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仙李白才高八斗、文采斐然,但孤傲清高。雖然他懷著滿腔報國熱忱,才華也被唐玄宗看重,但仕途一直坎坷。這都跟他自恃清高、傲氣太盛的性格有關。

詩仙李白才高八斗、文采斐然,但孤傲清高。雖然他懷著滿腔報國熱忱,才華也被唐玄宗看重,但仕途一直坎坷。這都跟他自恃清高、傲氣太盛的性格有關。

在一次宮廷酒宴中,李白作《清平調》三首,歌頌楊玉環的美貌。詩歌對於李白而言,簡直就是小菜一碟。有了這麼一個絕佳的表現機會,李白定能借此增加不少印象分。誰知他自視清高的毛病又犯了。他作這三首詩時,非要楊國忠親自為他磨墨,還命深受皇帝寵信的太監高力士為他脫靴。高力士本就是一個心胸狹窄的小人,因為脫靴之事,他對李白開始懷恨在心。此後,他就尋找機會懲治李白。李白的詩將楊玉環描寫得花容月貌,如同仙女下凡。楊玉環十分喜歡,常常獨自吟誦。李白在詩中提到了趙飛燕,李白之意是將趙飛燕的美麗與得寵的楊玉環相比較,並無其他惡意。然而,懷恨在心的高力士卻抓住了報復的契機。

有一天,高力士又聽到楊玉環在吟誦《清平調》,便以開玩笑的口氣說:「我本來以為您會因這幾首詩對李白恨之入骨,未曾想您居然這麼喜歡。」楊貴妃聽後非常吃驚,她不解地問:「難道李翰林侮辱了我嗎?」高力士說:「難道您沒看到他把您比作趙飛燕了。趙飛燕是什麼樣的女人,怎麼可以拿她同娘娘您相提並論。他這分明是把您看得同趙飛燕一樣淫賤啊!」

雖然當時楊玉環已集「三千寵愛在一身」,其家人也位居顯要,但她仍擔心自己的地位不穩,更害怕被人說得像趙飛燕那樣淫賤。高力士早已摸透了楊玉環的心思,便將趙飛燕的下場與李白的詩嫁接到一起,使李白原本贊美楊玉環的詩,變成了嘲諷之意。楊玉環想到這層意思,自然對李白開始反感和憎恨。後來,唐玄宗曾幾次想要提拔李白,都被楊玉環阻止了。雖然後來李白被唐玄宗賜金放還,全身而退,但是對於想進入政治舞台、大展抱負的李白來說,他的仕途無疑是失敗的。此後,李白只能借酒澆愁,賦詩抒懷,浪跡江湖。

李白如此大才之人卻未能報效國家,這都跟他太過清高的性格有關。不管在官場還是職場中,有些人,特別是小人是不能得罪的。也許當權者賞識你的才華,但是小人卻不會用如此眼光來賞識你。他們只在乎你是否會搶了他們的風頭,或者是否會損害到他們的利益。像李白這樣在眾人面前讓高力士下不來台的行為,只能說他不懂做人心計。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