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中國以北京奧運向世界證明了,中國的改革與開放引領其成為了一個成熟且現代的國家。而這場耗資190億美元舉辦的奧運盛事,同時也帶動了一波中國的建築熱潮,其中以主場館的「鳥巢」及游泳場館「水立方」最為人所津津樂道,鳥巢複雜的建築結構以及水立方創新的科技材質運用,讓世界看到了新的中國,同時下一屆奧運也宣布將於四年後在倫敦舉行。

2008年,中國以北京奧運向世界證明了,中國的改革與開放引領其成為了一個成熟且現代的國家。而這場耗資190億美元舉辦的奧運盛事,同時也帶動了一波中國的建築熱潮,其中以主場館的「鳥巢」及游泳場館「水立方」最為人所津津樂道,鳥巢複雜的建築結構以及水立方創新的科技材質運用,讓世界看到了新的中國,同時下一屆奧運也宣布將於四年後在倫敦舉行。

2012年,奧運再一次回到歐洲舉辦,世界的人們也開始期待在中國之後,倫敦這個歷史悠久的城市,會帶給我們什麼樣的驚奇。

而早在規劃之初,Populous事務所與建築師Rod Sheard就為整個奧運村提出了「Legacy」的概念:除了建築的永續性及建材的環保性之外,最大的創舉在於採用可拆式的結構建造場館,這樣一來在奧運結束之後,奧運村將為城市留下重新整理與規劃的綠地,而運動場館則可以進行拆卸,從擁有5.5萬個座位的奧運主場館重新配置成為開放式的運動場,供運動員及一般民眾使用。

許多人會拿北京奧運與倫敦奧運做比較,但客觀的來說這是兩個出發點完全不相同的設計。茲摘錄了媒體與英國首相、Populous設計師Ben Vickery及奧運負責人之一Dan Hwthorne的對倫敦奧運的看法。

英國首相Cameron:

寄望2012年之後,奧運會能留下一份厚重的遺產,不僅復興倫敦東區,而且推動英國經濟走向繁榮,鼓勵新一代人積極行動起來,參加體育活動。

Ben Vickery:

「倫敦碗」設計項目主負責人本•維克里在比較「鳥巢」和「倫敦碗」的異同時表示︰「中英兩國的設計哲學很不同。」「奧運結束後,倫敦碗將縮小2/3,我們一點都不沮喪,反而很興奮。我們已設計了太多地標性的建築,比如溫布利球場、O2球場,而倫敦碗將是我們設計的第一座臨時體育場。」

北京奧運的「鳥巢」,曾被《泰晤士報》評為全球「最強悍」工程。維克里則表示︰「倫敦碗」不是那種以壯觀的外形取勝的體育場,但這是一個更聰明的建築。

Dan Hwthorne:

倫敦奧運的影響,一是創造出新的環保建築方法,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二是尋找機會,讓倫敦市民動起來,比如一周做4次運動的人,可以增加到5次,一周一次運動都不做的人,可以偶爾去去健身房。

最重要的是,倫敦奧運選擇相對貧窮的東倫敦,希望能夠借助倫敦奧運會的契機改變整個倫敦東區的面貌。

這樣的核心概念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但畢竟舉辦奧運的效力是暫時的,奧運之後留下來的建築與更新卻是永久的,對Populous和Rod Sheard來說,這樣的設計讓場館的生命得以有效的延續,更能為東倫敦的居民們帶來一個新的倫敦最大的都會公園,為都市的人們提供一個能存續百年的休憩場地,重新為這個地區注入活力。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