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觀、戰爭觀是人類基本價值觀之一。而日本右翼政客公然在歷史觀、戰爭觀上,挑戰「有共同價值觀」的美國盟友底線。

歷史觀、戰爭觀是人類基本價值觀之一。而日本右翼政客公然在歷史觀、戰爭觀上,挑戰「有共同價值觀」的美國盟友底線。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發表「侵略定義未定論」,遭到國際社會譴責後有所收斂。最近,美國國會研究報告指出,安倍持「修正主義歷史觀」,是公認的「強硬民族主義者」;他在歷史問題上的言行「令人擔憂,可能會破壞地區關係並由此損害美國利益」。

對此,安倍則表示,這份報告不代表美國政府。他還把靖國神社說成類似美國的阿靈頓國家公墓,故前往參拜也無妨。但這完全是自欺欺人,因為靖國神社與阿靈頓公墓的性質根本不同。

第一,阿靈頓公墓最初是安葬美國南北戰爭中陣亡士兵,以彌合內戰造成的民族裂痕。靖國神社的前身東京招魂社則是為祭祀在日本明治內戰及西南戰爭中喪生的官軍英靈,叛軍6000多亡靈則未被放入作為慰靈對象。直到1965年,靖國神社才按神道教對「荒魂」要鎮魂的說法,為叛軍亡靈單獨另建了一個小小的鎮靈社。這說明日本神道教並非「人亡皆成佛」,而是有嚴格政治區分的。

第二,阿靈頓公墓的主體是無名戰士墓及個人墓碑,沒有合祀在一起的所謂「英靈」。而靖國神社不是墓地而是戰爭期間日本皇軍的靈堂,宣揚「國家神道」,是軍國主義戰爭的精神支柱。日本歷次對外侵略戰爭的戰死者被列入「靈璽簿」,作為「英靈」合祀于此。1978年14名二戰甲級戰犯亡靈也被供奉其中。這是對戰爭受害國人民感情的嚴重傷害。

第三,阿靈頓國家公墓沒有引起外交問題,參觀中也沒有陰森的軍事宗教設施之感。戰後,靖國神社雖然改為所謂民間宗教設施,但仍在正殿供奉著軍刀,日本右翼勢力一直企圖使其重新恢復戰前的國有地位,而且前往參拜的日本政客經常為侵略歷史翻案。這不能不激起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

無獨有偶,5月13日,日本維新會共同代表橋下徹宣稱:「慰安婦制度在當時維持軍隊紀律方面是有必要存在的」。他甚至建議駐衝繩美軍為避免性犯罪而利用衝繩的性風俗產業。對此,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強烈譴責說:「橋下市長的言論肆無忌憚且令人憤怒。美國已經聲明,日本當時強迫婦女充當性奴隸的行徑令人發指,明顯屬于極大規模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

人們不禁要問,曾宣揚與美國擁有共同價值觀的日本政要,為何在歷史問題上卻如此無視人權的基本價值?安倍再度當政以來,為何在歷史觀、戰爭觀問題接連與國際社會發生價值觀衝突?

其主要原因來自三方面:第一,目前這場較量的實質是維護還是顛覆戰後日本國內和國際秩序的一場鬥爭。第二,日本右翼與美國之間的歷史觀、戰爭觀本來就有不可調和的矛盾。日本政府強調日美擁有共同價值觀的實質,是通過強化反共意識形態來掩蓋這種矛盾。第三,日本政治右傾化已發展到一個新階段。右翼保守勢力現已控制日本眾議院的多數議席,並可能在今年7月參議院選舉中利用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再度得勢。為了贏得選舉,右翼似乎不太再在乎美國的臉色了。

日本長于「價值觀外交」,並強調與多國「價值觀一致」。然而在根深蒂固的利益不同點上,在無法回避的大是大非上,這種「一致」是個蒼白的謊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