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日是六四事件廿四周年,北京及台北先後天降異象,落下巨型冰雹,令人想起六月飛霜。香港方面,支聯會一年一度維園舉辦的六四燭光集會,亦受突如其來的雷暴及狂雨影響,進行了約三分一流程便被迫腰斬,是廿四年來首次。不過,即使天公不肯作美,再加上早前發生的「愛國」口號爭議,無論雨怎麼打,仍未能撲熄港人心中平反六四之火,維園當晚依舊燭光如海,支聯會宣佈有十五萬人無懼暴雨,參加集會,透過手上點點燭光,悼念廿四年前命喪天安門廣場的民運人士。警方則指有約五萬四千人參與集會。

4日是六四事件廿四周年,北京及台北先後天降異象,落下巨型冰雹,令人想起六月飛霜。香港方面,支聯會一年一度維園舉辦的六四燭光集會,亦受突如其來的雷暴及狂雨影響,進行了約三分一流程便被迫腰斬,是廿四年來首次。不過,即使天公不肯作美,再加上早前發生的「愛國」口號爭議,無論雨怎麼打,仍未能撲熄港人心中平反六四之火,維園當晚依舊燭光如海,支聯會宣佈有十五萬人無懼暴雨,參加集會,透過手上點點燭光,悼念廿四年前命喪天安門廣場的民運人士。警方則指有約五萬四千人參與集會。

縱使早前爆出「愛國」口號風波,但也無阻香港人平反六四決心,4日下午四時,已有學生及市民結伴到維園「霸靚位」,到下班時段更人潮如湧,銅鑼灣及天后港鐵站外塞滿集會人士,未夠七時已坐滿大半個維園。大多數市民均身穿黑衣,或穿上寫有「平反六四」字句的衣服,令維園出現一片黑海。

可惜天不作美,天文台約於七時半發出雷暴警告,到大會臨開始前一刻,現場更突然下起大雨,五分鐘內雨勢一發不可收拾,部分有備而來的途人,即時打開雨傘默默進場,但其他大部分人未有帶備雨具,惟有四處狼狽走到有蓋巴士站避雨,甚至蜷縮於港鐵站內。

雨勢之後稍為轉小,途人迅即從四方八面冒雨湧入維園,大會未正式開始,已宣佈集會人數逼爆維園六個足球場,警方需要開放鄰近草坪讓集會人士進駐。傾盆大雨雖令市民舉步維艱,但亦令哀痛的燭光晚會,添上一份悲壯感。

由於大雨關係,司令台燈光及音響多度發生故障,大會人員用了十多分鐘緊急搶修,令晚會由原定的八時正,推遲至八時二十分才正式開始。支聯會眾成員首先向紀念碑獻花及鞠躬,然後帶領市民點起燭光及默哀一分鐘,向當年逝去民運人士致敬。多首民運歌曲徐徐奏起,當民運名曲《自由花》響起時,現場不少市民更傷痛灑淚,令人分不清雨水抑或淚水。

雨勢之後再次加大,大部分參加者終於抵受不住開始自發離場,支聯會其後更於八時五十分,正式宣佈提前結束晚會,呼籲途人從天后出口慢慢離開,令原定一個半小時的六四燭光晚會,大幅壓縮至只有約半小時,原定播出的前八九學運領袖王丹錄像、已故民運人士李旺陽妹妹李旺玲的錄音講話,也因音響故障而未能播出。但現場仍有不少市民不理支聯會勸喻,留在維園獨自悼念六四事件,至近十時才完全清場。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