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喀左縣東山嘴出土了兩件比較完整的女神立像。在石築圓形祭壇上,又有盤坐的裸體女像。1983年,考古人員在牛河梁發掘了一座女神廟,裡面出土了許多裸體女性的頭部、肩部、臂部、乳房等殘塊。俞偉超、張忠培等人將其考定為「地母神」、「生育神」,但也有資料表明,紅山女神可能正是女媧。

1982年,喀左縣東山嘴出土了兩件比較完整的女神立像。在石築圓形祭壇上,又有盤坐的裸體女像。1983年,考古人員在牛河梁發掘了一座女神廟,裡面出土了許多裸體女性的頭部、肩部、臂部、乳房等殘塊。俞偉超、張忠培等人將其考定為「地母神」、「生育神」,但也有資料表明,紅山女神可能正是女媧。

《山海經.大荒西經》中說:「有神十人,名曰女媧之腸,化為神。」郭璞注:「或做女媧之腹。」又注:「一日中七十變,其腹化為此神。」這些語句都突出地介紹了女媧的肚子,「一日中七十變」是說肚子的變化,「其腹化為此神」則與嬰兒脫離母體相符。再者,女媧名字中「媧」的女字旁應是後加的,原是「咼」或「鬲」,意為某種鼓肚的東西,既可以指化育萬物,也可以比喻孕婦的大肚子。

在紅山出土的兩尊小型裸體女像均用紅黃色膠泥捏成,其中一件制作精細,打磨光滑,挺著大肚子,左手撫胸,雙腿微微前屈。另一件形象基本相同。這與古文中所說的女媧形象很是一致。

除了雕塑本身的形象符合之外,還有幾處存疑的地方。

其一,在牛河梁女神廟出土的眾多女神塑像中,有一件女神上臂泥塑是空心的,裡面帶有肢骨。它因遭獲焚燒而多成灰渣,專家推測有可能是人骨。聯繫中亞曾有地區採用在人頭骨上涂泥成像的崇拜形式,牛河梁出土的女神塑像也很有可能是根據真人形象塑造出來的。如果真是如此,那麼女神塑像就不再是單純的藝術品,而將對研究中華史前人種有著巨大的意義。

其二,距離牛河梁女神廟一千米的地方,有一座人工夯築的土山,為圓錐形、小抹頂,高16米,最底部的直徑有40米。上面是用3圈石頭圍砌起來的,每一層伸進去10米,高度為1米,山下面亦由3圈石頭圍砌起來。在小土山周圍的山頭上,還分布著30多座積石冢群,這些石冢都是圓錐形、大抹頂。因與埃及金字塔布局相同,該處遺址被稱為中國的「金字塔」。女神廟與這些「金字塔」在一條南北向的直線上,且東西兩側的積石冢群與「金字塔」等距離地排列在一條線上,使人明顯感受到「金字塔」的中心地位。不僅如此,「金字塔」的頂端有1500個煉紅銅的坩堝,每一坩堝約1尺多高,鍋口約30釐米。如今,為了保護這個煉銅遺址,考古人員已將這些坩堝全部用土封上了。牛河梁大「金字塔」頂煉紅銅的遺址,與「女媧補天」神話傳說中女媧煉五色石的情節十分吻合。

其三,在大「金字塔」旁邊的一座積石冢中,出土了一具完整的男性骨架。它頭部兩側有兩個大玉環,胸前佩戴著雙龍相交的鉤雲形班次佩,頭的上部有玉箍,腕部有鐲。雙手各握著一只玉龜,一雄一雌。在另外一座積石冢中,死者的胸部也有一只玉龜。這兩座積石冢出土的玉龜均無頭無尾無足,渾然一體,使人聯想到古籍記載女媧補天時「斷龜足以立四極」的神話傳說。不過,也有考古學家認為,該玉龜可能是當時氏族部落的保護神,死者手握玉龜,意為返回始祖。

許多神話都是根據真實人物和事件改編而來,如今,有人提出女媧其實是一名偉大的氏族女首領的觀點。但無論如何,紅山文化將會為中國的神話傳說添上出色的一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