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錶」的微博曝光在擴大,除了陝西「微笑局長」,更多的官員被發現戴「名錶」的照片。一場通過查佩戴「名錶」揪腐敗官員的網絡行動似有拉開之勢。互聯網反腐在快速升級,從孤立地曝光某個官員單項腐敗材料,到瞄準公眾不喜歡的官員,專門「人肉」他的各種腐敗,再到針對一種成功的曝光方式做普遍推廣,用公開影像資料「海選」曝光目標。

圍繞「錶」的微博曝光在擴大,除了陝西「微笑局長」,更多的官員被發現戴「名錶」的照片。一場通過查佩戴「名錶」揪腐敗官員的網絡行動似有拉開之勢。互聯 網反腐在快速升級,從孤立地曝光某個官員單項腐敗材料,到瞄準公眾不喜歡的官員,專門「人肉」他的各種腐敗,再到針對一種成功的曝光方式做普遍推廣,用公 開影像資料「海選」曝光目標。

由於中國的網民多,熱衷做上述監督的人也很多,擴大互聯網曝光官員腐敗的功能有無數志願者做推動,互聯網反腐也為一些人針對特定對象提供推手。它的實際效果有可能出現井噴式上升。

互聯網的強勢加入在逐漸改變中國反腐事業的格局,提供了自下而上的監督力量,而且這個監督網絡在越織越密,「殺傷力」也越來越強。

這當然是好事。互聯網可以通過搜集幾張照片,把一個看似仕途上一帆風順的官員頃刻間扳倒或送入困境,它產生的震撼力比做多少勸導廉潔的說教都更管用。可以預見,今後很多官員都會對戴名錶產生「自然抵觸」,他們對使用其他奢侈品也會有所警惕。

這會沉重打擊與名錶等奢侈品相關的送禮風。由於網絡採集個人信息的手段仍在翻新,官員的其他奢侈消費以及與此相關的腐敗也會受到一定抑制。這都是中國反腐求之不得的事情。

由於中國社會的整體廉潔水平還不高,而互聯網的廉潔要求又十分嚴苛、理想化,它的監督對象又有很大的隨機性,這使得互聯網對具體人的追究和判定,與這些人在現實生活中的綜合執政表現、包括綜合廉潔表現未必是相符的。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