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會如何評價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奧巴馬會晤的長遠意義,這尚不得而知。但有一件事很清楚:這次會晤的時機對奧巴馬來說可能是再糟糕不過了。奧巴馬的好運氣使他兩次當選總統,但是現在看起來這種好運似乎已經耗盡。

歷史會如何評價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奧巴馬會晤的長遠意義,這尚不得而知。但有一件事很清楚:這次會晤的時機對奧巴馬來說可能是再糟糕不過了。奧巴馬的好運氣使他兩次當選總統,但是現在看起來這種好運似乎已經耗盡。

據6月12日援引美國《國家利益》網報導,這場會晤原本安排在9月舉行,但為了處理不斷惡化的中美關係,雙方匆忙對這次會晤進行了重新安排。此前對外宣佈中美兩國領導人將舉行峰會之際,奧巴馬政府正面臨多重問題。各種政府醜聞和政策上的失敗在政治上削弱了奧巴馬,使他在面對國內民眾和國際社會時處於不得不在道德上為自己辯解的境地。

奧巴馬需要在外交上取得一些成就,從而表現他作為總統的能力和可靠性。在奧巴馬的各種麻煩迅速冒出來之前,中國領導人已經確信,歷史是青睞他們的。他們在就一系列爭議問題進行討論時誰會佔上風,這已經明確無疑了。

文章稱,形勢在很大程度上按照習近平的主張發展:奧巴馬提出促進中國在美國的投資,並放鬆對華高技術出口方面的限制。這兩項都是北京長期以來尋求的目標。習近平則承諾提供更多合作,以控制朝鮮的核野心,並處理網絡安全問題。中國以前就對華盛頓作出過這些承諾。至於中國是否會信守承諾,還需實際檢驗。

文章稱,習近平在會晤前或許已經察覺到,不管美國通常的言論如何,他同奧巴馬在一些重要的國際議題上其實存在著相似的看法。

當「阿拉伯之春」傳播到利比亞時,北京堅持了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傳統立場。它阻止了法國和英國支持的譴責卡扎菲的安理會決議。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克林頓批評中國的立場是「可鄙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蘇珊.賴斯則稱這一立場「糟透了」。

但是奧巴馬本人卻傳達了一種不同的信息,即美國不希望捲入利比亞問題。這個信息在最初的時候接近於中國的立場。雖然奧巴馬最後屈服於英法的壓力,從而向反卡扎菲軍隊提供了空中支持,他卻嚴格限制了美國利比亞行動的範圍和持續時間。奧巴馬的助手稱之為「幕後指揮」。北京則可能認為美國厭戰、膽小,並對一場人道主義災難從道德上進行漠視。

即使在卡扎菲垮台後,並且美國駐班加西的領事館於2012年9月11日遭到恐怖襲擊的情況下,奧巴馬政府依然拒絕採取軍事反應。

在敘利亞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在敘利亞,華盛頓的盟友們一直敦促美國投身於驅逐巴沙爾的事業中來。隨著死亡人數不斷增加,超過100萬難民逃往約旦和土耳其,並且巴沙爾明目張膽地跨過奧巴馬不得使用化學武器這一「紅線」,奧巴馬卻只是重申讓巴沙爾下台,但拒絕授權進行軍事干預或提供武裝支持以加快衝突的結束。

敘利亞已經被稱為「奧巴馬的盧旺達」。同時,中國一次又一次地反對通過譴責敘利亞獨裁者巴沙爾的安理會決議。奧巴馬告訴敘利亞和世界說:「我不會虛張聲勢地嚇唬人。」文章指出,但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實施其「擴張主義戰略」時,北京或許會得出不同的結論。美國面臨的財政限制會增加本地區的憂慮,同時這也是中國的希望,那就是美國將缺乏意願和資源來支持其轉向亞洲的戰略。

文章稱,奧巴馬和習近平的沙漠峰會是否會讓美國人確信中美合作將以一種好的方式展開,美國人將作出判斷。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