一股怪臭撲鼻而來。早上樊志仁也聞到了臭味,就問妻子朱紅淩家裡是不是有死老鼠,要找一找什麼東西變質發臭了,朱紅淩急忙擋住不讓找,叫樊志仁趕緊出去買些空氣清新劑和滅害靈噴一噴,自己拿著拖布在門口不停地拖來拖去。想到這裡,一種不祥的預感頓時湧上了樊老太的心頭。朱紅淩這個後媽平時就不喜歡小瑞,經常因為一些瑣事打罵孩子,該不會是……樊老太不敢再往下想,這可是人命關天大大事,沒有證據可不能瞎懷疑,畢竟老實巴交的兒子已經是三婚了,鬧下誤會這家可就沒法再維持了。

樊老太首先發現一滴血跡,就在樓梯跟前,正對著兒媳婦的臥室。樊老太沒敢聲張,打發兒子領著媳婦出去找孩子,騎摩托車帶著朱紅淩去水庫附近尋找,樊老太迅速打開房門,和親戚們在床下、櫃子裡都找了一遍,什麼也沒有發現,只是聞到陣陣惡臭。樊老太又想起了那一滴血跡,急忙上到平房頂上,看到曬熱水的皮囊下面有鼓鼓的一堆東西,掀開一看,眼前的一幕讓人震驚,可憐的孩子四肢不見了,只剩下血肉模糊的軀幹被攔腰切斷。堅強的樊老太強忍著悲痛,讓姐夫撥打了110報警電話,隨後又撥通了兒子的手機,說找不到就不找了,先和紅淩回來吃飯吧。

民警趕到樊家後,立即封鎖了現場,對屍體進行勘驗並進行調查詢問。沒有確鑿的證據,民警不能妄下定論,但根據辦案經驗分析,殺人分屍往往是犯罪嫌疑人非常害怕暴露罪行時做出的極端行為,這種案件只要找到一點線索,犯罪嫌疑人就會表現得極度恐慌。果然,朱紅淩和丈夫一回到家裡,見到民警她就語無倫次,坐立不安,當民警說要帶她去公安局問話時,她的精神防線徹底崩潰了。民警將朱紅淩帶上了警車,在縣公安局的審訊室裡,朱紅淩對自己殺害小瑞、肢解、拋屍、藏屍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