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讀著名書畫家李冰奇花鳥畫作有感
前些日子我被邀回國,參加由國務院僑辦、黃帝故里拜祖大典組委會、河南省僑辦、僑聯、文聯、美術家協會、書法家協會、華僑書畫院等單位,聯合舉辦的「癸已年黃帝故里拜祖大典‧海內外華僑華人書畫名家邀請展」。

前些日子我被邀回國,參加由國務院僑辦、黃帝故里拜祖大典組委會、河南省僑辦、僑聯、文聯、美術家協會、書法家協會、華僑書畫院等單位,聯合舉辦的「癸已年黃帝故里拜祖大典‧海內外華僑華人書畫名家邀請展」。

期間認識了旅美著名書畫家、專欄作家李冰奇先生,在一起畫展、參觀、訪問的日子裡,他平靜謙和、雍容大度的氣質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研藝談古論今之間,讓我感覺到他是一位聰穎好學、精勤不懈、博學多才、善思識廣的畫家,並有著非常深厚的傳統哲學思想,以及對藝術孜孜不倦的求索精神和執著,猶為令人敬佩。臨別前李冰奇畫家為我及家父創作幾幅書法作品,並送給我幾本精美的畫冊,彌足珍貴,殊深感謝!回美細心賞讀後,使人有一種莫名的感動在心底湧現,它彷彿在輕輕呼喚著你善良的靈性,並挾帶著你步入一個延續不斷的生命禮贊中去。這種以恢弘的老庄哲學思想為底蘊,以弘揚人類生存天地時空為目的,在筆飛墨舞的多彩世界裡充滿了詩的意境。心與物冥,物我融容的感情流露,反映出畫家真誠、豁達、從容、自信的創作心態。依乎天理、童趣天然、反璞歸真的藝術旨趣,是一種溝通人與自然的和諧對應,關照心靈和精神的藝術,真誠樸質、大樸不雕、古貌樸拙、高逸蒼穆的作品,無處不滲透著他對大自然之美,人文精神之美,哲學思想之美的理解,鍾愛和深邃的感受,這是自然景觀在畫家心靈深處所激起的詩心、詩性、詩情、詩境的物作表現,是畫家人品、人格真靈性的再現,我們往往被作品中迎面而來強烈的自然風華所慑服,又時常為那些牽動典雅柔情的微妙細節所感動。這種有著大地般的品質,莊稼漢般純樸的藝術境界,使我們看到一個淳樸生命的偉大光芒,這也是冰奇畫家書畫藝術風格的風神所在,我絕不懷疑,他對藝術是有著深沉感覺和知性的人,也堅信他所下的苦功是非同尋常的。

畫家們大都期望無為地自自然然地生息,然而藝術並不生存在真空里,花鳥畫作為文化學系統的一個細科,它時時受到大文化背景的影響,中國花鳥畫的起源,現可追遡至七千年以前,現代中國花鳥畫是在承傳並變革古代花鳥畫的矛盾運動中生發的。從承傳的一面講,它不僅僅是對古代技法、造型的簡單延續,而是繼承了整個古代中國畫,古代花鳥畫的美學傳統思想。我們今天所謂的花鳥畫學,是以植物學、動物學之相關物為題材藉以表現人,表現人與自然,與造化,與社會關係詩化了的造型學問。中國的書畫藝術是在華夏特殊而古老的文明環境中產生的。幾千年來,燦若繁星的書畫前賢,從孜孜不倦的求索中,為中國書畫藝術創造了一整套傳統的技法,成就卓著,舉世矚目,卓然別幟,成為人類文化寶庫中的一顆明珠,放射出璀燦奪目的光彩。

