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正迎來新的10年。這10年,機遇空前,挑戰空前。
10年,歷史長河一瞬間。這「歷史一瞬間」裡,無論個人成長過程還是國家發展進程,又可以發生多少個「劇變」和「巨變」。回望中國與世界經歷過的一個個「瞬間」,總給人一種滄海桑田的感覺。


中國正迎來新的10年。這10年,機遇空前,挑戰空前。

10年,歷史長河一瞬間。這「歷史一瞬間」裡,無論個人成長過程還是國家發展進程,又可以發生多少個「劇變」和「巨變」。回望中國與世界經歷過的一個個「瞬間」,總給人一種滄海桑田的感覺。

在「歷史一瞬間」裡,對於任何國家和個人,但凡有追求,都會面臨著種種機遇和挑戰,如何加以把握和應對,選擇就彌足珍貴。選擇不同,結果就會不同,甚至大相徑庭。

在新世紀第一個「歷史一瞬間」裡,中國取得了新的跨越式進步,與世界的互動也達到了空前密切程度,用「舉世矚目」來形容一點兒也不過分。這一進步來之不易,是抓住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性機遇,戰勝一係列前所未有的國內外重大挑戰取得的。一句話,我國對新世紀頭10年國家發展重要戰略機遇期的判斷是正確的,更沒有錯失良機。

下一個「歷史一瞬間」,我國發展將面臨的機遇與挑戰仍需用「前所未有」來描繪。兩個「前所未有」在日常生活中也有體現。我們常會遇到一些疑問:

經過幾十年高速發展,現在中國強大了,似乎很多國際問題就可迎刃而解了,可為何感覺中國卻遭遇那麼多國際糾紛甚至明目張膽的挑釁?

明明是中國放低身段同各國打交道,遇到紛爭也往往選擇後發制人,但仍被一些國際輿論歪曲為「咄咄逼人」、「富有挑釁性」,難道中國成了「弱小時挨打,強大時挨罵」?

在國內,蓬勃發展難掩層出不窮的問題,似乎總是「按下葫蘆浮起瓢」。因此,一些國民有種挫折感,出現一種煩惱。

同當今其他大國相比,兩個「前所未有」並存,是我國發展階段和國內外環境決定的,顯得十分獨特。所謂挑戰,就是我國發展受到的制約;所謂機遇,就是我國發展存在的有利條件。「兩個前所未有」決定了我國正處於「成長中的煩惱」。

這個「煩惱」的具體體現,從國內講是物質文化總體條件的改善與民眾對美好生活的期待同時增加之間的矛盾,從國際講是中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與外部對我戰略防范和牽制同步增加之間的矛盾。

也就是說,空前的國家發展和社會進步極大地拓展了我國應對國內外問題的手段和能力,和平與發展的時代潮流又助我們一臂之力,但這種手段和能力對內還不足以滿足民眾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對外還不足以使我們完全得心應手地應對日益增加的國際挑戰。

上述兩對主要矛盾將伴隨著我們度過下一個「歷史一瞬間」。與此同時,我國日益增長的發展手段和能力以及國際國內大勢將為我國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保駕護航。此外,中共十八大關於內政外交的總體布局就是面臨兩個「前所未有」所作出的選擇。這三個方面就構成了新的歷史條件下國家發展重要戰略機遇期的基本內涵和條件。

有矛盾不怕,有煩惱不怕,我們只要審時度勢,在機遇和挑戰面前堅持好我們的選擇,並用我們的選擇和手段去影響世界,促成中國與世界的良性互動,就能確保在下一個「歷史一瞬間」贏得主動,贏得優勢,贏得未來,並實現中國與世界的共贏。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