歷史上一切文學和藝術,永遠在推陳出新中向前變革發展著,新藝術創作,必須先變革作者自己的思想。不學古人,法無一可。竟似古人何處著我。對傳統藝術,要堅持博採諸家,擇善而從,吸取精華,消化理解,發揮弘揚己長,精益求精的學習態度,方可寫來自我精神。藝術必須感人,不能令讀者感動的作品不能叫好的藝術作品,中西藝術並然。繪畫是一種時代精神的產物,它反映出特定時代人們的思想觀念和審美意識,顯現出特定時代畫家的心靈世界和精神境界。藝術源於自然,則通心靈,本於創作,沒有創造便談不上藝術,作為視覺藝術的繪畫,其形式原是情思的形式,物經心化而通過手筆表現出來,畫家對物如何感受,如何發現,如何悟得,如何表現,就看他怎樣駕馭形式,用他自己的藝術語言表現他自己所感悟的景色和心靈的境界,作品為作者的心象之象,具有幻真性特點,真為現象,藝術形式是為其本質,對於從藝者來說,他創作的全部意義在於對藝術美高層次的再創作,參與且鍥而不舍。賞讀李冰奇老畫家作品,猶如他自己所說的:「冷水泡茶慢慢熬」。是的,茶能醉人何必酒呢?其大量作品如《回首往事難思量》、《那年臘月》、《紫氣東來終成仙》、《誰笑葵花不言語》、《春風春雨江南情》、《歡樂頌》、《雪神》等,章法嚴謹、骨法挺拔、大巧若拙、高逸蒼穆,書卷氣濃郁而馨香,筆墨瀟灑、墨色華潤,墨氣淋漓彷彿從遠處拂來一股古樸、渾厚、寧靜、祥和、清穆之氣。在返樸歸真,率真如童的藝術志趣指引下,在「分離」與「回歸」的對抗、互滲、並立矛盾中,追求太寫意之中拙之樸美,在北方畫風渾厚雄奇的基礎上,滲和南方畫風華潤清靈氣息,亂中求整,平中求奇,拙中見巧的獨特風格,使其畫作逐步形成了樸拙、雅穆、蒼潤之目,畫作更融入了西方色彩、抽象的繪畫言語,充分表現了自身的個性與人文主義精神,這種以情觀景、融景生情、寓情於景、借景抒情的畫法,把現實時空化為心靈時空,在虛實存無中追求時空和生命的永恆,從而藉自身對自然獨特之視角詮釋了情景交融之美,人文思想之美。也因為有這樣的大胸懷,故三寸之柔毫能寫萬千之情懷,四方畫紙才能在他的筆底彰顯出寬闊的意境,畫作自然感天動人,始終瀰漫著一股應有的份量。畫家的筆法是傳統的,精神是時代的,這種以中國傳統哲學思想為底蘊,以弘揚人文主義思想為目的,關注現代審美情趣的表現方式,是畫家筆墨達情、心手合一、妙合自然、渾然天成的結果,他的優秀藝術作品實則代表著與傳統文化思想息息相承的魅力,闡釋出畫家獨特的藝術追求,體現出畫家飽滿的創
作激情。這正好說明了藝術真正的延續,必然是拓展的結果,相信凡是欣賞過冰奇作品的人,必可產出意想不到美感享受,並從中體認到繪畫中多種表現形式的可愛、可貴、可敬。

當代文化語境中的中國畫家,不僅要對西方藝術有著內在體悟和精神把握,也需要對中國文化藝術傳統和文化藝術精神有著精深理解和深切體會,僅此一點就在知識結構與思想觀念上都具有極大的挑戰性,文學是對人生的表達,好的繪畫作品也表達著畫家的人生,畫家在走筆灑墨中抒發的是自然與心靈合一的沉醉之樂,在筆歌墨舞之間流淌著畫家的情思。作為畫家歷來都是講求多方面的修養,冰奇老畫家生於中國文化藝術之鄉山東濰坊,受教育於中國,歷遊世界多國,進行學術交研講座,並多次舉辦個展,獲獎無數,現定居美國加州,他是一個思想豐富,才華橫溢的書畫家,現為美國東西藝術學會會長、美國加州中美文化交流中心常務副主任、加州中國書畫院副院長、美國《天天日報》專欄作家、中國畫研究院院外畫家,被多所藝術院校聘為客座教授。

「文無定法,藝無定法」,是藝達高標的突破理論,從大量的作品中,我們看得出冰奇畫家正在完成著自我的突破,正在尋找著讀者的心境。心藏宇宙,意含八方,任性靈中作畫,於性靈中發揮筆墨,於學問中培養意境,正是其以他自家特有的方式、闡釋、評價並傳達他對自然和宇宙精神的體認。「樸拙美、雅穆美、寧靜美、靈動美」,是他的藝術探索實踐,正向著精神性高層次的推進,畫家的妙悟性空,才情勤奮,創造了令人感動的作品,其才思的寬闊,創新的聰慧,不僅讓世界美麗,也使中國古典哲學思想的精髓走進了現代人類的精神空間,他的藝術作品令人信服地證明了中國古典哲學思想無以倫比的生命力與美麗。翰墨從心、丹青寄懷,繪畫是一種由形入神、由景至境、由情到靈、由物知天、由天而悟的心靈感悟和生命超越的過程。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欲艱辛。十年磨劍,鋒自礪出,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千古文章根肺腑,一片冰心在玉壺。此番成績,得之不易,此中甘苦,令人感慨不已。繪畫不過是藝術之一端,而畫家以全副精神生死以之,在這種爍古灼今的火焰裡,還有什麼人世艱苦世俗渣澤不能銷熔?每一思之,感動不已,令人奮發無限。偶讀《古尊宿語錄》有句云:「男兒丈夫志,開鑿自家田」。禪宗尚見如此,何況藝術!冰奇畫家,心系國畫民族藝術的弘揚,肩負著在世界藝術舞台上的傳播,每天仍然堅持作畫,為發展和挖掘中國藝術這一獨特的文化表現形式的內涵,探索其多元文化的發展途徑,正辛勤地耕耘著,並以此喚發出其燁燁光輝的藝術人生。

作者:鄧作列(美中經濟文化發展促進會名譽會長、華州中國統一促進會副會長、華州中華美術家協會前會長、西雅圖樂雅齋東主、廣東省僑聯榮譽委員、廣東省僑聯青年委員會常委、廣州市僑聯顧問。)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